風評:脣亡齒寒 聲援上報、鏡週刊與自由時報三家媒體

2016-11-01 08:10

? 人氣

國民黨主席洪秀柱登陸,於南京中山陵謁陵,但在洪習會前傳出三家媒體被拒絕進場。(取自洪秀柱臉書)

國民黨主席洪秀柱登陸,於南京中山陵謁陵,但在洪習會前傳出三家媒體被拒絕進場。(取自洪秀柱臉書)

「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兩百多年前,法哲伏爾泰留下這句名言,從此成為言論自由的圭臬,卑之無甚高論的兩句話,為什麼能成為經典?因為實踐不易,但是,台灣做到了!蔣介石過世,被老蔣幽禁半生的張學良輓聯寫下十六字:「關懷之殷,情同骨肉;政見之爭,宛若仇讎。」道盡他被幽禁半生之心境,有怨有悔而不怨不悔,因為政見之爭,一步不肯退讓,他心安。

法哲伏爾泰之言,正是「民國範兒」,百家齊鳴而眾聲喧嘩,這個「範兒」,中國難見而台灣見!

就在國共論壇召開前,國民黨洪秀柱已經登陸並準備與中國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會面前,台灣三家依照規定申請探訪並獲核准的媒體,竟被以只准二十家媒體進場之由,被拒絕進入洪習會會場

這個理由觀之冠冕堂皇,實則莫名其妙,第一,若論成立時間,北京或可以不知上報與鏡週刊今年才成立的新媒體為由拒絕採訪,但是,《自由時報》好歹是大報,而且可能是如今台灣發行量最大的紙媒。這個理由很難成立,何況,三家媒體都還是事前抽簽取得進場資格者。

第二,若論場地有限席次安排不易,中國是崛起的大國,不論會面在哪,多加三張椅子有這麼困難嗎?中國人是好客的民族,有客來訪不必預約,那叫驚喜,多擺兩雙筷子好眾樂,客人遠道而來還依例申請核准,臨時不准進場是哪一路的規矩?這個理由不符中國人之民族性。

第三,若論言論尺度,台灣媒體要照光譜排,還真要排挺長,但被拒絕進場的三家媒體,「政見之爭」就算沒有張學良講的「如仇讎」,但肯定不一樣,問題是北京用哪一把尺衡量不一樣?尤其是其中上與鏡是才成立的媒體,如何衡量他們在藍綠統獨中靠向哪一方?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國共論壇不論馬政府時代是不是虛幌一招的「儀式」,政黨輪替後,總是件「大事」,國民黨即使在野還是「最大在野黨」,出發前台灣媒體都依照規矩提出採訪申請,這個申請還不只是送給國民黨,因為洪習會,北京還是要了解陣仗到底有多大,換言之,不論國民黨或北京喜不喜歡三家媒體的「言論」,至少是知道媒體申請而且有時間查知媒體偏好,既准登陸不讓採訪,不是找媒體的麻煩而是找自己的麻煩!

第五,延續第四點,北京以為不讓三家媒體進場是減少麻煩嗎?錯了!媒體就是媒體,依例有話照錄,即使評價不一。就算阻絕了三家媒體進場,其他二十多家媒體一樣把話傳出來,問題來了,洪習會是習近平準備脫稿演出還是洪秀柱準備脫稿演出?不脫稿,有必要排除三家媒體嗎?會脫稿,排除三家媒體有用嗎?

北京還是不了解,為什麼兩岸不一樣?在台灣打翻了桌還是一家人,為什麼?因為正是仇讎格外要捍衛其說話(罵人)的自由,台灣走過威權歲月,因言賈禍者所在多有,如今再不怕罵了哪個權力者而賈禍,而權力者再氣都得衡量盡可能不讓罵他的人賈禍。請問,洪習會有禍可賈嗎?

三家媒體不能進場親見洪習會,是大事,也是小事,說事小因為洪習會必須公開只能公開,所有的對話必須對中國與台灣人民交代,這叫「以昭公信」,何況中國民眾根本不知道台灣媒體有人被禁止進場,而台灣民眾就算知道了,眾聲喧嘩可能有人叫好有人叫壞,反正都得公告周知;說事大,因為北京犯了台灣最忌諱的「新聞自由」「言論自由」,但凡可(必須)受公評之事,想搞秘密就是有鬼,何況還沒秘密!

兩岸關係行之不易,鬆弛與收放之間,權力者難免猶豫,但是,洪習會不只是權力者的對話,而是台灣政黨三輪替後的關鍵時刻,即使有疑慮,三張椅子說服不相信的媒體試著相信,有這麼困難嗎?就算說服不了,「誓死捍衛你說話(反對)的自由」,這叫文明,有這麼糾結嗎?台灣媒體都是單幹戶,不搞拉幫結派之事(所以眾聲喧嘩),但是,事涉說話權,只能正告北京和國民黨,沒有人(遑論政黨或權力者)可以阻絕人們說話的自由,禁絕採訪只能證明兩岸真的不一樣,「一中」之路遠得很,慢慢表吧。

本篇文章共 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8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