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習近平佈局十九大 看不出政治改革的跡象

2016-09-02 06:50

? 人氣

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二十七次會議,說要深化改革,而十九大前的人事佈局,更受矚目。(來源:中國觀察)

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二十七次會議,說要深化改革,而十九大前的人事佈局,更受矚目。(來源:中國觀察)

沒有深化政治改革的路線圖

近日媒體的頭條是: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二十七次會議,要按照時間表路線圖推進改革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習主持的最高級別的深化改革會議,有什麼看點嗎?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關於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關於創新政府配置資源方式的指導意見》、《關於實行以增加知識價值為導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見》、等等,多達十四項,這些形而下的技術性的政策制度,居然要讓習近平主導的中央領導小組來敲定,金融安全問題,智慧財產權問題,創新政府問題,知識增值問題,還有醫療改革問題等等,應該由各全國人大合同大學、研究機構、智庫專業人員,與法律界共同議定,通過法律方式呈現,最終由全國人大或國家主席簽署實施,現在,這些具體而瑣碎的制度改進層面的規劃,由中國最高領導集體來開會討論,他們有時間一一細看麼?如果他們有時間的話,為什麼不去探討更為艱巨、更為重大的政治改革問題?

近期海外媒體熱議的話題,從習近平與李克強的不和或爭端,轉移到李克強在北戴河會議上,願意放棄經濟領域的戰略主導權,由習近平親自來領導國家經濟戰略佈局。這是中共內部穩定的需要,也是政治強權的必然,習近平集權,在軍隊基本被操控、媒體基本被掌控、官員基本被督控之後,當然要在經濟領域指點江山,國務院也必然下降為具體運作的機構,事實上成為習中央的一個綜合辦公室。

習近平要按照時間表、路線圖推進改革,我們看到的只是經濟領域或社會領域的細節性的改革或改進,這些改革多大程度上能福利於民,或引導社會進步,我們還不得而知,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新聞法沒有列入國家立法計畫,新聞自由遙遙無期,村民自治在胡溫時代並沒有推進到鄉鎮或縣級,而現在的當政者,沒有強調基層民主制度的建設,反而強化的是基層黨組織的建設,黨組織從村民小組,到企業,甚至要擴展到民間公益社團之中,黨化中國,顯然與憲政文明背道而馳。黨組織無微不至的領導,近期似乎只有一個例外,就是國家女排,因為郎平的影響力與強烈不配合,所以國家体委沒有安插進黨支部,人們普遍認為,正因為沒有黨組織的干擾,才有郎平與女排的全身心投入與正常發揮,奪取奧運金牌。

中國女排奪得里約奧運金牌,主教練郎平居功厥偉(AP)
沒有黨干擾,中國女排奪得里約奧運金牌,主教練郎平居功厥偉。(美聯社)

習「這個核心」:集權與強勢的必然性

古代的朝廷元老,多喜歡弱君,他們在皇帝立太子之時,更傾向於立一個無能或不願意有什麼作為的太子,原因是,弱君使元老與大臣們政治安全。而強勢的太子一旦上位,多會驅逐元老,甚至會打擊迫害前朝重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