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沙龍》「你對習近平怎麼看?」北大教授賀衛方:我只能回答到這兒,你懂的!

2016-08-02 14:39

? 人氣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30日應邀出席思沙龍「 夾在意識形態中,司法改革怎麼走?」座談。(顏麟宇攝)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30日應邀出席思沙龍「 夾在意識形態中,司法改革怎麼走?」座談。(顏麟宇攝)

30日在思沙龍演講的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以「中國的司法改革」為題,展現了在共產黨高壓統治下,依然保持批判姿態的可敬風骨。他像是一位神態爽朗的知識俠客,又不時化身隨意出入規範與現實之間的弄世頑童,逗得全場聽眾呵呵大笑。像是說到中共無事不管、無孔不入時,他突然念起「心太軟心太軟,什麼事情都自己扛」的歌詞。當聽眾問「如何看習(近平)」,他「哇」了一聲後慢慢說道:「我得想一下子,這得怎麼說?怎麼說,我才能回得去?」全場被他逗的大樂。

【延伸閱讀】思沙龍》「艱危嘗盡鬢成絲,轉覺司法不可期」 賀衛方談「中國式法治」

信訪:古代中國的遺跡

在賀衛方的主題演講後,主持人王健壯首先提到一開始播放的紀錄片《烏坎三日》。正是因為上訪(又稱「信訪」)沒有效果,才激發出更猛烈的民怨。但上訪是一個被規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裡的制度,本來的用意是賦予人民一種特殊的政治權利,但是在現實當中卻不斷受到官方的監控、打壓,並詢問賀衛方對上訪制度的看法。

【延伸閱讀】思沙龍》十萬分之一中國人的絕望與希望紀實:紀錄片《烏坎三日》

賀衛方說,信訪是一個很古老的制度,中國在公元前221年就廢除了封建,成為了一個大一統帝國。皇帝在咸陽,縣令卻可能遠在廣東的番禹,這麼遙遠的距離,要怎麼解決信息的問題?皇帝要怎麼知道地方官員是不是履行了他們的職務?郡縣制的實施,也給古代中國的統治帶來了難題。

後來的黃宗羲顧炎武這些人也發現了這樣的問題,他們想像是不是能夠一國兩制:寓封建於郡縣之中,把兩者的優點結合起來,但這兩者很難結合。中國過早的進入現代官僚制度,也讓人民去思考要如何表達他們的訴求。看《烏坎三日》裡的百姓,說是把北京的領導人想像成皇帝也好,總之寄望著領導人幫我們解決問題。

「政府該做的,是建立公正可靠的司法制度」

要是地方偏遠,見不著皇帝怎麼辦?古時的偏遠百姓千方百計遠赴京城,想要見著皇帝、表達冤屈。古代的中國是這個樣子,現代中國也是。中國前總理溫家寶曾經因為有農民工攔車、給了上訪資料,於是親自幫他打電話給企業老闆討薪,解決了問題。賀衛方說,這個農民工簡直成了「全國上訪界的領袖」,但他還是質疑溫家寶「怎麼能做這樣的事情」、「這樣能幫全國幾個人解決問題」?政府真正應該做的,是在每個人的身邊建立公正可靠的司法制度,而不是靠上訪。

中國就信訪制度規定了《信訪條例》,設立了國家信訪局,政府各個部門都有信訪辦公室。但是另一方面,政府卻又防範人民、不允許人民到北京。河北省在2008年奧運期間聲稱:「我們要做北京的護城河。」就是想把所有上訪的民眾都攔在北京外頭。湖南省法院的院長曾經下令,只要有任何一件上訪到北京的案件關係到湖南的地方法院,下面的法院院長就給我辭職。中國政府對於信訪,其實只是葉公好龍,實際上是看成洪水猛獸。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