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燕婷觀點:出逃的王妃-中東皇室婦女的政治生活

2019-08-12 06:00

? 人氣

杜拜酋長之妻哈雅王妃(右)帶著一雙兒女出逃英國,尋求政治庇護,夫婿謝赫.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馬克圖姆(左)反控妻子失節叛國。(圖源:Emirates Woman)

杜拜酋長之妻哈雅王妃(右)帶著一雙兒女出逃英國,尋求政治庇護,夫婿謝赫.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馬克圖姆(左)反控妻子失節叛國。(圖源:Emirates Woman)

6月30日杜拜酋長之妻哈雅王妃帶著一雙兒女出逃英國,尋求政治庇護,從而引發阿聯酋政壇的滔天巨浪,畢竟兩人自2004年成婚以來,便一直是媒體筆下的神仙眷侶,哈雅王妃更是該國著名的女權代表。哈雅表示「若不離開丈夫,恐有生命之憂,但在杜拜無任何執法機構敢反抗酋長的權威」;杜拜酋長阿勒馬克圖姆則反控妻子失節叛國,並透過當地高等法院起訴哈雅,企圖奪回子女。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哈雅王妃(右)與夫婿謝赫.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馬克圖姆(左)。(圖源:Emirates Woman)
哈雅王妃(右)與夫婿謝赫.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馬克圖姆(左)。(圖源:Emirates Woman)

綜觀中東,王妃與公主們看似坐享財富、尊榮無限,實則肩負王室義務-除要出席各大外交場合,以流利的英語及合宜的打扮吸引鎂光燈、促進國家形象外,還得外嫁聯姻,以維繫父兄的統治正當性。哈雅王妃為現任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的異母妹,於30歲那年嫁給大自己25歲的阿勒馬克圖姆;然而阿勒馬克圖姆已與堂妹謝赫.赫德成婚多年,兩人育有5子7女,赫德還被封為杜拜第一夫人,除擔任王室女族長,更是王儲之母,故哈雅王妃雖也是阿勒馬克圖姆的合法妻子,卻明顯是個根基未穩的外人。

正因如此,這段十年婚姻看上去風光無限,其實危機四伏,就像暗流湧動的平靜海面,稍一不慎,便會激起毀天滅地的千尺巨浪。

阿勒馬克圖姆同子女合照。其與六位妻子共育有24名孩子。(圖源:Khaleej Times)
阿勒馬克圖姆同子女合照。其與六位妻子共育有24名孩子。(圖源:Khaleej Times)

聯姻下的皇室女眷

在過去,聯姻往往是中東婦女進入政治場域的唯一途徑,但這並不保證該名女眷可以發揮任何政治影響力,事實上就結果來看,聯姻關係下的婦女大多只是政治結盟的暫時保證。

例如在鄂圖曼帝國崛起的過程中,許多蘇丹都會將周遭附庸國的公主納入後宮。位於安那托利亞高原上的杜勒卡迪爾侯國(Beylik of Dulkadir)因是鄂圖曼與埃及馬穆魯克王朝間的緩衝國,故長期保持著與鄂圖曼聯姻的傳統。蘇丹穆拉德二世(Murad II,1404—1451)之母愛敏.可敦(Emine Hatun)即出自杜勒卡迪爾侯國;征服者穆罕默德二世也娶了杜勒卡迪爾的公主希特沙.可敦(Sittişah Hatun);巴耶濟德二世之妻、塞利姆一世的繼母阿伊莎.可敦(Ayşe Hatun)也來自杜勒卡迪爾,但塞利姆回頭還是把繼母的娘家滅了,親手將杜勒卡迪爾送進歷史的灰燼中。

十四世紀晚期的安那托利亞政體分佈圖。(圖源:維基百科)
十四世紀晚期的安那托利亞政體分佈圖。(圖源:維基百科)

然而,鄂圖曼史上也不乏參政極深的異國後宮。1435年,塞爾維亞因不堪鄂圖曼的長期侵略,故讓公主瑪拉布蘭科維奇(Mara Branković)與蘇丹穆拉德二世聯姻,還割讓了Dubočica和Toplica兩區作為嫁妝。16年後,穆拉德二世去世,由於膝下無子,瑪拉先是回到了塞爾維亞,又於父母離世後重返鄂圖曼宮廷,彼時已由征服者穆罕默德二世掌政。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燕婷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