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迴響:重建都計體制正當性,就從南鐵案做起

2016-08-13 06:20

? 人氣

同時,南鐵案也並非在真空的環境下發展,而是與其他都市計劃相互牽連。南鐵東移與否,不僅是居民居住與財產權保障的問題,同時也是一整個城市發展的議題。在南鐵東移案爆發之後,社會出現了高架化甚至反地下化的討論、出現了對於東移徵地後空餘土地使用的討論、出現了鐵路沿線閒置國有土地開發方式的討論、也出現了國有地蓋豪宅,再以「安置住宅/社會住宅」的名義賣給居民的爭議,南鐵東移的都市計畫案牽涉的是都市發展與土地使用價值觀等種種折衝,顯見南鐵東移案並不是沒有都市計畫層面的問題可供實質審議,同時也正是真實的「公共領域」。只可惜這些公共討論在政治力的主導下,完全沒有與既有的都計審議體制銜接,最顯著的例子莫過於賴清德因著拒進議會的政治行動所推展出一系列開放政府政策,透過審議式民主的方式探討台南市幾起有爭議的開發案,卻獨漏爭議最大、衝突也最大的南鐵東移案。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另外南鐵案主要都市計畫間也是彼此牽動,但卻分別審查。南鐵案由於縣市合併的因素,仁德段與東區北區段分屬不同都市計畫,但由於東區北區段涉及人數較多,抗爭力道較強,出現了仁德段先通過,東區北區段9日才通過的情況。而南鐵案雖然9日才完成所有都計審議程序,但市府宣稱之安置住宅方案相關都市計畫卻早已通過甚至已發包給建商動工,形同在主都市計畫因爭議未決而未審議確定的期間內,就強逼居民妥協。種種不協調的情況對居民產生的行政程序催逼壓力,若以OURS長期關注之永春都更案中,建商對不同意戶的催逼來比喻即可輕易同理。

現行都委會除了有泰半是行政官僚之外,還設有都市規劃專業者之名額。姑且不論現行都委會中所謂的專業者與國家政府的裙帶連結,但從制度設立便可知是具有實質審查之目的,非僅是審查其程序(花敬群掌內政部都委會也正是因其房地產之學術專業)。若將都市計畫限縮為核備或程序審查,打破彭文所言之「威權侍從政治交換結盟」又要如何可能?而現今台灣都市計畫審議的破碎化與權力窄化,到底是理想上的應然抑或只是充滿妥協的實然?

大埔事件拆屋案更二審記者會,仍未判准許住戶要求還地、恢復原狀請求,政大教授徐世榮批評,過去的判決皆已證明大埔事件的區段徵收是不公不義的,這樣的土地徵收,跟把人判死刑無異。
大埔事件拆屋案更二審記者會,仍未判准許住戶要求還地、恢復原狀請求,政大教授徐世榮批評,過去的判決皆已證明大埔事件的區段徵收是不公不義的,這樣的土地徵收,跟把人判死刑無異。(資料照)

南鐵案爭議初起,由於中央鐵工局與地方都發局藍綠壁壘,在都市計畫審議過程中,市府常將責任推給中央。如今蔡英文執政,鐵工局仍繼續推進馬政府時期的南鐵東移案。退萬步言,就算視內政部都委會僅是核備審查,但站在居住權與財產權保障的角度,推動東移案的交通部鐵工局責無旁貸,內政部與交通部更可有跨部會協調的可能。以大埔案為例,亦是牽涉苗縣府的特定區計畫與行政院國科會的科學園區事業計畫,難道可以將兩者一刀切分,甚至抹去科學園區徵收之浮濫,宣稱特定區計畫不必進行實質審議嗎?國家在都計審議所宣稱的無能,不過就是一種卸責的說詞。而彭文開宗明義表示:「本文不是要就方案內容或雙方論點做評議」,卻同時主張內政部都委會有通過南鐵案的正當性,某種程度再現了目前都市計畫的扭曲結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