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戡觀點:執意要選,何錯之有?

2019-04-14 06:50

? 人氣

作者指出,反對王金平參選的人,並非和他有深仇大恨,只是一廂情願認為,只有韓國瑜才能讓國民黨贏,但事實並非如此。(資料照,蔡親傑攝)

作者指出,反對王金平參選的人,並非和他有深仇大恨,只是一廂情願認為,只有韓國瑜才能讓國民黨贏,但事實並非如此。(資料照,蔡親傑攝)

這兩天,開始出現責怪王金平「執意」要選的聲浪。這種聲音,在我聽起來總是如此熟悉。2012年開始,每逢大選,都有人「執意」要選,而且都被罵得很慘。說來慚愧,這幾次選舉,我支持的都是那個因「執意」要選而被罵慘的人,前兩次是宋楚瑜,這次是王金平。政治人物該不該因他們的「執意」被罵,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從我的個人觀察,「執意」要選的人,通常有三種了不起的特質——毅力、抗壓力和行動力。

不知那些批評王金平「執意」的人可否注意到,國民黨說要參選的人,只有王金平貫徹始終、堅持選到底,而且他從不講鬼話,更沒有在大陸面前一套、背後一套。多少表態要選的人,都是虛晃一招,有拉抬聲勢者、有自抬身價者、有做給對岸看者、有討價還價者、有以退為進者,相比之下,王金平從不遮掩,就是擺明要玩真的,這種實誠的品行,何錯之有?說王金平戀棧、權謀,固然沒錯,試問哪個政治人物不是這樣?在戀棧、權謀之外,加上虛晃一招,難道不加上虛晃一招的王金平,反倒成了眾矢之的?

韓國瑜是一位政治奇才,我絕對相信他只談經濟、不談政治的立意是良善的,他不像某些國民黨太陽,利用大陸的善意,做起買辦生意,這點確實難能可貴。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韓國瑜需要大陸幫忙,就註定不可能「只談經濟不談政治」,一旦觸碰兩岸政治,就得面對民進黨的猛烈攻勢。如果應對得當,民進黨也莫可奈何,偏偏港澳之行發生重大瑕疵(大陸疏於評估台灣輿論反應、韓幕僚對大陸思維不了解、支持者狂熱追捧所致),讓韓國瑜中了民進黨的圈套,直接被和「統派」畫上等號,如同王金平的「藍皮綠骨」,一旦被貼上標籤,怎麼撕都撕不掉。很多時候,證明「你不是」比證明「你是」還要困難,連王金平都撕不下來的標籤,韓國瑜更洗刷不掉。

20190328-王金平專訪。(顏麟宇攝)
作者強調,國民黨說要參選的人,只有王金平貫徹始終、堅持選到底,而且他從不講鬼話,更沒有在大陸面前一套、背後一套。(資料照,顏麟宇攝)

民進黨最希望把選舉操作成「統獨對決」,取代以往的「藍綠對決」,因為「統」是票房毒藥,人人「聞統色變」。同樣是爭取中間選民,民進黨希望透過統獨對決,吸引大多數「聞統色變」的老百姓,若韓國瑜代表國民黨參選,只能被動地指望大陸增加訂單,從經濟方面「抵消」這種負面衝擊。最大隱憂是,當多數中間選民等著收款時,不斷聽到「國民黨是統派」的刺耳聲音,錢卻遲遲未到賬,能不動搖的又有幾個?到了這時候,號稱非韓國瑜不投的國民黨支持者,能承受得住的、接受事實的、站出來捍衛的,又有幾人?上一次國民黨候選人被打成統派,是2015年的洪秀柱,結局有目共睹。儘管韓國瑜吸引了大量淺藍和中間選民,但事實總是殘酷的——認同人民幣和認同統一完完全全是兩回事。本人作為不在大陸撈好處的真統派,深知當台灣有人說你是「統派」時,那絕對不是讚美的話。我決不相信深藍以外的支持者,在經濟獲利不如預期的情況下,還能接受國民黨陰錯陽差成了「統派」的事實。若韓國瑜代表國民黨,將正式被戴上統派帽子,他若承認,將流失大量選票,若否認,將得罪大陸,這是韓國瑜眼前最棘手、也無法解決的巨大難題。

王金平參選,可以順勢解決韓國瑜的大麻煩。反對王金平參選的人,並非和他有深仇大恨,只是一廂情願認為,只有韓國瑜才能讓國民黨贏,但事實並非如此。這些人沒有想到經濟牌失效(或者無法滿足多數人期待)將引發的巨大反彈,以及韓國瑜被貼上「統派」標籤的災難性負面影響。事實上,若只以國民黨勝選為考量,王金平的「藍皮綠骨」,反倒可以牢牢鞏固淺藍和中間選民,粉碎民進黨夢寐以求的「統獨對決」。若王金平能先做四年,韓國瑜可在高雄根基站穩,嘗試把「高雄版九二共識模式」做出成績,四年後接手王金平,推廣「高雄經驗」到全台,未嘗不是一個更好的安排。

*作者為作家,劍橋大學亞洲與中東研究系博士候選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