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安觀點:再見?柯P!

2016-04-26 06:30

? 人氣

該是告別柯P神話的時候了嗎?(圖為柯文哲市長出席社會安全網絡座談會。/陳明仁攝)

該是告別柯P神話的時候了嗎?(圖為柯文哲市長出席社會安全網絡座談會。/陳明仁攝)

雖然他死忠的支持者,心中仍然充滿不捨、惋惜、無奈,但難免也會在心裡疑問,是該說「柯市長,再見!」了嗎?

當2014年,勝選的那晚,85萬投他選票的,以及認定他穩贏,而沒有去投票的支持者, 心中是如何狂喜、興奮。因為,柯P幾乎可以滿足各類支持者的想像和期待。

年輕人支持他,因為聽得懂他在說什麼。就像柯P說的,自己是台灣唯一可以讓小學生,都聽得懂話的政治人物。年輕世代從他身上,看到光明、改變和未來。
知識界支持他,認為他前衛、開放,跟得上世界的潮流,可以接受所有新事物和進步價值。而且毫不遲疑的承諾和簽署,各方進步力量所提出,對未來台北市政建設的建議和方案。

基層民眾對他更是狂熱和喜愛,因為柯P親民、率直、真誠,絲毫沒有舊時代政客的虛矯與官僚。真正能體諒、感同身受百姓的疾苦與呼求。更重要的,他是威權統治「受害者」家屬,也是「舊時代」官僚體制受壓迫的代表(愛滋器官移植案)。

研究柯P現象,必須從本質和他的中心思想著手。而什麼又是他的本質哪?

「山寨」毛?

柯市長是夢想家和實幹者的混合體,是高級知識分子與市井小民的雜燴。柯P說,他的施政模式,不喜歡追求政績和亮點等「硬指標」,而是追求思想覺醒、文化升級、政治改革等「軟體工程」。徹底改造這個社會。

他要打造和建立公開透明、反省制度、尊重數據,一種全新的政府企業文化。他要成為新時代的改革家、先行者。

雖然像明星一般,每天都暴露在媒體的的視角之下,但是柯文哲還是保有一塊謎一樣的內在世界。他究竟是不是「毛澤東思想」的仿效和追隨者?擁有改造世界、打破舊秩序、拯救國家民族的狂熱野心和能力?或者,只是一個蹩腳的山寨版?

他從未在公開場合完整評價過這位對岸的「偉人」,但他常常把毛的經典謀略和言論,掛在嘴邊。比方說「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同時,也會把現實的經歷跟毛的重要歷史時刻拼接比擬。

柯文哲總共去過19次大陸,中共知名「革命聖地」如延安、西柏坡、上海中共一大會址,都留下他的足跡。他到底是懷著何種心思去「朝聖」?又得到哪些啟發和養分?

台北市長選舉初期,在柯P台大醫院地下室,停尸間旁的辦公室裡,掛著一張延安的版圖。他說要仿效「延安精神」,以少勝多,以弱勝強,取得勝利。「延安精神」另一種現實意義,就是接地氣,走群眾路線和階級鬥爭。

當年,國共內戰時期,毛澤東曾提出「新民主主義」,團結所有反國民黨、反蔣介石的各種力量,甚至一度想把中國共產黨的名稱,也改成「新民主主義黨」。同樣,柯文哲也以「白色力量」,吸引從淺藍、中間,到淺綠、深綠的選民支持。裡面的成分不僅有反國民黨的,甚至也有反民進黨的。他成功了。

到市長選舉接近勝利的尾聲時,柯P又借用了一段毛澤東,在中共政權進入北京前的臨時首都—西柏坡的著名言論「兩個務必」,鼓舞、警示他的選舉團隊,務必謹小慎微,去取得最後的勝利。

毛澤東思想的「精髓」,再加上柯文哲的高智商、浮誇的個人英雄主義,確實讓他登上權力的高峰。但他可以辨識和避免「毛澤東思想」中的謬誤和陷阱嗎?
大陸毛澤東思想研究權威馮友蘭認為,毛的思想分「科學、空想、荒謬」三階段。毛發動群眾革命,奪取政權時是「科學」的,但在國家建設和文化革命中,卻是「空想和荒謬」。同樣,柯P用大數據、網路民意、臉書等「科學」方式、方法,取得權力的成功。但在施政中過程中掉入「空想和荒謬」的黑洞里,讓台北市因為他的社會實驗付出慘重的代價。

在支持者的掌聲和期許中,柯P進行了一場社會大實驗,而這場實驗的「解盲」結果出來了。證明他在短短時間內(毛執政27年),就遭遇不可平復的挫敗,與他的精神「偶像」天差地別。

「話語權」

最近,柯P到市議會,向民進黨團作報告時,又哭了。據不完全統計,成為政治新星後,他在公眾面前自2013年5月起,總共哭了12次

在他如日中天、人氣正旺時,每當他抽噎、哭泣,總是會喚起無數同情、憤慨。引發一股同是「受害者」的悲情,更加堅定的支持他,要向過往的威權討公道。
不少支持者挺他,並非出於某種理念,而是出於「受害者」的相同情感和記憶。在打倒「仇敵」後,對手不存在了,人氣自然消散的很快。因為所謂的「加害者」早已置放於棺木之中,連屍體也已腐朽了。

他最近一次的「哽咽」,民眾不再像往日般領情。製造反效果,暴露出柯P的「大挫敗」,已陷於困境與脆弱。民進黨議員更直接「冷血」地回應他,「哭也沒用了!」

曾有媒體分析,柯P的成功在於,他能創造和掌控,迎合主流民意的「話語權」(連小學生也能聽懂)。以前,每天媒體追堵他,或陪他早上上班爬樓梯。只字片語就能成為大新聞,他是新聞票房的最佳保證。電視台曾推出「每天一文哲」短片,只要他願意,報紙和網路媒體隨時留版面專訪他。名嘴們更是火熱,他們可以從柯式語言裡,領會到許多洞燭先機的「大道理」,以及台灣往後政治走向,白色力量、公民社會的「大未來」。

「話語權」不再之後,則是另番場景。要與遠雄合意解約,議員們警告,不會為他背書,也不會編列預算為此付錢。當市府團隊對外宣稱,與遠雄解約,「市府不會話花一毛錢」,有媒體直接調侃、回嗆:「想得美!」一點不留情面。以前會這樣嗎?

至於他兩度捶桌控訴,都是因為有馬英九撐腰,遠雄才會這樣。恐怕連他死忠者都會詫異,馬英九兩年前太陽花學運後就跛腳,116之後馬政府更成為「殭屍政府」了,他自保不及,有何能耐撐腰。講出這樣話(他以前常有類似驚人之語),讓人覺得他是否已經完全脫序,「罩不住了」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其他所有負面事件已經全然可以忽略不計,僅僅一個大巨蛋案(即使遠雄有著負面、可惡的財閥形象),就會提前導致柯P政治生命的提前完結。

無論大巨蛋案,今後會「合意解約」,或是「合意續建」,柯P終究難逃腹背受敵的重創。除非這一次,他能再次創造出「奇蹟」。

反省

事到如今,過多的批評,苛責都是多餘。反而會加劇柯P的惶恐、崩潰(他已經開始念經定心了),作出什麼更驚天動地、嚇死人的「大事」來。

不少人,尤其是知識分子對他,有時同情多於責難。因為當初那些媒體、名嘴、政客、公民團體,曾把柯P吹捧的冰雪聰穎,驚為天人與傳奇。但其實只是想謀取各自的私利,以「柯式政治」為載體,進行一場無心或合謀的政治狂歡派對。

如今,這些人去哪兒了?沒有一個出來幫他。柯P的一項重要貢獻,就是戳穿曾經圍繞他,那些政治投機分子的謊言與嘴臉。也戳破了,所謂公民社會、白色力量空洞無力的假象。

還有,他當初的支持者,也不必憤慨抱怨。在過去的一年多裡,柯P把台北市和台北市民當成試驗品。而大家又何嘗不是,假借這位政治素人,進行一場完成自我意志,以及幻想的殘酷實驗。

而結果呢?目前看來,徹底失敗了……。

*作者為專欄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韋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