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沙龍》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郭崇倫談歐洲的難民、宗教、恐怖主義難題

2016-04-17 10:21

? 人氣

【延伸閱讀】蒙特內哥羅將成北約第29個成員國 俄羅斯:這是「公然對抗」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烏克蘭內戰至今已經持續了一年多,雖然各方達成明斯克協議,但戰火卻始終沒有平息。郭崇倫判斷,歐洲在烏克蘭問題上已經開始要跟俄國和解。包括承認克里米亞併入俄國,以及烏克蘭政府與東烏克蘭達成一種聯邦式的自治協議,因為歐洲本身的難民危機,讓歐洲各國期待敘利亞內戰能早日結束,流落歐洲的難民能夠早日返鄉。剛剛在日本落幕的G7外長會議,包括德法外長都主張,應該要讓因為烏克蘭問題一再缺席的俄國,再度加入G7的討論(也就是恢復G7加一),因為要解決敘利亞問題,不能不跟俄羅斯坐下來談。

二、經濟危機

現在大家對歐債危機談的比較少,但這並不代表歐債危機已是「過去式」。歐洲危機一直都在那裡,大家只是把問題不斷往後拖延。郭崇倫說,資本主義有其先天制度上的缺點,過去每逢景氣循環,經由財政擴張與貨幣政策,等到景氣恢復後就可以暫時地度過危機。但是上個世紀30年代的大蕭條跟這個世紀08年的次貸危機,都是這種做法難以處理的大型危機。

俄羅斯的計劃經濟,在上個世紀也曾被一部份人認為是可採的經濟模式,蘇聯的一些做法也被西歐的社會民主政黨採納,也取得不錯的成果。但在蘇聯崩潰以後,計劃經濟可行的幻想已經破滅,當時認為自由市場才是解答,歐洲各國也爭先恐後地加入歐洲共同市場乃至於歐元區。

20160416-思沙龍.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講者:郭崇倫.UDN.tv副總編.龍應台文化基金會.(陳明仁攝
郭崇倫。(陳明仁攝)

不過從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2008年的美國次貸危機、到歐洲本身的歐債危機,都在在提醒我們資本主義確實存在根本問題。世人開始回顧馬克思當年對資本主義的種種診斷,認為他確實指出了資本主義的內在問題。

郭崇倫說,歐債危機其實是一個「連環套」。因為調整幣值、甚至「印鈔票」向民眾舉債在過去是一項國家的財政手段,但加入歐元區的國家不再掌控貨幣發行權,只能靠發行公債度日。當公債發行過多,引發債信不良,又無法靠貨幣貶值增加產品競爭力,於是引發恐慌。這個惡性循環的根源,正是在於歐洲國家無法掌控自己的貨幣。此外,南歐各國的生產力低落也是問題所在,因此無論預算如何撙節,這些債台高築的國家依舊會繼續沈淪。

【延伸閱讀】林睿奇觀點:全球寬鬆貨幣政策邁向窮途末路?

在2008年的金融危機之後,有一個國家恢復得最快,那就是冰島。因為冰島沒有加入歐元,他就是用自己貨幣貶值的方法,在三到四年這很短的時間裡就恢復了元氣。這也是為什麼有人主張乾脆讓希臘退出歐元區一陣子,等他自己調整好再重新加入,這也就是所謂的「冰島模式」。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