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沙龍》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郭崇倫談歐洲的難民、宗教、恐怖主義難題

2016-04-17 10:21

? 人氣

20160416-思沙龍.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龍應台文化基金會.(陳明仁攝)
思沙龍.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陳明仁攝)

不過這個提議最後沒有被採納,包括希臘、葡萄牙、西班牙最後都沒有採取這個做法,因為德國反對。因為對德國來說,維持一個龐大的歐元圈對其出口當然有幫助,所以盡量維持住歐元區,對梅克爾政府來說是一個最重要的目標,這也是德國目前的主流意見。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世界經濟在去年似乎恢復景氣,S&P 500指數在過去5年也上升了92%,但郭崇倫認為這個榮景只是一種假象。量化寬鬆掩蓋了真正的問題,這就是像是「小朋友踢罐子,走一段踢一段」(kicking the can down the road),新債抵舊債所期待的景氣恢復依舊沒有到來,尤其在美國與中國都未見起色之下,歐洲的經濟危機有可能在今年或明年的某一個時刻,再度爆發。

【延伸閱讀】力挽通貨緊縮危機 歐洲央行再度祭出「火箭砲」:擴大負利率、量化寬鬆

歐債對歐洲的另一項衝擊,則是受到撙節所苦的人民發現,自己跟自己的國會根本就無法決定自己的預算與財政,不管是投票還是上街示威,也都無法扭轉這種奇怪的境況。包括希臘、葡萄牙、愛爾蘭,甚至是西班牙、義大利,都或多或少地由IMF、歐盟、歐洲央行、甚至是德國來決定自己國家的政策。在這種情況下,國家主權的觀念與民主體制都受到強烈的挑戰,政治極端主義也可能從中萌芽茁壯。

德國前總理柯爾在1991年就曾警告,維持一個沒有政治聯盟的單純貨幣聯盟是一種荒謬的想法。在歐元的統一貨幣之後,要不要有一致的財政、公債、銀行監理政策與制度,或者說,讓歐洲更加整合,甚至一個「歐洲共和國」,成為一個關鍵問題。或者乾脆拆解歐元,讓各國恢復重新發新貨幣,或者自行組成個別的貨幣聯盟,也是一個方向。

三、難民與人道危機

移民危機是歐洲目前的最當務之急,也是最大的危機。不過郭崇倫提醒,歐洲本來就是由一波一波的移民潮所組成的,包括戰亂或者經濟因素。不過歐洲一直有一個傳統,就是對遭到政治迫害者成為難民者有非常大的同情,包括亞美尼亞人被迫害、或者史達林時代蘇聯境內的少數民族都是如此。波士尼亞「塞族共和國」總統卡拉季奇當初在境內穆斯林的「種族清洗」慘劇,也讓歐洲接納穆斯林的立場更為堅定。

【延伸閱讀】雪布尼查大屠殺8000冤魂見證 元兇卡拉季奇「種族滅絕」罪行重判40年

因為船難不斷、死傷者眾,國際媒體從去年年中開始注意到地中海的難民船,但還是有很多人進入歐洲。歐洲一開始派出船艦飛機阻止人口販子,但後來偷渡者在去年9月以後,轉由土耳其渡過愛琴海進入希臘,再由巴爾幹半島前往、德國、北歐或英國。由於德國與英國是目前歐洲經濟相對較好的國家,許多難民希望在那裡落腳。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