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不要喪失人性與包容,那是恐怖分子期待的結果」

2015-11-18 07:00

? 人氣

巴黎恐攻,哀悼(美聯社)

巴黎恐攻,哀悼(美聯社)

法國巴黎,11月13日晚間,3組人馬、6個目標,一場接一場屠殺。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IS)的戰士攻擊這座「光之城市」,體育場、劇院和餐館,AK-47突擊步槍與炸彈腰帶,他們無意談判,不留活口,一心只要造成最大的死傷,包括自己在內。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雖然伊斯蘭國的根據地在敘利亞與伊拉克,但是巴黎恐攻的策劃者與執行者其實大部分是「歐洲人」,他們狂熱信仰伊斯蘭教,父母親或祖父母可能來自中東或北非,自身卻是在法國與比利時出生、成長,母語是法語。他們與被他們殺害的人,對話毫無問題。

巴黎恐攻,死難者(美聯社)
巴黎恐攻,死難者(美聯社)

如果說巴黎恐攻是「歐洲版的九一一」,那麼伊斯蘭國要比「基地」(al-Qaida)還要成功。九一一恐怖攻擊的19名執行者全部來自美國之外的地區(15人是沙烏地阿拉伯公民),伊斯蘭國則是讓歐洲變生肘腋、禍起蕭牆,促使滿懷仇恨的歐洲人(穆斯林)大開殺戒,引發其他歐洲人的仇恨。

法國有多少穆斯林?大約600萬。全歐洲呢?至少4400萬。這是2010年的統計數字,當然沒有納入近年如潮水般湧入地中海與巴爾幹半島的穆斯林非法移民與難民。

和平互動的「灰色地帶」已然消失?

在比較理想的狀況中,歐洲的穆斯林與基督徒之間有一個可以和平互動交流的「灰色地帶」,但伊斯蘭國已在今年初宣示,他們要以一連串的行動迫使歐洲的「十字軍」政權主動摧毀這個「灰色地帶」,伊斯蘭教與基督教勢不兩立,穆斯林必須做出抉擇。

歐洲,難民(美聯社)
歐洲,難民(美聯社)

無論舊人新人,無論是第幾代移民,今日歐洲的穆斯林都面臨成為「陌生人」的危險。儘管各界領導人一再強調這不是文明衝突、不是宗教鬥爭,但古老的文明衝突、宗教鬥爭烏雲再度籠罩。巴黎恐攻必然會讓一般歐洲人對伊斯蘭教與穆斯林的負面刻板印象更加深化、僵化,促使各國政府祭出更嚴峻的、寧可錯殺的防範措施,導致歐洲穆斯林更容易遭到歧視、排擠、打壓、仇恨。

以仇恨激發恐怖、以恐怖滋養仇恨的惡性循環

後遺症就是,恐怖組織會更容易激化年輕世代的穆斯林,為他們以及他們的子孫勾勒出一個奉行伊斯蘭律法、沒有自由民主等「西方價值」但有尊嚴的中世紀「人間樂園」。

這是以仇恨激發恐怖、以恐怖滋養仇恨,惡性循環中的惡性循環:淪入歐洲社會邊緣與底層的穆斯林,為恐怖組織提供源源不絕的新血;從地面的城市到天上的航空器,重大攻擊事件層出不窮;更多歐洲穆斯林在歧視排擠打壓中淪入社會底層……

歐洲穆斯林何去何從?

社會風氣如此,政治人物當然要好好利用,來自伊斯蘭國大本營敘利亞的穆斯林難民首當其衝。法國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FN)領導人勒潘(Marine Le Pen)要求立刻停止接納敘利亞難民。12月6日與13日,法國18個大區(région,省)要選舉主席(Président),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總統領導的執政黨社會黨(Parti socialiste)恐怕會全軍覆沒。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