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沙龍》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郭崇倫談歐洲的難民、宗教、恐怖主義難題

2016-04-17 10:21

? 人氣

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主講人郭崇倫。(陳明仁攝)

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主講人郭崇倫。(陳明仁攝)

雖然列寧領導的俄國革命要到明年才真正屆滿一百年,但由龍應台文化基金會主辦、風傳媒協辦的思沙龍活動已迫不及待,在今年就選定了「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這個題目,準備從歐洲、拉美、東南亞來觀察這一個世紀的共產主義烏托邦實驗,並嘗試從中梳理出對未來的參考指引。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在4月16日的首場思沙龍活動中,主辦單位先播放了紀錄片《1989》,以1989年政治變革作為整場主講的楔子。擔任主講人的《聯合報》副總編輯郭崇倫,順著1989之後的歐洲情勢,分就歐洲當代的安全危機、經濟危機與難民危機,來談這場思沙龍的主題:「大崩潰後是大危機-歐洲的難民、宗教、恐怖主義難題」。

【延伸閱讀】思沙龍》當「兩個」歐洲變成「一個」的那一年:紀錄片《1989》

郭崇倫說,歐洲在1989年之後並沒有變得更安全,其中許多的戰亂與蘇聯的崩潰都難脫關係。弔詭的是,過去由於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存在,歐洲的北約與華沙陣營反而能夠保持恐怖平衡,相對地維持了一個和平局面。如今的歐洲已經不會再提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但各國反而使用傳統武器來解決爭端。

20160416-思沙龍.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講者:郭崇倫.UDN.tv副總編.龍應台文化基金會.(陳明仁攝
郭崇倫。(陳明仁攝)

至於蘇聯崩潰被認為是「歷史的終結」,人類的經濟制度應該朝向市場經濟來發展。但是從2008年開始的經濟危機,讓大家又開始反思:市場經濟是不是唯一的方式?資本主義是不是有它的內在缺陷?我們有沒有辦法解決?

郭崇倫也提到,《1989》這部紀錄片讓他非常感慨。因為當年有許多難民要經由匈牙利逃往奧地利,這條路線也是現在歐洲難民潮所走的同一個路線。那個時候的匈牙利拆除了圍牆,但現在卻是一個國家接著一個國家,把這些邊境上的圍牆重新樹立起來,還美其名為「邊界控制」。歐洲似乎在走回頭路,這也是郭崇倫認為難民危機應該名列歐洲當代三大危機之一的原因。

一、蘇聯崩潰與安全危機 

戈巴契夫在1985年當上蘇共總書記,他和他的政治局完全沒有料到蘇聯會崩潰。當然,蘇聯的崩潰原因不只一端,當時的蘇聯固然有嚴重的貪污、腐化、造假等問題,但這些弊端並非在1980年代突然出現,而是已經存在了幾十年。蘇聯的經濟發展雖然停滯,但預算赤字並不嚴重(小於GDP的9%),跟今天的南歐諸國的淒慘境況相比更是天差地遠,難以解釋蘇聯為何崩潰。

【延伸閱讀】終結冷戰推手》前蘇聯末代總書記戈巴契夫歡度85歲生日 兩面評價在人間

蘇聯在布里茲涅夫的時代,對於政治一直採取高壓的管控手段。許多知識分子與反對勢力(像是氫彈之父沙卡洛夫)都被關進集中營,或者被驅逐出境。而且這種高壓的手段不只是在國內實施,包括對國外也一樣毫不留情,包括1956年在匈牙利、1968年在捷克、1980年代的波蘭都是如此。

郭崇倫表示,他自己對蘇聯崩潰的解釋,是起於戈巴契夫這一派想要推動蘇聯的改革,但是這個希望「救蘇聯」的初衷,到最後反而無法維持改革的成果,導致蘇聯的崩潰。蘇聯的內部當時已經存在許多不滿,蘇聯的領導階層想要援引下層的不滿來打擊保守派,卻導致野火燎原。

現年85歲的前蘇聯總書記戈巴契夫,兩面功過評價在人間。(美聯社)
現年85歲的前蘇聯總書記戈巴契夫。(美聯社)

而真正導致蘇聯崩潰的事件,郭崇倫認為是1991年保守派趁戈巴契夫在黑海度假發動政變,那時候就看得出來蘇聯的政治體系已經完了。因為政變一失敗,蘇聯馬上分崩離析,因此改革派與保守派的鬥爭被他認為是導致蘇聯瓦解最重要的原因。

蘇聯崩潰對現代歐洲最重要的影響,其中一個最重要的人物就是俄國總統普亭。普亭在蘇聯崩潰時,是被派駐在萊比錫的KGB下級官員。當時他們擔心東德的暴民會隨時衝進秘密警察大樓,自己的身家性命隨時都會完蛋。許多人期待駐紮在東德的紅軍出動鎮壓,但莫斯科始終沒有下令。郭崇倫說,這一段經歷不只對普亭,對他那一代的俄國人都有極為深遠的影響。

為什麼蘇聯崩潰後沒有走向民主轉型?西方國家認為蘇聯崩潰意味著歷史的終結,市場經濟與民主政體成為歷史的終點。但在普亭看來,後蘇聯時代要面對的問題並非市場與民主,而是不夠集權。只有一個更強有力的領導,才能把蘇聯帶離困境,這也是今天的俄國選擇並支持普亭的原因。

北約與歐盟的東擴

至於其他東歐國家則與俄國不同,這些國家小心翼翼地維持自己新獲得的自主權,他們大多數都想要加入歐盟,希望藉此獲得資金與市場,他們也希望北約幫助他們抵禦來自俄國的軍事威脅,俄國則清楚地看到北約與歐盟的勢力已經擴張到自家門前。

【延伸閱讀】觀點投書:北約與俄國的權力競逐-新冷戰再起?

對俄國來說,其他國家加入北約/歐盟他都可以容忍,但是過去曾加盟蘇聯的共和國對其背離,俄國則是忍無可忍。其中兩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喬治亞與烏克蘭。像是2008年喬治亞與俄羅斯的衝突,2014年起烏克蘭與俄羅斯衝突、乃至於東烏的頓內次克、盧甘斯克人民民主共和國的獨立、南烏的克里米亞迅速獨立與併入俄國,都說明了這已經碰觸到了俄國的底線。而近日烏克蘭總理的去職,可能也跟該國親歐、親俄兩派勢力的角力有關。

【延伸閱讀】政績不佳 危機難解 四面楚歌 烏克蘭總理葉森尤克黯然辭職

郭崇倫認為,俄羅斯擔心的有三件事: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境內都有俄羅斯人,俄國擔心這些國家的俄羅斯人遭到迫害;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經濟發展強項,當初是根據蘇聯的計畫經濟所設計的,像是喬治亞的農業、烏克蘭的軍工業、烏茲別克的棉花,俄國則以天然氣資源作為交換,要是雙方切斷經濟紐帶,勢必會對俄國造成負面影響;最後一點,北約東擴代表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加入了美國的飛彈防禦體系,這當然會損及俄國的戰略利益,更不用說俄國的黑海艦隊根本就是駐紮在烏克蘭境內。

【延伸閱讀】蒙特內哥羅將成北約第29個成員國 俄羅斯:這是「公然對抗」

烏克蘭內戰至今已經持續了一年多,雖然各方達成明斯克協議,但戰火卻始終沒有平息。郭崇倫判斷,歐洲在烏克蘭問題上已經開始要跟俄國和解。包括承認克里米亞併入俄國,以及烏克蘭政府與東烏克蘭達成一種聯邦式的自治協議,因為歐洲本身的難民危機,讓歐洲各國期待敘利亞內戰能早日結束,流落歐洲的難民能夠早日返鄉。剛剛在日本落幕的G7外長會議,包括德法外長都主張,應該要讓因為烏克蘭問題一再缺席的俄國,再度加入G7的討論(也就是恢復G7加一),因為要解決敘利亞問題,不能不跟俄羅斯坐下來談。

二、經濟危機

現在大家對歐債危機談的比較少,但這並不代表歐債危機已是「過去式」。歐洲危機一直都在那裡,大家只是把問題不斷往後拖延。郭崇倫說,資本主義有其先天制度上的缺點,過去每逢景氣循環,經由財政擴張與貨幣政策,等到景氣恢復後就可以暫時地度過危機。但是上個世紀30年代的大蕭條跟這個世紀08年的次貸危機,都是這種做法難以處理的大型危機。

俄羅斯的計劃經濟,在上個世紀也曾被一部份人認為是可採的經濟模式,蘇聯的一些做法也被西歐的社會民主政黨採納,也取得不錯的成果。但在蘇聯崩潰以後,計劃經濟可行的幻想已經破滅,當時認為自由市場才是解答,歐洲各國也爭先恐後地加入歐洲共同市場乃至於歐元區。

20160416-思沙龍.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講者:郭崇倫.UDN.tv副總編.龍應台文化基金會.(陳明仁攝
郭崇倫。(陳明仁攝)

不過從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2008年的美國次貸危機、到歐洲本身的歐債危機,都在在提醒我們資本主義確實存在根本問題。世人開始回顧馬克思當年對資本主義的種種診斷,認為他確實指出了資本主義的內在問題。

郭崇倫說,歐債危機其實是一個「連環套」。因為調整幣值、甚至「印鈔票」向民眾舉債在過去是一項國家的財政手段,但加入歐元區的國家不再掌控貨幣發行權,只能靠發行公債度日。當公債發行過多,引發債信不良,又無法靠貨幣貶值增加產品競爭力,於是引發恐慌。這個惡性循環的根源,正是在於歐洲國家無法掌控自己的貨幣。此外,南歐各國的生產力低落也是問題所在,因此無論預算如何撙節,這些債台高築的國家依舊會繼續沈淪。

【延伸閱讀】林睿奇觀點:全球寬鬆貨幣政策邁向窮途末路?

在2008年的金融危機之後,有一個國家恢復得最快,那就是冰島。因為冰島沒有加入歐元,他就是用自己貨幣貶值的方法,在三到四年這很短的時間裡就恢復了元氣。這也是為什麼有人主張乾脆讓希臘退出歐元區一陣子,等他自己調整好再重新加入,這也就是所謂的「冰島模式」。

20160416-思沙龍.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龍應台文化基金會.(陳明仁攝)
思沙龍.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陳明仁攝)

不過這個提議最後沒有被採納,包括希臘、葡萄牙、西班牙最後都沒有採取這個做法,因為德國反對。因為對德國來說,維持一個龐大的歐元圈對其出口當然有幫助,所以盡量維持住歐元區,對梅克爾政府來說是一個最重要的目標,這也是德國目前的主流意見。

世界經濟在去年似乎恢復景氣,S&P 500指數在過去5年也上升了92%,但郭崇倫認為這個榮景只是一種假象。量化寬鬆掩蓋了真正的問題,這就是像是「小朋友踢罐子,走一段踢一段」(kicking the can down the road),新債抵舊債所期待的景氣恢復依舊沒有到來,尤其在美國與中國都未見起色之下,歐洲的經濟危機有可能在今年或明年的某一個時刻,再度爆發。

【延伸閱讀】力挽通貨緊縮危機 歐洲央行再度祭出「火箭砲」:擴大負利率、量化寬鬆

歐債對歐洲的另一項衝擊,則是受到撙節所苦的人民發現,自己跟自己的國會根本就無法決定自己的預算與財政,不管是投票還是上街示威,也都無法扭轉這種奇怪的境況。包括希臘、葡萄牙、愛爾蘭,甚至是西班牙、義大利,都或多或少地由IMF、歐盟、歐洲央行、甚至是德國來決定自己國家的政策。在這種情況下,國家主權的觀念與民主體制都受到強烈的挑戰,政治極端主義也可能從中萌芽茁壯。

德國前總理柯爾在1991年就曾警告,維持一個沒有政治聯盟的單純貨幣聯盟是一種荒謬的想法。在歐元的統一貨幣之後,要不要有一致的財政、公債、銀行監理政策與制度,或者說,讓歐洲更加整合,甚至一個「歐洲共和國」,成為一個關鍵問題。或者乾脆拆解歐元,讓各國恢復重新發新貨幣,或者自行組成個別的貨幣聯盟,也是一個方向。

三、難民與人道危機

移民危機是歐洲目前的最當務之急,也是最大的危機。不過郭崇倫提醒,歐洲本來就是由一波一波的移民潮所組成的,包括戰亂或者經濟因素。不過歐洲一直有一個傳統,就是對遭到政治迫害者成為難民者有非常大的同情,包括亞美尼亞人被迫害、或者史達林時代蘇聯境內的少數民族都是如此。波士尼亞「塞族共和國」總統卡拉季奇當初在境內穆斯林的「種族清洗」慘劇,也讓歐洲接納穆斯林的立場更為堅定。

【延伸閱讀】雪布尼查大屠殺8000冤魂見證 元兇卡拉季奇「種族滅絕」罪行重判40年

因為船難不斷、死傷者眾,國際媒體從去年年中開始注意到地中海的難民船,但還是有很多人進入歐洲。歐洲一開始派出船艦飛機阻止人口販子,但後來偷渡者在去年9月以後,轉由土耳其渡過愛琴海進入希臘,再由巴爾幹半島前往、德國、北歐或英國。由於德國與英國是目前歐洲經濟相對較好的國家,許多難民希望在那裡落腳。

【延伸閱讀】UN:今年逾30萬人偷渡地中海 約2500人魂斷波濤

郭崇倫說,歐洲處理難民問題共有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事不關己、因為巴爾幹與希臘諸國認為難民都只是「過境」,因此一律放行。第二階段:在德國與歐盟壓力下,前線國家開始轉為登錄難民身份、先行處理。中歐國家開始設立邊界管制,不准難民越界。過去的歐洲因為《申根公約》消失的邊境管制再度恢復,因此被認為是一種倒退。第三階段:歐盟想把難民擋在土耳其,用一名偷渡客換一名合法申請者,希望阻擋難民潮。

【延伸閱讀】歐洲難民危機》歐盟和土耳其「1人換1人」計畫 難擋敘利亞難民

歐洲的難民危機也讓歐盟的政治體制出現危機,出現了三個妥協。因為歐盟過去採共識決,如今因為要壓制中歐國家的不滿,德國以補助手段迫使中歐各國配合,歐盟成了大國將自身意志強加於小國的政治機制。而為了誘使土耳其配合歐盟政策,歐盟對於不合歐盟標準的人權侵害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承諾重新啟動土耳其重新加入歐盟的程序,甚至梅克爾政府也準備處理德國媒體侮辱土耳其總統案。最後,為了結束敘利亞內戰,歐盟也要跟俄國在烏克蘭妥協,並且容許阿塞德繼續在位。

【延伸閱讀】土耳其總統玩笑開不得?德國電視主持人面臨牢獄之災

20160416-思沙龍.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龍應台文化基金會.(陳明仁攝)
思沙龍.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陳明仁攝)

難民問題當然也牽涉到恐怖主義問題,在盟軍圍剿之下,「伊斯蘭國」(IS)在敘利亞與伊拉克的根據地日益縮小,但IS據稱有五千到一萬人之間的國外成員,因此他們也積極在西方國家發動恐攻,直接攻擊西方國家的平民目標,提高介入「伊斯蘭國」的政治成本。包括發生在去年初的《查理周報》辦公室槍擊案、去年底的巴黎連環恐攻、今年3月的布魯塞爾機場、地鐵站的自殺炸彈與槍擊案,甚至是在埃及起飛的俄國客機上安置炸彈。

【延伸閱讀】緊縮移民政策》比利時新移民恐需聲明「接受本國價值觀」 方可居留

在恐攻不斷的陰影下,過去歐洲所珍惜的基本價值,諸如民主、言論自由、尊重人權,在反恐安全的訴求之下,可能都不再絕對。難民雖然不能跟恐怖主義混為一談,但確實難以期待所有難民都心存良善,發生在今年年初的科隆大規模性侵案,也確實改變了德國輿論對難民的看法。

【延伸閱讀】德國科隆跨年夜淪為性侵夜 移民集體攻擊女性 梅克爾政策受挑戰

原本在歐洲幾乎已經銷聲匿跡的極端右派,因為難民危機讓開始死灰復燃。極端右翼勢力在歐洲各國開始抬頭,像是法國國民陣線、英國獨立黨、荷蘭自由黨、丹麥人民黨、匈牙利約比克黨、芬蘭的正統芬蘭人黨、德國的另類選擇黨、波蘭的新右派國會黨。郭崇倫認為,明年的法國總統選舉、還有德國的國會大選,都是右翼勢力消長極為重要的觀察指標。

【延伸閱讀】德國民粹政客:警察「應向移民開槍」

此外,歐洲整合的進程原本從共同市場、到歐盟、歐元都進行的一路順暢。但從《里斯本條約》2005年在法國、荷蘭等地遭到否決後,歐洲整合的進程也開始逆轉。加上俄羅斯強力反對,歐盟東擴也被迫暫停,撙節措施則讓南歐各國反對歐盟在財經政策上的整合。當前的難民危機,則讓《申根公約》跟歐盟政治體制重要的共識決精神受到挑戰。

提問與回應

在提問時間,天下雜誌總編輯吳琬瑜詢問主講人對普亭的看法。郭崇倫表示要搞懂普亭,必須回到蘇聯時的普亭的想法與作為。他說「俄羅斯人是很驕傲的」,俄國發展的方式跟其他東歐國家的方式明顯不同。俄國現在仍自認是重要國家,而且不只普亭這樣想,一般人大都這麼想。不然無法解釋,為何介入敘利亞戰事每天要花三百萬美元,普亭在原油價格崩盤、烏東問題未解的情況下出兵,結果還有超過80%的支持率,西方還是必須跟普亭打交道。

20160416-思沙龍.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講者:郭崇倫.UDN.tv副總編.吳琬瑜.天下雜誌總編輯..龍應台文化基金會.(陳明仁攝)
主講人郭崇倫與天下雜誌總編輯吳琬瑜。(陳明仁攝)

一位交通大學的陸生提問,是不是每個國家都要加入自由貿易?郭崇倫認為,這個答案的判准在於經濟規模。像是普亭就不能容許烏克蘭被歐盟拉過去,普亭要成立的是包括白俄羅斯、哈薩克、烏克蘭、俄羅斯四國在內的關稅同盟,才能達到一個經濟規模。自由貿易如今走向經濟集團內的自由貿易,而不是全世界的自由貿易。

20160416-思沙龍.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講者:郭崇倫.UDN.tv副總編.龍應台文化基金會.(陳明仁攝)
郭崇倫。(陳明仁攝)

曾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的焦仁和律師在現場表示,「大崩潰」這個題目讓他第一個想到的不是歐洲,而是中國。後來才看到是1989年的蘇聯。他說包括南斯拉夫、茉莉花革命在內,他們的共同點就是民主專政,不管問題有多嚴重,執政者是不換的。而在民主國家,遇到問題或瓶頸就換一個執政黨,民眾的怨氣可以取消,但民怨在專制國家則是不斷累積。在中國大陸,除了經濟的問題之外,維穩經費幾乎已經超過國防預算。那中國會不會崩潰?

【延伸閱讀】《中國的未來》作者沈大偉:中國該考慮新加坡式民主

郭崇倫回應時表示,中國大陸對於自己會不會走向蘇聯式的崩潰,他們是有非常深的反省與警覺的。習近平本人對此事也非常有警覺,一再提及要避免這樣的狀況。中國會不會崩潰,會採取什麼形式(變成好幾塊?或者恐慌式、全面式的崩塌?),現在一直還不清楚。雖然政治上的控制力很大,但仍然無法阻止這樣的恐懼。歷史的偶然是很有趣的。我們不能忘記1989年6月也發生了天安門事件,當年在亞洲與歐洲的民主運動之間有什麼關聯,到現在仍值得細細思索。

20160416-思沙龍.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龍應台文化基金會.董事長龍應台(陳明仁攝)
龍應台文化基金會董事長龍應台。(陳明仁攝)

龍應台認為,世界目前分為三大板塊,包括普亭為代表的俄羅斯、第二個是中國、第三個則是歐盟加美國。美國有兩個假想敵,就是俄國與中國,歐盟不會直接把俄國當成假想敵。在恐怖主義興起之後,歐洲因為恐攻跟難民問題所造成的恐懼,對三者之間的假想敵的狀況與彼此的關係,會產生什麼樣的改變嗎?

20160416-思沙龍.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龍應台文化基金會.(陳明仁攝)
思沙龍.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陳明仁攝)

郭崇倫回應時表示,歐洲的右派這麼猖獗的情況,歐洲人看到川普「嚇都嚇死了」,他們也擔心連美國都是大右派上台,「這個世界還得了!」中國跟俄羅斯在最近這幾年一直有聯手的跡象,合作密切、領導人互訪都很密切,不過中俄之間也有矛盾存在。「一帶一路」代表中國勢力進入中亞,難道俄羅斯不擔心嗎?歐洲相對來講比美國更有彈性,美國畢竟隔一個大西洋,歐洲還是要考慮到俄羅斯的感受,因此北約跟歐盟不大可能再東擴,雙方修好是必然的。

【延伸閱讀】既整合又切割 共和黨「反川普包圍網」多管齊下

針對「德國強迫南歐各國承受撙節措施,這是否公平?」郭崇倫表示,這確實在歐洲引起很大的爭論,並且影響到歐洲國家跟國家之間的關係。如果我這個國家的國會跟人民自己不能決定自己的年度預算、財政政策,這還是一個主權國家嗎?這是很多南歐國家老百姓的心聲。很多人覺得,就算我們是窮國,沒關係,我們就想辦法來因應。但現在已經不是自己來解決的問題,不能採取貨幣政策、只能借債,而借債就要受限外人。很多人就開始反省,要不要繼續走下去。郭崇倫也強調,南歐國家的人民比較懶惰的說法並不準確,各種不同的數據已經否定了這種觀點。南北歐的生產力不同,是從經濟角度看,不是從人種是否勤奮來看。

【延伸閱讀】步希臘後塵?葡萄牙撙節新政府11天倒台 左派政府成立

針對「難民問題並沒有解決,未來會怎麼發展?」郭崇倫說,關鍵之一是德國的態度,梅克爾去年的態度是開大門,結果超過一百萬人湧入德國,佔去整個歐洲難民潮的三分之二。敘利亞難民從好的方面看,德國人民的平均年齡越來越大。但一百萬難民進來對整個社會有很大的衝擊。今年年初科隆性騷擾案,讓整個德國有很大討論,原來與梅克爾結盟的政黨也有一些不同意見。如果梅克爾沒辦法處理好,有可能基民黨在明年的大選受挫,梅克爾可能會在大選之前就會被迫離開。

【延伸閱讀】科隆性侵案》反伊斯蘭團體大遊行 科隆性侵案勾起德國民眾疑慮

至於難民源頭的敘利亞內戰問題,郭崇倫認為不可能期待阿塞德自願下台。最可能的發展是各方勢力分割敘利亞。包括西方支持的遜尼派、敘利亞北方的庫德族、IS、還有阿塞德政府這四個勢力,可能分割敘利亞國土,把局面穩定住。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