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沙龍》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郭崇倫談歐洲的難民、宗教、恐怖主義難題

2016-04-17 10:21

? 人氣

【延伸閱讀】UN:今年逾30萬人偷渡地中海 約2500人魂斷波濤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郭崇倫說,歐洲處理難民問題共有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事不關己、因為巴爾幹與希臘諸國認為難民都只是「過境」,因此一律放行。第二階段:在德國與歐盟壓力下,前線國家開始轉為登錄難民身份、先行處理。中歐國家開始設立邊界管制,不准難民越界。過去的歐洲因為《申根公約》消失的邊境管制再度恢復,因此被認為是一種倒退。第三階段:歐盟想把難民擋在土耳其,用一名偷渡客換一名合法申請者,希望阻擋難民潮。

【延伸閱讀】歐洲難民危機》歐盟和土耳其「1人換1人」計畫 難擋敘利亞難民

歐洲的難民危機也讓歐盟的政治體制出現危機,出現了三個妥協。因為歐盟過去採共識決,如今因為要壓制中歐國家的不滿,德國以補助手段迫使中歐各國配合,歐盟成了大國將自身意志強加於小國的政治機制。而為了誘使土耳其配合歐盟政策,歐盟對於不合歐盟標準的人權侵害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承諾重新啟動土耳其重新加入歐盟的程序,甚至梅克爾政府也準備處理德國媒體侮辱土耳其總統案。最後,為了結束敘利亞內戰,歐盟也要跟俄國在烏克蘭妥協,並且容許阿塞德繼續在位。

【延伸閱讀】土耳其總統玩笑開不得?德國電視主持人面臨牢獄之災

20160416-思沙龍.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龍應台文化基金會.(陳明仁攝)
思沙龍.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陳明仁攝)

難民問題當然也牽涉到恐怖主義問題,在盟軍圍剿之下,「伊斯蘭國」(IS)在敘利亞與伊拉克的根據地日益縮小,但IS據稱有五千到一萬人之間的國外成員,因此他們也積極在西方國家發動恐攻,直接攻擊西方國家的平民目標,提高介入「伊斯蘭國」的政治成本。包括發生在去年初的《查理周報》辦公室槍擊案、去年底的巴黎連環恐攻、今年3月的布魯塞爾機場、地鐵站的自殺炸彈與槍擊案,甚至是在埃及起飛的俄國客機上安置炸彈。

【延伸閱讀】緊縮移民政策》比利時新移民恐需聲明「接受本國價值觀」 方可居留

在恐攻不斷的陰影下,過去歐洲所珍惜的基本價值,諸如民主、言論自由、尊重人權,在反恐安全的訴求之下,可能都不再絕對。難民雖然不能跟恐怖主義混為一談,但確實難以期待所有難民都心存良善,發生在今年年初的科隆大規模性侵案,也確實改變了德國輿論對難民的看法。

【延伸閱讀】德國科隆跨年夜淪為性侵夜 移民集體攻擊女性 梅克爾政策受挑戰

原本在歐洲幾乎已經銷聲匿跡的極端右派,因為難民危機讓開始死灰復燃。極端右翼勢力在歐洲各國開始抬頭,像是法國國民陣線、英國獨立黨、荷蘭自由黨、丹麥人民黨、匈牙利約比克黨、芬蘭的正統芬蘭人黨、德國的另類選擇黨、波蘭的新右派國會黨。郭崇倫認為,明年的法國總統選舉、還有德國的國會大選,都是右翼勢力消長極為重要的觀察指標。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