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坐擁大軍稱霸四川,卻貢獻所有士兵全力抗日!揭讓「川軍」一夕成為抗戰主力的關鍵人物

2019-02-01 12:56

? 人氣

坐擁大後方、手擁重兵的四川王劉湘,為什麼願意挺身而出追隨蔣介石抗日?(圖/維基百科)

坐擁大後方、手擁重兵的四川王劉湘,為什麼願意挺身而出追隨蔣介石抗日?(圖/維基百科)

國民黨有過幾十名陸軍一級上將,其中有不少赫赫有名的人物,但也有一些報上名字,要愣一下的人。劉湘這個名字,介乎兩者之間,但他卻是值得書上一筆的一級上將。不僅僅是因為他,也因為他身後的300萬四川子弟兵。           

用劉湘自己的話來總結,自己49歲之前的經歷是四個字:「不甚光彩。」1888年出生的劉湘,20歲時考入四川陸軍速成學堂,立志從戎。在二次革命和護國戰爭中,劉湘一直都是站在袁世凱這一邊,並且立下了汗馬功勞。所以在1917年,劉湘29歲的時候,就已經被北洋政府授予陸軍中將軍銜。

從1918年到1933年的15年, 是劉湘在四川沉浮的15年。在這15年裡,劉湘先後和熊克武、劉存厚、楊森、劉文輝等一大批四川的大小軍閥惡鬥,幾進幾出,掌權又下野,下野又復出,連年征戰,終於掌握了四川的軍政大權,成為公認的「四川王」。好不容易坐穩了位置,劉湘又開始面臨另一個難題:蔣介石下令要他「剿共」。於是,從1933 年到1937 年的這四年,劉湘又開始與共產黨軍隊作戰。作為「川人治川」的積極擁護者,劉湘一方面嚴格制止蔣介石的中央軍入川,另一方面又希望給自己留條後路,和共產黨的軍隊一邊打一邊溝通,可謂是費盡了心機。

劉湘(圖/維基百科)川軍
劉湘(圖/維基百科)

總而言之,從1918 年到1937 年這19 年裡,川軍給全國都留下了一個「差評」的印象:派系林立,頻繁內戰。連劉湘自己都承認:「一直是自己人打自己人。

這個情況,一直持續到了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一聲槍響,日本開始全面侵華。三天後,劉湘就做出了一個讓人有些意外的舉動:致電蔣介石,請纓抗戰。當時全國那麼多大小軍閥,劉湘是第一個致電蔣介石要求抗戰的人。7月14日,劉湘通電全國,稱「日軍侵略非一省一部之問題,主張全國總動員,拼與一絕。」8月7日,劉湘飛赴南京參加國防會議。

在那場會議上,主戰派與主和派都有,蔣介石說,你們表決吧——表決不是舉手,而是要起立。蔣介石說,同意和日本人打的,站起來。「呼」的一聲,劉湘帶頭就站了起來。劉湘做出承諾:「四川願意出30 萬軍隊,500 萬壯丁,供給糧食若干萬石……四川所有人力財力,均可貢獻於國家。」他當時給出的理由很簡單:「我們的民族要亡國滅種了!我們整個中國的人都要說日語了!川軍要為民族、為國家盡忠!」

激起抗日情緒的四川

劉湘說到做到,回到四川,就開始總動員。雖然劉湘是「四川王」,但四川軍隊內部派系林立,絕非想像中那麼簡單。很多軍長和師長根本就不願意出川。劉湘想盡一切辦法,甚至親自在報紙上發文,號召四川軍民「誓復國仇」,要用日本人的血,洗刷川軍內戰的恥辱。遠離烽火第一線的四川,迸發出了巨大的抗日激情。

1937年9月5日,成都少城公園內人山人海。劉湘發表講話:「四川人一直有吃苦耐勞的、反侵略的光榮傳統,我們現在就要發揮這個傳統,派到前線去參加抗戰,我作為一個川軍統帥,我一定不要辜負四川父老的希望,上前線英勇殺敵,就是從屍山火海中爬出來,也要把日軍趕出中國去!」

隨後,川軍的主要將領鄧錫侯、唐式遵等都發表了講話。唐式遵因為常年打內戰,被四川人罵為「唐瘟豬」,但那天他推開了話筒,直接念了一首詩:「男兒立志出夔關,不滅倭奴誓不還。埋骨何須桑梓地,人生處處有青山!」詩念完,場下很多當初罵他「瘟豬」的老百姓都流下了眼淚,數萬人掌聲如雷。那一天的數萬人裡,有不少是妻子送丈夫或父母送兒子去參軍,其中有不少人直接寫好了遺書。

有一個叫王者成的50多歲老漢,主動報名要去打日本人,被告知超齡,他就讓自己的兒子王建堂去參軍。王建堂去集合的時候,王者成送了他一面旗,旁觀的人一看都肅然起敬——上面寫了鬥大的一個「死」字,旁邊還有小字:

「我不願你在我近前盡孝,只願你在民族分上盡忠。國難當頭,日寇猙獰。國家興亡,匹夫有分。本欲服役,奈過年齡。幸吾有子,自覺請纓。賜旗一面,時刻隨身。傷時拭血,死後裹身,勇往直前,勿忘本分。父手諭」

蔣介石的心機:滅川軍

蔣介石是非常希望劉湘出川的。一方面,中日雙方一上手就互丟「王炸」的淞滬會戰,消耗了蔣介石大量的部隊(包括他的嫡系中央軍),急需補充兵源。另一方面,蔣介石早就有把四川作為戰略大後方的準備,所以一直希望能分割消滅劉湘的川軍勢力。所以,劉湘主動請纓出川,蔣介石求之不得。

嚴格意義上,川軍名義上是屬於國民革命軍,但一直是一支獨立的軍隊:川軍的每一件軍裝、每一根皮帶、每一顆手榴彈、每一顆子彈、每一支槍,都是川軍自己製造、自己購買、自己供給的,軍官也是自己培訓的。這也帶來了一些預料不到的後果。

出川在即,劉湘發現川軍根本沒有收到國民政府的撥款,他馬上給軍事委員會發報,第二天接到的復電是:「責成本省自籌」。於是,劉湘只能自己拿出十萬大洋做抗戰經費。在劉湘的帶動下,川軍高級將領也紛紛解囊,籌集了近50 萬元,後由四川省政府撥款40 餘萬,民眾募捐50 萬元,出川抗戰的費用才落實下來。事實上,之後川軍和其他雜牌軍享受的也是一樣的待遇:軍餉只有中央軍的一半,至於彈藥裝備補充、武器更新,更是往後靠了

以劉湘的精明,何嘗不會洞悉蔣介石的心思?但是這位標準的「舊式軍閥」,還是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家底——把川軍分為二十二、二十三兩個集團軍,轄五個軍三個獨立旅,出川抗日。劉湘出川前,對蔣介石提出的要求只有一個:出於語言習慣等多方面原因,希望能和龍雲的滇軍、白崇禧的桂軍放在一起,作為一個方面軍(Front,諸兵種合成的戰略戰役軍團)使用。

但本來就有意「邊攘外邊安內」的蔣介石,怎麼可能答應讓這三個「刺頭」聚在一起?三個方面軍後來被安插到了三個戰區;不僅如此,劉湘出川前的最低要求——川軍必須要放在一起使用——也被蔣介石拒絕了。川軍一出川,就被以軍和師甚至團和營為單位,分散到了各個戰區,接受各個戰區司令長官的指揮。可以說, 川軍一出川, 劉湘就已經失去了控制權。接下來,全靠四川子弟兵們自己,證明自己了。

川軍前進上海:松滬會戰

川軍出川的第一仗,就是被稱為「絞肉機」的淞滬戰場。1937年9月,川軍第二十軍在楊森率領下,進入淞滬戰場——當時,沒人看好這支部隊。川軍當時在全國軍界,被稱為「中國最糟糕的軍隊」,或「雜牌軍中的雜牌軍」。因為川軍的軍事素養一般,裝備更是非常差。幾十萬川軍,短褲、草鞋,背著「老套筒」(開幾槍可能就啞火了),甚至背著大砍刀,就熱血沸騰地出川了。而楊森的第二十軍,更是川軍中裝備最差的一支部隊,以二十軍第二十六師為例,一個連有八、九十人,只有一挺輕機槍和五、六十支步槍,有的步槍的槍柄是用麻繩繫著的,以防脫落。

楊森(圖/維基百科)川軍.抗日
楊森(圖/維基百科)

這支部隊,9月1日從貴州出發,沒有交通工具,穿著草鞋,每天白天徒步行軍100 多公里,夜裡再自己編織新的草鞋,晝夜兼程,到了湖南才坐到了船。坐完船再換火車,經歷了40多天的顛簸,10月12日才抵達淞滬戰場。剛剛抵達,二十軍就被投入到慘烈絞殺的上海大場一帶的陣地。

軍長楊森視察陣地時,發現日軍的火力裝備遠在簡陋的川軍之上——別說川軍,就連德械裝備的中央軍也完全不能匹敵。但他依然做了一番戰前訓話:「我們二十軍是川軍中的鐵軍,是全國聞名的勇敢部隊,所以才調到上海來對日作戰。我們這次打的是國際戰,是最光榮的!如果上海這一仗抵不住,我們就要亡國,我們要為國犧牲,這是最光榮的!」

面對日軍排山倒海的攻勢和漫天炮火,還沒來得及休整的二十軍接替友軍防務,迅速進入陣地。一時之間,很多四川士兵這輩子都沒見過的巨大火力,鋪天蓋地向自己傾瀉而來。日軍一輪炮火轟擊,川軍有時整個排就被炸死在戰壕裡。傷亡巨大,但二十軍死戰不退。

二十軍第一二四師第八〇五團團部少尉見習官胡憶初後來回憶:「深約2米的戰壕,在戰爭開始時,人們還要站在踏腳坑上才看得出去,隨後戰壕逐漸被戰士的血肉填滿了,此時死屍堆積竟比戰壕還高,活著的人是用先烈的血肉做掩體,繼續打擊敵人的……全團數千人參戰,最後只剩下150 人。」

松滬會戰(圖/維基百科)抗日
松滬會戰(圖/維基百科)

裝備最惡劣的二十軍第二十六師打到最後,全師四個團長,兩個陣亡。14 個營長,傷亡13 個,連、排長共傷亡250餘名。每個連留存下來的士兵僅三、五人,最多不過八、九人。全師四千多人,這場仗打完僅剩下600 多人,但最終還是堅守住了陣地。這個被人看不起的師,成了淞滬戰役中戰績最好的五個師之一,全師五千人,撤離戰場時僅剩600 多人。

楊森原先也是打內戰的「好手」。但在出川前,他曾對著將士說:「我們過去打內戰,對不起國家民族,是極其恥辱的。今天的抗日戰爭是保土衛國,流血犧牲,這是我們軍人應盡的天職,我們川軍決不能辜負父老鄉親的期望,要灑盡熱血,為國爭光。」二十軍沒有辱沒使命。

川軍在山西:台兒莊戰役

另一支奉命進入山西的川軍,命運更坎坷了。進入山西的,是川軍將領鄧錫侯麾下的第二十二集團軍。出發前,川軍部分旅長和團長,以為會得到中央給的補給,士兵們穿著單衣、帶著簡陋的武器就出川了。但到了西安後,西安綏靖公署主任蔣鼎文拒絕補充物資,讓他們找「山西王」閻錫山。精明的閻錫山推諉:山西方面的一切武器彈藥和軍需物資,早已運過黃河儲存於潼關附近,沒辦法補充。結果第二十二集團軍的四十一軍整整一個軍,僅得到了閻錫山給的山西造輕機槍20挺。

鄧錫侯(圖/維基百科)川軍
鄧錫侯(圖/維基百科)

在缺衣少槍的情況下,部分四十一軍的士兵砸開了閻錫山的軍火庫,自己補充軍火。這下惹惱了閻錫山,要求將川軍趕出自己所轄的戰區,因為他們「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蔣介石隨即讓第一戰區的司令長官程潛接收,結果程潛也堅持不要。

滿腔熱血出川的川軍,遭遇了一個尷尬局面:各個戰區都不願意接納裝備低劣的他們。這時候,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站出來表態:來,到我這裡來!諸葛亮紮個稻草人都能嚇退敵兵,川軍比稻草人肯定要強吧?

1938年一月,川軍第二十二集團軍進入第五戰區,開始加入徐州會戰。在這場慘烈的會戰中,全國都知道了川軍第四十一軍一二二師,因為他們死守了滕縣城三天,是後來中國軍隊獲得台兒莊大捷的關鍵前提。

當時負責進攻徐州的日軍板垣、磯谷兩師團是日軍中最頑強的部隊,之前發動「二二六」政變的日本少壯派,幾乎全在這兩個師團之內。在滕縣,日本最強的部隊和中國最爛的部隊不期而遇。一二二師師長王銘章,四川新都人,在那場著名的「滕縣保衛戰」中,他身先士卒,在知道援軍抵達無望之後,發出電報「決以死拼,以報國家」,一直堅守到城破的最後一刻。

根據李宗仁後來的回憶和著名記者范長江的記錄,王銘章在城破之時,坐鎮城中心的十字街道繼續指揮巷戰,最後身中數彈而亡。同時殉難的還有師參謀長趙渭濱及川軍一二四師(當時在城外血戰)參謀長鄒紹孟等人。

王銘章犧牲後,守城的川軍繼續戰鬥,除少數突圍外,全師五千人盡數殉城(有不同說法,說沒有那麼多)。最後不願意投降的數百川軍,拉響手榴彈,與日軍同歸於盡。李宗仁後來留下評語:「若無滕縣之苦守,焉有台兒莊大捷?台兒莊之戰果,實滕縣先烈所造成也!」

台兒莊戰役(圖/維基百科)抗日
台兒莊戰役(圖/維基百科)

川軍傷亡慘重

儘管被分散到各個戰區獨立作戰,但川軍確實打出了自己的血性。在整個抗戰期間,一共犧牲了24 個少將以上軍銜的川軍將領,占到整個中國軍隊犧牲將軍數量的十分之一。其中,14 個川軍將領是1938 年之前,也就是出川一年間就陣亡的。在淞滬會戰、南京保衛戰、徐州會戰這些主要戰場,到處都是川軍的身影。

在這些將領中, 有一位最高將領, 是病死的,那就是劉湘。劉湘身邊的人,包括他的妻子,其實當時是堅決反對劉湘出川的,因為他有嚴重的胃潰瘍。胃潰瘍發作的時候,劉湘經常會吐血。出川前,他請了一位德國醫生做診療,醫生關照他必須要開完刀才能走,但劉湘不答應,把德國的那位醫生一起帶上了。

1937年11月中旬,劉湘抵達南京,此時中國軍隊已從淞滬會戰敗退,日軍先後攻佔嘉定、常熟等地,沿京滬鐵路和太湖南岸兵分兩路逼近南京。作為負責該地區的第七戰區司令長官,劉湘曾向蔣介石請戰,將川軍兩個集團軍集結,由他來指揮保衛南京(後來選的是唐生智)。

11月20日,國民政府宣佈遷都重慶,劉湘立刻通電:「謹率七千萬人,翹首歡迎。」11月23日,因吃了螃蟹,劉湘病情加重,胃出血不止。次日傍晚,蔣介石親攜張群、錢大均至劉湘處探視,勸其出京治療,而劉湘則要求繼續坐鎮指揮。11月27日,劉湘陷入昏迷。在蔣介石的示意下,劉湘乘船離開南京,入住漢口萬國醫院。12月上旬,劉湘的病情略有好轉,可以由人攙扶走路。那個時候,因為國民政府遷都重慶,所以劉湘開始考慮四川作為大後方安排大批內遷人員。

1938年元旦,劉湘發表了《長期抗戰中的四川》一文,文中提到四川的地位一天比一天重要,四川是一致擁護政府抗戰到底的,並深信有四川作為抗戰的一個忠實後方,抗戰一定能夠進行到底,並最終取得勝利。但就在這一天,劉湘知道了一個讓他難堪的決定:在沒有通知他的情況下,蔣介石撤銷了他第二十三集團軍司令官的職務(其實接任者是劉湘的親信唐式遵)。沒有了職務,他就沒有了指揮軍隊的權力。儘管他作為一個病人,確實難堪指揮重任,但劉湘認為,蔣介石應該事先告知他。

1月13日上午,劉湘的老友馮玉祥來訪,據後來門口的衛士回憶,當時劉湘情緒激動,大聲說過「今天抗日,我出川軍十多萬,將來歷史上,國人會知道我劉湘是什麼人」。1月17日,劉湘病危,醫生馬上要求給他輸血。從前線趕回來的川軍第二十三軍軍長潘文華,輸了300 毫升的血,但當時劉湘的血管已經萎縮,連血都很難輸進去了。

劉湘終於決定開始寫遺書:

余此次奉命出師抗日,志在功赴前線,為民族爭生存,為四川爭光榮,以盡軍人之天職。

不意宿病發,未竟所願,今後唯希我全國軍民在中央政府及最高領袖蔣委員長領導之下,繼續抗戰到底,尤望我川中袍澤,一本此志,始終不渝。

即敵軍一日不退出國境,川軍則一日誓不還鄉,以爭取抗戰最後之勝利,以求達我中華民族獨立自由之目的。

1月20日,劉湘病逝,享年50歲。1月22日,國民政府明令褒恤劉湘,追贈陸軍一級上將。劉湘那段「敵軍一日不退出國境,川軍則一日誓不還鄉」的遺囑,在之後很長一段時間裡,前線的川軍每天升旗時,官兵都會大聲誦讀。在他病逝後,有人在他房間的抽屜找出了一張紙條,上面有他手寫的兩句話:「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饅頭說

一直以來,不少人會有一個疑問:劉湘在大後方待得好好的,為什麼要出川抗日?

有一個說法是,劉湘為了避免被蔣介石裁軍。根據當時的情形來看,謀求統一的蔣介石,已經開始了川軍的裁撤和滲透工作,劉湘此時率軍出川,確實可以作為一個周旋手段。

但不管劉湘出川的背後到底有什麼動機,川軍是實打實抗日的。淞滬會戰和南京保衛戰兩場戰役,劉湘就耗光了手裡六個精銳主力師。在之後的徐州會戰和長沙會戰中,川軍憑藉低劣的裝備,用自己的血肉和勇氣,打出了自己的軍威。說劉湘和川軍將士純粹是打著自己的小九九抗日,這對他們不公平。

據統計,全面抗戰八年來,一共有40萬川軍出川抗日,參加了抗戰中所有的正面戰場戰役,其中有26 萬川軍埋骨他鄉,再也沒有回來。1937年到1945年,全國徵兵總數為1400 萬,其中四川貢獻兵員320萬,占全國總兵員1/5強

不僅僅是出人,還有出錢。在抗戰最困難時期,四川負擔了國家財政總支出的大約30%。1937 年至1945年,中國財政總計支出14640億元法幣,四川就負擔了約4400億元,達到了1/3。四川出糧也最多,僅1941年至1945年,四川共徵收稻穀8228.6萬市石,占全國徵收稻穀總量的38.75%、稻麥總量的31.63%。

川軍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在四川成都市的人民公園。這座雕像,展現的就是那時候最典型的一個川軍士兵形象:大砍刀,斗笠帽,簡陋的步槍,短褲,草鞋。就是這樣一支裝備如此簡陋的川軍,當年浩浩蕩蕩,滿腔熱血,出川抗日。中國的軍界, 原本有句話, 叫「無湘不成軍」。但自抗日戰爭川軍出川之後,多了一種說法,叫「無川不成軍」。後來在汶川大地震後,網路上又有了一句話:「川人從未負國,國人絕不負川!」

作者介紹|張瑋

畢業於中國復旦大學文科基地班。復旦中文系文學學士,新聞系新聞學碩士。現任上海市委機關報《解放日報》運營、技術中心總監。曾做過11年體育記者,採訪過三屆奧運會、兩屆世界盃和百餘項世界頂級賽事。後擔任解放日報報業集團數字傳播中心主任,解放日報社新媒體中心主任、總經理等。

業餘時間打理微信公眾號「饅頭說」,以「歷史上的今天」為特色,每天推送一個歷史小故事。目前該微信公眾號擁有近20萬愛好歷史的讀者,獲「鳳凰網」和「一點資訊」頒發的2017年自媒體「年度內容突破獎」。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河景出版《歷史的溫度:尋找歷史背面的故事、熱血和真性情》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