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受不了另一半打鼾、摳腳或放屁?婚姻中最慘其實是...小房夫妻

2015-11-18 16:46

? 人氣

明明年紀不算太老,但自己怎麼會有這麼多不屬於少女的東西,我也不明白。

我記得少女的時候,抽屜一打開,總會有一些可愛的貼紙,粉紅色的包包,裝著鵝黃色的鉛筆盒,有卡通櫻桃形狀的髮圈,藍色的吸油面紙,桃紅色的皮夾,裡面夾著香水噴過的紙片。那時候煩惱的事情,主要集中在皮膚狀況跟段考模擬考題。

那個我去了哪裡?那個少女怎麼沒有跟著我來到這裡?

蹲在浴室裡與滿地雜物共處的時候,我這才發覺十年過去了。十年前的我不認識十年後的我,十年後的我不屬於十年前的我。

不如先吃飯好了,整理到一半,我把樟腦丸集中起來以後,就穿上外套準備出門。少女時代的我,絕對不會像現在的我一樣,注意力不集中,流著口水只想著焢肉飯加筍絲和滷白菜。我變了,時間到了就餓,或許彼得先生說得對,肚子裡的器官,有自己的靈魂。

黑色鯊魚夾喀喀喀地張開缺牙的嘴咬住我的大腿肉,好像還可以用,我捨不得丟。

試著想一下以下的詞句:「分泌物、爆炸頭、髒內褲、打呼。」請用盡你的全力,儘量浪漫地美化它。

「分泌物、爆炸頭、髒內褲、打呼。」想辦法將這四個詞造成一個句子,讓它唯美起來。

「疲倦的爆炸頭女人身邊躺著打呼的男人,髒內褲上有奇怪的分泌物。」是不是很難?不用說這當然很難,所以我說婚姻跟戀愛不一樣,戀愛很唯美,婚姻比較難。

吃早餐的時候,我跟彼得喝了很多奶茶,奶茶對於我的消化系統有很大的助益,當我需要幫助的時候,我就跑到附近的早餐店喝熱奶茶。

「妳有感覺了嗎?」坐在對面的彼得先生面露關切的表情。

「嗯嗯,快了。」我說,「快了快了……」

「那該怎麼辦,我們兩個同時有一樣的感覺。」彼得悄聲說道:「喔咿,看著妳的臉,突然感覺好強烈……」

「那我們快回家吧,我等不及了……」我抓起皮包,想要付帳。

「錢我付就好,妳先回去準備吧。」彼得拍拍我,「記得要洗乾淨喔。」

當彼得站起來去結帳的時候,隔壁桌正在用餐的阿公與阿婆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們。

絕對不是你們想的那種乾柴烈火的事情。我想要解釋,可是一時之間腸胃劇烈攪動,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我們小小的房子,只有一間廁所。

每天跟彼得搶廁所,就跟小學生每天都要去合作社一樣爭先恐後。

「走開走開走開!」

「我先我先我先!」

我每次都要揮著手,用幾乎滑壘的姿勢衝到馬桶上,門都還沒關好,褲子已經脫了一半。

這其中當然是有其原因的,因為彼得先生上廁所的時間實在太漫長了。到底可以有多久?若用文雅的方式解釋,他每上一次廁所,我便可以寫完一篇雜誌專欄。或是,新聞節目可以從政治焦點到天氣預測完整播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