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文化/歷史上10個黑暗的「第一次」

2018-03-09 14:33

? 人氣

當我們提到「歷史的第一次」時,想到的事情通常都是好事:第一個進入太空的人,第一個踏上月球的人或是第一個吃掉了25000個巨無霸的人!但是反過來想,還有一些「第一次」帶有黑暗的一面:離奇的死亡事件、精神病、折磨和謀殺都導致了一些令人不安的第一次。以下列舉了10個令人不安的第一次。

1. 第一起校園槍擊案

自從槍支進入校園後,校園槍擊案就屢見不鮮。但是在大部分的槍擊案中,兇手都有明確的目標及犯案動機。可是到了20世紀,有一個瘋狂的男子走進教室後隨意掃射了一群孩子,他是此類案件的第一人。

1913年7月20日,一位名叫海因茨·雅各布·弗里德里希·厄恩斯特·施密特(Heinz Jacob Friedrich Ernst Schmidt)的無業男子走進了一所位於德國不來梅(Bremen)的學校,殺害了四個女孩。第五個女孩在逃跑過程中摔斷了脖子身亡。她們都是五六歲的孩子。一些試圖阻止他的成年人都受了重傷,後來一個路過的馬車夫拿著乾草叉進入了樓內,把他打到求饒為止。

施密特殺人的真正動機不得而知。據說施密特被帶到精神病院時,他哭了,「這也許只是開始,但一切都還沒結束。」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2. 第一批集中營

1896年,西班牙殖民者遇到了一個問題,就是古巴游擊隊員武裝反抗、要求將政權交與人民。西班牙政府擔心失去他們的島嶼,派遣了號稱「屠夫」的魏勒爾(Weyler)出任古巴總督,他的能力遠比他的綽號更強大。

魏勒爾分辨不清哪些是普通古巴老百姓、哪些是獨立戰士們,便決定把所有的人口都封鎖在一個特定區域內,他稱之為「集中營」。

環境惡劣、安保不周、食物殆盡,集中營很快陷入一片混亂中。飢餓折磨著被囚禁的人們,疾病在一個一個集中營中蔓延,成百上千的男人、女人和孩子們死去。拒絕關押的人則被當即處死。總計40萬平民在「古巴大屠殺」(Cuban Holocaust)中喪生。最後,這些集中營的照片出現在了美國,引起了公眾對西班牙政府的強烈抗議。悲劇的是,這些集中營的陰影蔓延到了20世紀,出現了諸如貝爾森(Belsen)、加科沃(Gakovo)、查卡布科(Chacabuco)和奧斯維辛(Auschwitz)這樣的集中營。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3. 第一次空襲

1911年,空中作戰的概念還只是存在科幻小說裡。關於空中作戰,HG·威爾斯(HG Wells)甚至寫了一本悲慘的書。11月1日,在利比亞,這一切都變了。當天,義大利的空軍中尉卡沃特(Cavotti)向飛機的四周及下方土耳其占領的黎波里(Tripoli)投了四顆炸彈。

在接下來的幾周,一場「空襲」運動橫掃了整座城市。阿拉伯基地被手榴彈襲擊,土耳其的陣地受到重創。一間戰地醫院意外被轟炸,引發了國際社會的憤怒。短短30年後,相同的作戰手段首先被用於摧毀倫敦,其次是珍珠港,最後是德國和日本的主要城市。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4. 第一次現代恐怖主義活動

恐怖主義的根源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一世紀,但直到19世紀80年代,一群憤怒的異議分子開始隨機襲擊平民。因為英國對愛爾蘭犯下的「罪行」,愛爾蘭共和國兄弟會(Irish Republican Brotherhood)組織了一場爆炸性運動,目標是倫敦地鐵。

1883年10月30日,倫敦大都會鐵路(Metropolitan railway)遭到兩枚炸彈的襲擊。一枚於早上投放,只毀壞了隧道。另一枚直接襲中了一節行駛著的車廂,4人受到重傷,24人輕傷。這只是開始,接下來,上班族、地標、甚至報社,一一成為恐怖活動的目標,傷亡人數高達80人。

儘管恐怖活動嚴重影響了社會秩序,然而諷刺的是,最終的死亡將屬於轟炸者自己。1884年12月13日,三個恐怖分子意外引爆了他們植在倫敦橋的一枚炸彈,三人全部死亡。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5. 第一次死亡遷徙

我們常常把死亡遷徙,與二戰期間德國和日本的暴行聯繫在一起。但這件事的歷史更久遠:第一次現代死亡遷徙是由美國士兵組織的。

那是1838年。美國政府為了霸占東部地區的好地段,一直在悄悄地讓印第安部落從東部撤走。通常,這些遷徙都會是一場致命之旅、是第一次現代死亡遷徙。

在槍口的威脅下,成千上萬的徹羅基族人行走1200英里到達新領域。由於糟糕的天氣,加上飢餓、疾病,數千人在路上死亡。目前估計,在遷徙途中死亡和被政府無情謀殺的有5000人。那些倖存者遠離家鄉,僅憑少量物品和對未來的渺茫希望活了下來。這是一個殘忍的政策,但在接下來的幾十年中,它被一次又一次地用來對付印第安人。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6. 第一次近代革命(光榮革命)

我們能追溯到第一次近代革命的確切日期,準確來說,是1688年的英國光榮革命。

據英國歷史學家特德·瓦蘭斯(Ted Vallance)所說,由於其伴隨的暴力瘋狂程度,加上其背後的文化衝突,光榮革命被歸類為現代革命。瓦蘭斯認為所有早期革命都是先進現代化主義者與傳統主義者發生的衝突。從1688年開始,改革往往由兩個相互衝突的進步群體發起,「通常以暴力、深刻的社會變革結束。」

換言之,這是第一次兩個群體都想徹底改變社會,所以其中一個群體就得通過抵抗另一個群體來改變社會。此後,在法國、俄羅斯、古巴和其他地方都發生了類似的近代革命。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7. 第一個生物武器

1347年,蒙古軍隊忙於圍困現代烏克蘭卡法(Caffa)的戰略重要港口。一位不知名的將軍找到了殺害卡法居民的方法,他命令他的部下把瘟疫滋生的屍體安在彈弓上,然後彈到卡法。這不僅是歷史上第一個被記錄的細菌戰事件,也可能間接地影響了現代歷史進程。

根據百科全書記載,卡法很多商人來自義大利。當他們看到瘟疫席捲被圍困的港口時,便迅速逃回家,同時將黑死病帶到了歐洲。如我們所知,這場瘟疫席捲歐洲大陸,死亡人數多達2500萬,這也改變了歷史的進程。歐洲歷史上最具毀滅性的時刻,歸根結底只是因為一個蒙古將軍。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8. 第一個化學戰

雖然化學戰與一戰相關,但它仍像是現代科學的畸形產物。有科學證據表明,早在公元前256年,就出現了化學戰。

2009年,科學家在敘利亞(Syria)杜拉歐依若布( Dura-Europos )城市的遺跡中發現瀝青和硫酸晶體。1930年,正是在這個地點發現了20具窒息的羅馬人的屍體,這勾勒出被遺忘的戰役裡可怕的場景。現在人們認為,面對被圍困在城市地下隧道裡的羅馬士兵,波斯侵略者燒毀晶體,使用波紋管爆破有毒空氣,敵人聞到在幾秒鐘內昏迷,幾分鐘後窒息而亡。

如果這是真的話,這將是我們有據可查的最早的化學戰,大約早於臭名昭著的1800年的伊普魯(Ypres)戰爭。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9. 第一次種族屠殺

羅馬時代不僅首次出現了化學武器,還有種族屠殺,發生在第三次佈匿戰爭(Third Punic War)期間(公元前149-146)。

儘管當時並沒有洗劫城市和屠殺居民的先例,而且這種殘忍的想法也很罕見。但是,有證據顯示羅馬人厭倦了迦太基城邦仗勢欺人,決定徹底毀滅它。顯然,羅馬人對戰術上的優勢或擺脫敵人並不感興趣,只是單純地因為非常討厭迦太基人,只有徹底毀滅他們才行。

為此,他們圍攻城市,屠殺居民或賣為奴隸,然後把迦太基一磚一瓦地拆掉,最終燒掉一切,所以在地上只剩下灰。甚至有猜測稱,他們可能還在地上倒鹽,所以這兒什麼都不會生長,以確保他們討厭的迦太基人永遠不會回來。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10. 第一個毒氣室

今天我們談到毒氣室就想到恐怖的大屠殺。但是納粹不是第一個使用此方法來消滅「不良分子」。在亞美尼亞種族滅絕期間,要把這項「榮譽」頒給土耳其(Turkish)軍隊和庫爾德(Kurdish)軍隊。

1915年,奧斯曼帝國( the Ottoman state)開始抹掉亞美尼亞人(Armenians)在地球上生存的痕跡,圍捕了他們的村莊,對村民執行死刑。其他人被送到沙漠,在沙漠毒辣的太陽下死去。還有一些人被帶到敘利亞沙漠,在那裡他們成為歷史上第一批毒氣受害者。迫於淫威,平民被趕進了一個大洞,土耳其部隊接著往洞裡充滿毒氣,直到每個人都窒息而亡。據估計,數千人死於這種方式。

而不到30年後,奧斯威辛(Auschwitz)的毒氣室打開大門,毒害了600萬猶太人。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文/ 言人總編輯| JC LIN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言人文化(原標題:歷史文化/歷史上10個黑暗的「第一次」)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