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吳釗燮挺口譯哥,意在整合掌握對美外交窗口

2019-02-01 16:00

? 人氣

史亞平(中)曾是馬政府重點培植的外交官。(新新聞資料照)

史亞平(中)曾是馬政府重點培植的外交官。(新新聞資料照)

年前吵得沸沸揚揚的「口譯哥」趙怡翔外派駐美代表處擔任政治組組長人事案,挺趙反趙各方人馬皆有說詞,唯一可以確定的是,趙怡翔以後就是外交部長吳釗燮的人馬。在外交部這個官僚系統裡是誰的人馬、屬誰的血統,一直都是公開的「人事潛規則」。

歷任外長均有拉拔自己人馬

例如,近日投書奧地利媒體反對「一國兩制」的現任駐奧國代表史亞平,就被視為是丁懋時的人馬;而現任國安會秘書長、前外長李大維,也被視為是連戰的人馬;前外長沈昌煥人馬金樹基,也在錢復取得李登輝前總統的信任後失勢,錢復拉拔的程建人、蔣孝嚴(當時為章孝嚴)等人也在外交系統中占有一席之地。

至於後來的胡志強、黃志芳擔任外交部長期間,均有拉拔自己的人馬。

例如,現任外交部國經司司長葉非比,就被視為是黃志芳擔任部長期間提拔的外交官。葉非比曾在陸委會與黃志芳共事,後在黃志芳離開總統府到外交部擔任部長期間,以外交部新聞文化司副司長代理司長對外發言;但在馬英九執政期間,被冷凍在外交講習所(現為外交學院),後外派至印尼擔任副代表;民進黨再次執政後,又將其調回國服務。

巧的是,葉非比與史亞平在政治大學外交系讀書時,學號後兩碼均為十七號,屬於十七號家族。順帶一提的是,接替葉非比外派到印尼擔任副代表的藍夏禮,正是因為姻親關係,得稱呼前外長田弘茂一聲舅舅。

田弘茂在民進黨二○○○年首次取得政權後,因底下資深外交官大多不聽指揮,他不得已,只好將當時在國策院擔任執行長、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現為英派立委的羅致政,請來外交部擔任研設會主委。

但因為外交部司局處長級主管需以常任文官任命,因此羅致政雖然接任研設會主委主管職,卻以機要職任命。在羅致政離職後,政大國關中心教授劉復國、現任健行科技大學教授顏建發,以及前台灣民主基金會、現任蔡英文政府無任所大使的楊黃美幸都是這樣的任命。

常任文官掌研設會,外交政策趨保守

直到馬英九政府上台後,蘇起人馬黃奎博以此模式接任研設會主委,卻因對內部某一位加拿大籍的外籍雇員考績打丙等而不續聘,使得該員到考試院銓敘部告狀。

後來銓敘部表示,機要秘書不得兼任外交部主管職,使得黃奎博只能黯然主動辭職,返回政大外交系任教。直至馬英九政府在一六年下台後,黃雖然做為國民黨重要外交策士幕僚,但卻沒有任何一官半職。

黃奎博之後,也無人以機要身分擔任研設會主委,晉用常任文官的結果,使得外交政策工作只能採取保守作為,毫無研究與開發(R&D)能量。這個職位,現在於各大媒體批鬥口譯哥的前外交官介文汲也擔任過。

黃奎博之後就沒有人以機要身分擔任研設會主委。(新新聞資料照)
黃奎博之後就沒有人以機要身分擔任研設會主委。(新新聞資料照)

外交人事鬥爭並非新聞,只是一切都要看總統的意向而定。過往簡又新擔任外交部長期間,駐美代表程建人在溝通○四年公投案時,對大後方給予的支持表達不滿。有次程建人返國述職,直衝總統府告御狀,並稱病在台大醫院休養,不願見簡又新。簡又新派當時的北美司司長,也就是後來在駐斐濟時與日本女外交官傳出不倫戀的秦日新,到醫院探視程建人。

不過,程建人協助扁政府對美溝通已引起連戰的反感,加上對美溝通不力,背後又有外交部人員在總統面前講「壞」話,引起綠營對程建人不滿。後來程建人也加入倒扁紅衫軍行列,自然被排除在藍綠外交人事考量之外。

美方挺口譯哥是「獎勵」親美

至於馬英九政府時期傳出與新加坡高層有不尋常關係的史亞平,也是鬥爭之下的產物。

史亞平因在擔任駐澳大利亞副代表期間與來訪的台北市長馬英九相識,後在馬與金溥聰的賞識下,希望她返國接任外交部政務次長,以利未來培養成為部長。

史亞平擔任駐新加坡代表期間,新加坡政府對史亞平在國慶一百周年紀念場合上,打破台星默契播放國歌、擺設國旗等動作不滿,要求台灣外交部將史調回國內,也埋下馬英九政府與新加坡政府不信任關係的陰影。

反觀英政府時代,由於美國亞太戰略思維轉變,對台外交反而主動,即使任何人執政,台美關係都很好推動,這與藍綠執政無關。

蕭良其、趙怡翔年輕人聯手出擊

從口譯哥趙怡翔遭到輿論攻擊時,美國在台協會(AIT)政治組組長馬志安(Christian Marchant)以及美國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資深研究員葛來儀(Bonnie Glaser)均公開支持口譯哥,不全然代表口譯哥「做人成功」,而是美國對台灣親美人士的「獎賞」與「回饋」。

實際上,口譯哥派駐美國,與整合台灣或民進黨政府對美工作統一窗口是有一定幫助的,同時也意味外長吳釗燮能夠全面掌握對美國的口徑與聲音。

趙怡翔是蔡政府維持台美關係的重要棋子。(新新聞資料照)
趙怡翔是蔡政府維持台美關係的重要棋子。(新新聞資料照)

目前台灣對美工作分成三個體系:第一是官方管道,由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派駐的「駐美國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TECRO)統籌管理。

第二個管道,也是目前吳釗燮兼任代表的民進黨駐美國代表處。其成員除了會講台語的彭光理,還有從「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聘用陳怡潔(Janice Chen,曾涉入美台裔飛官林介良間諜案)擔任辦公室專員,以及專員蕭舜文等,是民進黨政府在華府的另一個溝通管道。

這個管道是職業外交官無法碰觸的,趙怡翔赴美後可扮演橋樑角色,讓官方代表處與黨的代表處工作不會互相打架。

第三個管道則是像「全球台灣研究中心」(Global Taiwan Institute, GTI)與「台灣人公共事務會」這種非政府方組織。這些非政府方組織雖然感覺力量與資源不多,但其所形塑的輿論力量強大,這也是吳釗燮無法完全掌控的一塊。

特別的是,全球台灣研究中心執行長蕭良其是總統府資政、現任台灣亞洲交流基金會董事長蕭新煌之子。蕭良其與趙怡翔兩個年輕人若能共同出擊,再加上與民進黨駐美代表處的裡應外合,除了使得國民黨在對美工作上無法破解,也有機會讓中國共產黨對美遊說工作「事倍功半」。

重要棋子絕對不能被拔掉

怪不得,當國民黨不斷質疑趙怡翔人事案時,吳釗燮力挺。畢竟這盤棋的重要棋子絕對不能被拔掉,否則民進黨對美工作將會被翻轉,這當然不是吳釗燮願意看到的。

不過,外交部的職業外交官們正虎視眈眈、摩拳擦掌,準備在一九年「大幹一場」,畢竟誰能夠扳倒民進黨政府,讓吳釗燮難堪,二○年國民黨重返執政,論功行賞是免不了的。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