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孩子需要一個家,而不是機構!」蔣月惠談羅騰園:法律用同個蓋子蓋在不同瓶子上

2019-01-30 09:10

? 人氣

蔣月惠參選立委,其中一個動機是為了羅騰園。(資料照,取自「蔣月惠縣議員服務專區」臉書)

蔣月惠參選立委,其中一個動機是為了羅騰園。(資料照,取自「蔣月惠縣議員服務專區」臉書)

羅騰園沒有正式立案,事情曝光之後,屏東縣議員蔣月惠一夕間又從神壇上掉下來,變成過街老鼠,備受外界質疑。但這次九合一大選,她卻以屏東縣第一高票當選連任,而且一當選,還立刻宣布要參選2020年立委,有人笑她「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這位地方大嬸究竟想做什麼?

暴起暴落的時間點,在去年7月16日,蔣月惠因聲援屏東市公勇路拓寬工程案的不同意戶,從咬傷女警的那一刻開始。起初,她被罵到臭頭,竟做出不符議員身份的行為,後來,她被挖出默默行善的一面,瞬間由「黑」轉「紅」,上了電視、政論節目,之後卻開始胡言亂語。

「養那些孩子都是為了選票!」蔣月惠爭議言論的背後真相是…

蔣月惠在電視上說,她咬傷女警,到了警察局想道歉,之後開始號啕大哭,一切全是為了「炒新聞」,因為記者在旁邊,她就哭給大家看。甚至,她還不加修飾的說,自己照顧院生,全都是有目的性的,「養那些孩子都是為了選票,其實自己也不是多有愛心,都是為了選票!」

蔣月惠的言論,立刻引起輿論反感,大善人竟然變成了大騙子。但她說,因為自己一直處於弱勢,哭用力一點,才會被人注意到,也注意到羅騰園,她當然是故意的,「有選票,就有錢」,也能幫助更多人,這是她想要表達的。

20190128-屏東縣議員蔣月惠專訪。(蔡親傑攝)
對於自己爭議言行,蔣月惠說,哭用力一點,才會被人注意到,也注意到羅騰園,「有選票,就有錢」,也能幫助更多人。(蔡親傑攝)

根據監察院的政治獻金資料顯示,蔣月惠在民國94年首度參選縣議員,政治獻金帳戶一共收到18筆,約23萬元,但這當中,家人的捐款就佔了將近3分之2,蔣月惠的二哥捐贈了近7萬元、么妹捐了1萬元。而最後這場選舉,她的得票數連補助門檻都不到,保證金也被沒收,血本無歸。

羅騰園被指違法,「等到合法立案,這些孩子都死了」

聲勢暴跌之後,批評與檢驗也隨之而來,羅騰園被揭露違反《人民團體法》規定,未依法申報會議紀錄、財務營運報告、理監事會議等資料,屏東縣政府要求若不在限期內改善,將處以解散處分。當時,羅騰園沒有申請成為合法的安置機構,收容了11名院生,依法規定在7人以上,就必須申請立案。

蔣月惠解釋,早年羅騰園某任理事長認為,收容院生擔子太重,叫她先不要做收容,等合法立案後再做,「但我說成立機構要上千萬,錢要募到什麼時候?不是等到你死了,就是這些孩子都死了」。然而,這次縣府突如其來的警告,她仍不得不面對,只好請狀況較好的院生先回家,目前只留下6人,其他的定期去做探訪。

20190128-屏東縣議員蔣月惠專訪。(蔡親傑攝)
羅騰園被揭露違反《人民團體法》規定,蔣月惠只好請狀況較好的院生先回家,目前只留下6人,其他的定期去做探訪。(蔡親傑攝)

談到接下來要選立委,蔣月惠說,一方面是為了選舉補助款,希望能獲得更多,再投入幫助弱勢,另一方面,是她覺得現行有許多法律不合時宜,「用同一個蓋子,蓋在不同的瓶子上」,每位身障的朋友,他們來自不同家庭、障別也不同,不該用同一套法規來做硬性規範,她希望修改《身心障礙保障法》。

蔣月惠也說,羅騰園的處境,也是如此,現在不得不屈服在法律之下,事實上,「這些孩子需要的是一個家,而不是一個機構」;或許申請為合法機構,他們能住得很好,但那只是硬梆梆、沒有情感的硬體設施,甚至會被外界標籤化,這都不是她想見到的。

蔣月惠認為,他們跟一般人沒有不同,只是某種功能失去了,也許只剩下2分的功能,所以來到羅騰園,她會訓練身障朋友如何運用這2分的功能,增強他們的生活自理能力,「讓他們活在社區裡,而不是機構裡」,不該有所區別。

*蔣月惠傳記《其實我會怕:孤鳥鬥士蔣月惠的傳奇人生》,出版社:暖暖書屋,購買電子書可上Kobo電子書店查詢。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周怡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