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我曾想過自殺…」蔣月惠翻轉命運:又聾又啞的青蛙聽不到別人說「不行」

2019-01-30 08:50

? 人氣

屏東縣議員蔣月惠今年快60歲了,人生大半的時間,都與羅騰園緊密相連。起初她會投入當義工,其實是為了追愛。(蔡親傑攝)

屏東縣議員蔣月惠今年快60歲了,人生大半的時間,都與羅騰園緊密相連。起初她會投入當義工,其實是為了追愛。(蔡親傑攝)

屏東縣議員蔣月惠今年快60歲了,人生大半的時間都與羅騰園緊密相連。起初她會投入當義工,其實是為了追愛,年輕時和一名男生交往,後來對方考上北部大學,之後就失聯了。

20多歲時的蔣月惠在慈惠護校當會計,趁著放寒暑假的時間,她學了鋼琴、小提琴、插花、書法…等等,同時,還一面在羅騰園擔任志工。

為追愛投入羅騰園,一待竟快30年

我問她,當時學這些才藝要花很多錢吧?她笑說,1個月的學費加起來,將近快要1萬元。沒為別的,她希望增加自己的自信心,因為當年就讀鳳山商工交往的那個男生,從台北回到屏東來了,在一個身障人士的組織當義務教師,她要追過去,一起做義工。

但是到了27歲,對方卻另娶他人。雖然覺得遺憾,不過在羅騰園久了也習慣,做出感情,她想,乾脆就這麼繼續下去,結果一晃眼,竟然過了快30年。到了45歲那年,羅騰園面臨解散危機,她乾脆辭去會計工作,全心全意投入。

20190128-屏東縣議員蔣月惠專訪。(蔡親傑攝)
45歲那年,羅騰園面臨解散危機,蔣月惠乾脆辭去會計工作,全心全意投入。(蔡親傑攝)

談起在羅騰園的歲月,蔣月惠說,她發覺有很多人的遭遇和她一樣,「我收留的那些院生,很多人的命運很坎坷。」

一場車禍把她撞成「無頭神」,蔣月惠憶坎坷童年

蔣月惠在家中排行第6,前有2個姊姊、3個哥哥,後面還有2個妹妹,從小是個愛哭鬧的小孩,她說,「就是那種很不好養的嬰兒,所以經常惹媽媽不開心」。3歲的時候,因為過馬路,她被一台車撞成了腦震盪,住院好一陣子,從此變成了「無頭神」。

那場車禍,她覺得自己變笨了,什麼事都做不好,大人講什麼也聽不懂,常常腦袋一片空白,讓媽媽覺得很煩,講都講不聽,就得來一陣打罵,讓她童年時光都在打罵中度過,得不到關愛,更長期被漠視。長大以後,她才知道,童年的烙印在她人生中揮之不去,後來接受了心理治療,才漸漸能專注聽人說話。

20190128-屏東縣議員蔣月惠專訪。(蔡親傑攝)
「我曾經想過自殺,讓自己溺水而死」,蔣月惠說。不過後來,她沒有自殺的勇氣,只好翻轉命運。(蔡親傑攝)

「我曾經想過自殺,讓自己溺水而死」,蔣月惠說,得不到母愛,小的時候,經常傍晚一個人跑到溪邊發呆,想著「我不好,我不重要,也不值得存在」。到了國中那年,終於想通,下定決心離開這個世界,「但是跳下去以後,我被溪水嗆到了,非常不舒服,覺得自殺也是不得好死」,求死不得,只好求生;沒有自殺的勇氣,只好翻轉命運。

「面對人生最不好的方式,就是把問題當空氣」

這段童年烙印對她造成內在產生了很大衝擊,後來,她讀了《聖經》,被一段話給說服:「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意思是說,人生遇到的每一個苦難,都不會是獨立的,而是上天的安排,只要彼此配合得當,就能得到美滿的成果。

蔣月惠說,面對人生最不好的方式,就是放棄和視而不見,甚至把問題當作空氣。她回想,就像她因為咬警事件,後來要到警察局道歉,明明事先都聯絡好了,到現場卻被冷處理對待,「那種感覺,讓妳覺得自己不存在,是最不好的。」

20190128-屏東縣議員蔣月惠專訪。(蔡親傑攝)
在照顧院生的過程中,蔣月惠從每一個人身上,看見自己被忽視的過往,漸漸得以化解自己童年的不堪。(蔡親傑攝)

而在照顧院生的過程中,她從每一個人身上看見自己被忽視的過往,漸漸得以化解自己童年的不堪。如果要用一種動物形容自己,蔣月惠說,她覺得自己像一隻青蛙,想跳出井口,但跳了很久,就是跳不出去,一路這樣跌跌撞撞,被鎖在井底。

但是,她終究走出過去的舊潮,「大雨來時,有一隻青蛙想往上跳,其他的青蛙說,『雨太大了,我們沒有能力爬上去』,但是那隻青蛙,還是靠自己的毅力跳上去,救了自己,原來,那隻青蛙是又聾又啞,牠聽不到別人說的『不行』」,蔣月惠這麼說。

*蔣月惠傳記《其實我會怕:孤鳥鬥士蔣月惠的傳奇人生》,出版社:暖暖書屋,購買電子書可上Kobo電子書店查詢。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周怡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