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超級總統扁.馬.蔡的永恆權力迴圈

2016-03-04 07:10

? 人氣

總統當選人蔡英文決定了,要以總統身份兼任民進黨主席。(取自蔡英文臉書)

總統當選人蔡英文決定了,要以總統身份兼任民進黨主席。(取自蔡英文臉書)

民進黨主席、總統當選人蔡英文確定將在五二0就職後,依民進黨章仍兼黨主席,決定一曝光立即引來各路網友「打臉文」,所謂橘逾淮為枳,任何學理擺在台灣都會變形,行得通的也行不通,行不通的還總能想方設法行得通。總統是否兼政黨主席,就是一例。

網友不必打臉藍綠或馬蔡,藍綠政黨學得都是列寧式政黨,中國人治色彩獨強,碰到權力這件事,擺在什麼政黨差別都不大。而且,不消網友打臉藍綠,國民兩黨在過去十六年之間,早已經不知道反覆陷入打臉迴圈多少趟,誰都不必譏笑誰。

陳水扁、馬英九都罵「黨政不分」

民進黨批評國民黨總統兼主席、「黨政不分」、「國庫通黨庫」,並非始於馬英九,早從創黨伊始,這就是民進黨最重要的政治訴求之一,這也是為什麼陳水扁在二000年競選總統時,會以「黨政分離」為號召,當選後第一時間辭去中執委,然而,二年不到就以立法院三長選舉失利,政黨紀律無法貫徹,損及黨的戰鬥力,在臨全會上嚴厲檢討後,主導修改黨章,貫徹「黨政合一」。

陳水扁之舉,批評最力的不是別人,就是馬英九。

蔡英文罵馬英九集權復辟

馬英九以民進黨之言批評民進黨「黨政不分」,非但如此,在他出任黨主席推出「陽光法案」的各種建議中,赫然就有一條「總統不得兼任黨主席」;二00八年競選總統,還慎重其事宣示要當「全民總統」,「一定兌現總統不兼黨主席的承諾」,當選並就任總統後,同樣的兩年後,就因為施政不順,而重新投入黨主席選舉,並向陳水扁看齊修改黨章,讓總統為黨的當然主席,當時的民進黨忘記陳水扁兼黨主席之例,罵馬英九是「集權復辟」。罵馬最兇的人之一,就是蔡英文。

蔡英文沒有忘記陳水扁從不兼到兼的例子,她的說法是:「當時民進黨是少數政府,現在國民黨佔立院四分之三多數,再由總統結合行政、立法權,憲政體制已喪失制衡機制。」當時還是學者的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說得非常類似:「總統馬英九握有行政權力又身兼國民黨主席,黨意凌駕民意,瓦解行政、立法相互監督制衡的功能。」黃國昌附帶一提,內閣制是行政立法相互融合,改成內閣制,馬英九的做法就合憲。此刻,什麼都能討論,內閣制大概提都不必提了。

蔡英文以陳水扁執政時民進黨是少數,修飾扁兼黨主席的必要;尷尬的是,此刻蔡英文決定兼任黨主席,情境不若陳水扁,倒與她譏評的馬英九若合符節,她總不能以民進黨席次未達四分之三,只達三分之二來寬解自己兼任黨主席的理所當然吧?

不過,從陳水扁和馬英九在國會不論擁有少數或多數席次,他們兼任黨主席的例子都不算成功,陳水扁窮盡所能遂其所想,最終距離全民總統和他聲言的「中間路線」愈來愈遠;馬英九兼任黨主席的第一任後半期算是相對順暢之外,第二任可謂每下愈況,國民黨上上下下沒給這位主席施政的方便,照樣成就馬無能之印象。

扁、馬兼黨主席都失敗,蔡英文能成乎?

以扁、馬為鑑,蔡英文能不慎乎?然而,蔡英文在兼與不兼之間,到底該如何衡量利弊?不談學理只談現實,陳水扁不兼黨主席時,民進黨人肯聽他的,因為他有恩威兼具黑暗面的手段,但也難免七手八腳,何況這手段大概不是蔡英文輕易會使的;馬英九即使兼任黨主席,國民黨人多半也不理會他,因為馬沒有施惠的本事,遑論不兼黨主席,那就被晾在一邊了;從現實面看,蔡英文即使被譏笑到底,都得學會政客翻臉本事,「說兼就兼,冇你要按怎?」

即使蔡英文衍然有「英派」之勢,但是,未來三年沒有選舉,黨人未必要唯小英之命是從,而掌握大權的蔡英文將成為資源分配者,其爭之暗潮洶湧不言可喻。遑論新國會伊始,綠委各種特異言行與提案,不談政治性法案,僅僅是手測土壤液化、老人津貼有去無回等,就讓人傻眼,還有一個撤銷國父遺像案甚至有勞蔡英文踩煞車。

換言之,蔡英文忍耐各界諷刺,做了她曾經嚴厲批評的「權力失衡」的決定,為她換來時間和空間,至少她得證實總統兼黨主席可以做得比前兩任陳水扁與馬英九更好,重要的是,總統兼民進黨主席,她還是、也必須是全民總統,某種程度她得在民進黨的決策機制中,以總統的高度,按捺民進黨重返執政、多數執政可能的盲動。總統兼黨主席的權力迴圈已經繞了十六年,再繞四年、八年,倒楣的肯定不是爭權奪利之政黨,而是全民。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