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任大炮遭到黨大炮的正面轟擊

2016-03-04 07:00

? 人氣

任志強是中國有名敢言的大地產商,因為敢言讓他的微博遭到全面封殺。

任志強是中國有名敢言的大地產商,因為敢言讓他的微博遭到全面封殺。

任志強應該是中國最敢言的地產商或最敢言的商界名流,幾個標籤人們都不會被人忽略:他是大國企負責人,擁有高薪;他是紅二代或官二代,儘管父輩官位不高,只有副部級;最讓人聯想的,是他有一位中學時代的輔導員,國內媒體不便點名,我們牆外還是有點名「特權」,這位輔導員就是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據任志強本人說法,有時深夜,這位輔導員還會打電話與他聊天。

任志強最近被新浪、騰訊封號,中央網管辦下令對任志強的全網封殺,並對地方網評員批評任志強的文章作者予以內部表彰,同時,任志強所在的西城區黨委、華遠地產黨委開始嚴厲批評、指責任志強的言論,認為他觸犯了黨紀與國法,究竟下一步會如何處理,人們當成大戲在等待。

任大炮遭遇黨大炮

任志強被封殺的背景是這樣: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不久前視察了三大主要官方媒體,指示媒體要跟黨走。任志強在微博中發表言論認為媒體的服務物件應該是大眾:「人民的政府何時變成了黨的政府?他們的錢是黨的嗎?不要用了納稅人的錢,不為納稅人辦事兒。」

中國的國家網路安全和資訊化領導小組辦公室(網信辦)發言人姜軍說:「網路空間不是法外之地,任何人不得利用網路傳播違法資訊。」那麼,任志強傳播了非法的資訊嗎?國家網信辦是否有權確定,任志強傳播的是非法資訊。如果確定,那麼,任志強將觸犯了法律,如果沒有,那就是國家網信辦在非法使用公權力,擅自給公民定罪,擅自封殺公民言論,國家網信辦觸犯的是共和國憲法,因為中國公民依憲享有各種言論自由。

任志強微博全面封網最後一刻的留話。(截圖)
任志強微博全面封網最後一刻的留話。(截圖)

其實,這件眾所關注的事件中,習近平與任志強都說了大實話。

習近平要求黨媒體姓黨,指示所有的媒體都要跟黨走,這一直是中共的黨國政策,國家都姓黨了,哪有媒體不姓黨的?普天之下莫非黨產,率土之濱,莫非黨人,中央電視臺非常坦率:在歡迎習近平視察的現場,大標題書寫央視姓黨,請總書記檢閱。人們驚呼,原來央視是中共中央電視臺,不是中國中央電視臺。這有什麼好驚訝的?中國中央電視臺全稱應該是中國中共中央電視臺。人民日報,是中國中共的人民日報,人民不是人民的人民,而是黨的人民,歸黨所領導,聽黨指揮,為實現黨的政治意志而生活而工作而學習而奮鬥。

習近平說清楚了一些政治話語,但也從戰略上模糊了一些政治問題。譬如,文革前後三十年互不否定,這就是一種模糊文革與改革的根本區別,由於文革前後都在中共的領導之下,都在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指導之下,所以,他的模糊就有了某種合理法或黨內合法性。同樣模糊的還有黨紀國法,現在的中共主流聲音,甚至認為黨紀高於國法,還有人認為,黨紀就是一種法規。

上述兩項模糊,是現在大批判任志強的前提,模糊文革與改革,現在的意識形態不僅可以用文革的方式宣傳習近平個人,也可以用文革的方式大批判任志強,體制內媒體甚至上綱上線,認為任志強網路上的言論已危及國家政治安全,屬於一種顛覆政權的行為。

任志強的話語體系,是改革時代的話語,納稅人的概念,黨政分開的理念,政府是納稅人養活,所以要服務于納稅人的邏輯,這些都屬於改革時代才有的,所以,任志強也是說了真話實話。改革時代完全政治正確的話語,在體制內仍然持有文革意識形態的棍子手們看來,就是離經叛道,就是危害黨的安全,党、國、領袖三位一體,或,黨國、領袖、人民,多位一體,任何想撼動它們的整一性,任何想使黨政分離的想法,都是有害的,都要接受黨內的批判,甚至要接受黨紀法規的審判。

文革派批判改革派

任志強代表的是黨內的開明派或改革派,他希望的是中共逐步轉型到憲政民主制度中,通過依法治國,使社會和平發展。任志強質疑的是媒體姓黨,而毛時代開始,一直強調媒體是人民的媒體,人民日報,人民的政府,人民的員警,人民的鐵路,一切都姓人民,既然中共強調人民性,為什麼現在突然強調黨性或姓黨?

一夜之間,似乎「姓」人民的一切,都開始改姓黨了。任志強顯然轉不過這個彎來。但任志強本人應該非常清楚,政府或媒體儘管一直姓人民,但一直在黨的控制之下,姓人民從來就是幌子。媒體之所以會出現代表人民說話,或面向市場經濟,完全是改革開放以來,市場經濟與社會進步的產物,黨一直想完全控制媒體甚至網路資訊,只是市場經濟如春風化雨,總能化黨性於無形,人性或人民性,總是如同草木逢春即發生,見到陽光即燦爛。

任志強微博被封之後,中國境外的「自由微博」討論不斷。(截圖)
任志強微博被封之後,中國境外的「自由微博」討論不斷。(截圖)

這裡,習近平也不完全是用文革的方式,因為文革的方式,是毛澤東踢開黨委鬧革命,媒體被革命委員會控制,黨中央姓毛,媒體也姓毛,連軍隊都成了毛澤東的軍隊,紅衛兵、紅小兵還有各種革命組織,都是毛澤東的革命分子。

毛澤東認為中共體制爛了,成為資產階級或官僚體系,所以要讓人民起來,踢開這個體系,開展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習近平完全不同,習想清洗中共體系,強化中共體制,要用這個龐大的體系,來幫助習中央(習不可能有毛那樣強大的號召力,踢開黨系來實現自己的政治意志),對中國進行有效控制,習面臨的問題已不是發展的問題,而是穩定的問題。用什麼力量來維持穩定?軍隊,員警,還有黨系,黨系中最強大的力量,一是組織力,一是宣傳系。毛澤東之所以能發動文革,槍在手是根本(軍隊效忠毛澤東),而江青等人主導的意識形態「高音喇叭」,則是文革聲勢浩大的致勝法寶。

中共的保守勢力來自中共的黨系,黨系就是一個寄生於國體之上的利益集團,中國的執政黨與文明世界的執政黨根本不同,中共黨國不分,完全用國家稅收經費來保證黨系的運轉與生存,如果黨政分離,整個黨系的自身利益就會被剝奪,所以,維護體制,就是維護黨系的根本權益,而任志強的聲音,就是要損害黨系的切身權益,這當然為體制內的黨系所不容,黨系從上而下發動對任志強的大批判,必然發生。因為他們手中仍然持有原教旨馬列主義的尚方寶劍,完全可以通過高音喇叭,封殺任志強於無形。

任志強中學時代的輔導員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王歧山。(多維新聞網)
任志強中學時代的輔導員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王歧山。(多維新聞網)

對任志強的大批判,不僅有黨系的公仇,還有私恨,這私恨,就是所謂的任志強身後有人支持,這個支持者,在黨系保守勢力看來,就是那個半夜經常給任志強打電話的人,任志強多年一直保持聯繫的中學時代輔導員王岐山。王岐山為整肅黨系,使黨系或官員們天天擔心受怕,如果借打擊任志強,用高音喇叭來滅一下王岐山的威風,甚至將任志強與王岐山打成反黨同盟,那麼,天下大勢,對黨系保守勢力來說,就可以發生逆轉。

高音喇叭與尚方寶劍之戰會不會發生?大戲在一幕幕拉開。

*作者為旅美學者、專欄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