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安觀點:柯市長的「神話」與「笑話」

2016-02-23 07:00

? 人氣

農曆春節期間,台北市政府拆除忠孝橋引橋,市長柯文哲親自視察(曾原信攝)

農曆春節期間,台北市政府拆除忠孝橋引橋,市長柯文哲親自視察(曾原信攝)

「政治是世上最愚蠢的行業」,如果指出這句話的出處,就有極大的貶抑性。不過,從某種角度來看,現實中的確如此。太過「聰明」的人,從事政治這一行,往往都會下場淒涼。

過去8年的馬政府時代,多位才學滿腹、天資聰穎的學者型行政院長或高官,都一一陣亡,而且全折損了以往盛譽和名望,成為笑柄和笑料。

最近,常常自詡除了勤勞苦幹,還有過人智商(157)的台北市長柯文哲,就遇到同樣的麻煩。不到一個月裡,他遇到上任以來最大的挫折、同盟者的離棄、霄飛車般的民意洗禮。

作為台北市最受歡迎,也最被仇恨的超人氣政治人物,柯P的支持者篤信,他的人格高尚真誠,內心仁厚良善。喜愛他並非完全出於政治理由,因為從他身上,總是可以得到激動、興奮和希望。而他的反對者則認為,柯P是酷吏、暴君和狂徒的混合體,對他充滿厭惡、鄙視和痛恨。

大選前的1月9日,柯P搞了趟從台北到高雄的一天單車助選之旅。幾天之內相關四則網路影片,觀看次數合計超過700萬人次。那些「被助選」的綠營或第三勢力候選人,無不極盡謙卑和恭敬,在路途上以各種方式與他親近,哪怕只是短短的幾分鐘,分享他的人氣光環。他比任何一位參選人,都更受民意的關注和喜愛。

但是,就在2月初,因為台北市自行車道同時施工的「三橫三縱」,以及其他因素所造成的交通大黑暗,讓柯文哲民意支持度嚴重下滑。引來媒體連番批評,民調支持度從七成跌落到五成以下。他拿交通局「開罵」,說出柯式重話:「我再開除幾個局長,大家慢慢就會改善了」,但這根本於事無補。

「民意如流水」,本就如此。不過流淌的速度如此之快,恐怕是柯P始料未及。更讓他「寒心」的,是那些在選舉期間跟他(甚至他的雙親)攀親帶故的政客們,沒有一個跳出來為他「仗義執言」。當他之前不停創造「神話」時,這些人總是一味在旁,吶喊恭維。而此刻,卻如此冷漠,說不定還抱著看「笑話」的心態。

這也沒什麼好奇怪,本來無論綠營、白色力量、第三勢力,與柯P的聯盟關係就毫無「政治基礎」可言。他們是出於要打到共同的敵人(國民黨),結合在一起,並沒有共同的理念和目標。如今,國民黨被打倒了,自然分手的時刻也來臨了。

從一上任,柯P一天之內拆除了閒置多年的忠孝西路公車專用道,春節期間又以超前進度拆除忠孝橋高架引橋,「神話」級的效率和果敢,獲得一片喝彩。然而,「三橫三縱」的自行車道建設,確實有可能變成一個「笑話」。不是在於同時開工所帶來的幾個月交通大打結,而是建好之后根本無法滿足把台北市轉變成「自行車城市」的期待。

左思右想,身邊只有一位騎自行車當上班交通工具的朋友。在東區開了兩家PUB的老闆「寶哥」,每天他都會騎著一台復古的名牌折疊小車,晃悠悠地從住家到兩個店面穿梭。一是三點之間距離不遠;二是到了店裡難免要陪客人喝上幾杯,騎自行車可以迴避警察酒駕臨檢。

以現代人日常飲食熱量攝入,遠超過消耗的養生觀點來看,大家或許心裡上不會排斥以健康、環保的自行車,來替代舊的交通方式。多年前,曾去過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那裡不少人以自行車代步,不過布魯塞爾城市面積只有36平方公里。而台北市的面積是270平方公里,平均上下班的交通間距,每天騎自行車上下班,超過大多數人的惰性極限。

此外,騎車人進入「三橫三縱」的專門自行車道路之前,都要先經過其他漫長和不安全的機動車輛道路。這也會讓原先的美意大打折扣,讓人卻步。等「三橫三縱」完工時,很有可能,既無法分流交通人流,又排擠機動車輛道路,造成長期交通副作用。

至於過年前,市府同仁因排斥柯文哲要求全面重塑舊有SOP,批他是「最大冗事來源」。讓柯P念茲在茲,整個新年假期都「不開心」,開工第一天就震怒痛批。倒是不能簡單化看待,這件事沒有誰對誰錯。

台北市舊的流程準則(SOP),有些部分值得讚許。像是每年市府舉辦的跨年晚會,可以在國際間都「成為典範」。每次上百萬人湧入東區,觀看市府晚會和101煙火。連續多年都沒有發生重大意外,結束后短短幾小時內,人員全部疏散,環境回復整潔。這些治安、交通、環保方面的 SOP,值得表彰、推廣。

但其它方面的 SOP,也有需要徹底的改進。諸如舊市府BOT的SOP,讓大巨蛋在投標時原本的大「鵝蛋」,到施工時更改設計成為小「雞蛋」。以及在美河市一案中,因為兩個「小官」的作為,令台北市政府和納稅人,蒙受巨大的財務損失和分配不公。

所以,無論是柯P,還是市府同仁,都有許多需要溝通和進步的空間。

柯文哲在希望成為「政治哲學家」和「文化傳道者」方面,以他的過人的天賦和人格特質,取得了驚人成就。去年12月的內部民調,台北市市民在20到29歲,對他的支持度仍超過八成。而且連小學五、六年級學生,也應該最支持他。因為全台政治人物講的話,只有柯文哲說的話,小學生聽得懂。

最近幾天,又有一齣「逆轉勝」的表演。台北燈節主燈福祿猴的設計規劃一曝光,被民眾罵「醜到爆」,「只有最醜,沒有之一」。但經過這幾天的預演后,民眾好評越來越多。當被問到是否把他的頭像,用光雕投放到福祿猴上面時,柯P說「我有那麼醜嗎?」先直白地承認了福祿猴的醜陋,然後說要研究怎麼「敗中求勝」,自然又贏得支持者的敬佩和狂讃。

2016台北燈節主燈「福祿猴」加場秀當中,上面打上市長柯文哲經典大笑表情。(林俊耀攝)
2016台北燈節主燈「福祿猴」加場秀當中,上面打上市長柯文哲經典大笑表情。(林俊耀攝)

柯P很「用功」,對市政決策事必躬親,親自批閱公文,走動式管理。放棄假日全年無休,犧牲與家人的團聚時間。而且很「謙虛」地說:「過去一年只是賽前賽,今年才要開始打職業賽」,「當了一年科長、股長,現在才準備當市長」。

但在經濟凋零、十幾年薪資凍漲、生活日益窘迫之下,台北市民在意識形態上,大多是追求進步與改變的「左派」。但在現實生活上,卻是極度小資產階級,在意自身利益和感受的「右派」思維(連因為福祿猴「太醜」,都差點釀成一場「猴子危機」)。

如果柯市長在有限的時間裡面,不能把自己在市政統御和管理技能,從「業餘」水平,進階提升到「專業」水平。他要再創造「神話」的空間會越來越小,而釀成「笑話」的可能性,會越來越大。

*作者為專欄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韋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