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非登太平島不可?馬英九登島原因大解析!

2016-02-16 20:00

? 人氣

馬英九登上太平島的時機,備受質疑,主要不只要趕在新國會上任前,更要在國際法庭對南海仲裁案做出決定之前,他顧不得中、美正在為南海問題焦頭爛額之際,也要完成「非如此不可」的旅行。

1月27日清晨攤開日報,一直被視為親馬媒體的《聯合報》與《中國時報》不約而同出現建議馬英九總統親登太平島的投書,分別由馬團隊御用學者宋燕輝和何思慎執筆,一篇請馬英九登島發紅包,一篇請馬英九與總統當選人蔡英文一同登島。

不同媒體在同一時間點登載同樣以馬英九登太平島為主題的投書,作者分別參與過《南海和平倡議》和《東海和平倡議》的研究,對馬政府議題操作模式稍微熟悉的人就可以察覺,這不是公共議題的討論,而是總統府將有大動作的預告。果然,答案在當天上午8點多揭曉:總統府宣布,馬英九將在28日親登太平島,並邀蔡英文派員同行。

「趕」在卸任前登島
時機點備受國內外質疑

國內外質疑的聲音,著眼點並非伸張太平島主權的意旨,而在於時間點的選擇過於突兀。不了解內情者懷疑,馬英九是「趕」在卸任前登島;但事實上,早在2014年4月,年度政軍兵推以南海有事、中美衝突為想定之時,馬英九早就鋪排了以太平島作為中美南海緊張的槓桿,更早早要求國安、外交及國防幕僚著手研究,立下在任內一定要一登太平島的決心。

公開、也最無法反駁的原因,在於菲律賓於一五年將南海主權爭議提交國際仲裁,去年底結束庭審之後,預計在今年六月做出判決。台灣政府若不能及時在仲裁之前以具體行動宣示主權,太平島可能因此喪失「島嶼」地位,而台灣則失去經濟海域。這不只是執政失能的小事,更是在任內喪失海上主權的大問題。

捍衛主權的理由,其實十分充分,問題確實就出在時間點。南海問題在一四年就白熱化,菲律賓的仲裁案則在去年提出,馬英九早不去、晚不去,偏偏選在大選慘敗之後、任期即將屆滿之前,而中美雙方正在北京為南海問題相持不下之際登島,而且還打破對美國外交「零意外」的承諾,僅提前3天告知,惹來國內外一片質疑聲浪。

讓馬英九決心登上太平島的理由,是他對自己所提出《南海和平倡議》的執著。雖然領土爭議都有長年歷史背景,但馬英九直到第二任期,才正式面對東海與南海的主權爭議,而且都出於被動。東海的釣魚台,起因是日本對釣魚台的國有化行動,引發中日對峙、美國關切,馬英九於是在一二年8月提出《東海和平倡議》,並在一個月後赴彭佳嶼宣示主權,提出《東海和平倡議推動綱領》。雖然國內頗有紙上談兵之譏,但美國的肯定,加上後來《台日漁業協議》的簽署,讓馬英九認定這是將理論實踐於主權爭議的「典範」,決定將此一套路用於南海,一五年的《南海和平倡議》也就由此催生。

登島計畫鋪排已久
不顧美國反對 硬是要完成

早在提出《南海和平倡議》的同時,馬英九已經安排好了後續計畫:在太平島大型建設完工之際登島,提出《南海和平倡議》的路徑圖,再一次贏得美國和國際社會的肯定。

實行這個計畫的原訂時間在一五年10月,也就是太平島碼頭完工之際。不過當時國安、外交及國防部門在籌備的同時,也傳達了南海情勢遠較東海複雜,時間點可能導致情勢複雜化,建議高層再觀望。後來太平島碼頭工程直到12月才竣工,相關部門做好馬英九登島的準備,卻果然一如先前分析,美國以時機敏感反對,甚至直接要求國安會祕書長高華柱踩煞車,讓12月的太平島之行臨時換主角。

其實早在一四年中,陸委會更曾彙集學者研究,向馬英九提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南海策略報告,指習近平在東海及南海議題上採「鬥而不破」,較前任國家主席胡錦濤更為強硬,與美國發生衝突的可能性也更高。而事態發展也正如國內外情資所顯示,台灣領導人登島宣示主權的同時,並呼籲相關國家以對話化解爭端的氣氛,早已隨著情勢升高而消失。

然而對馬英九來說,南海問題的國際角力是一回事,登上固有領土太平島,是另外一回事:總統任內該做的事。當馬政府數度質疑民進黨有意放棄南海十一段線主張時,更不可能讓前總統陳水扁一直擁有「唯一登上太平島的總統」頭銜。

於是在新國會上任前、新舊政府著手討論交接事宜之前,更要在國際法庭對菲律賓提出的南海仲裁案做出決定、下一任政府有理由將南海問題歸咎於馬政府之前,顧不得中美正在為南海問題焦頭爛額之際,馬英九的太平島之行,成了他卸任前一趟「非如此不可」的旅行。

原標題:馬非登太平島不可的幕前幕後
             不讓扁成為唯一登島總統、不讓下任政府歸責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財訊雙周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