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病鬥士登場:《致命廚娘:不要叫我傷寒瑪麗》選摘(4)

2016-01-28 04:40

? 人氣

一八九九年,喬治‧梭普博士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礦業學院,其後擔任衛生工程師,對流行病學充滿使命感,自詡為「流行病鬥士」。(遠流出版提供)

一八九九年,喬治‧梭普博士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礦業學院,其後擔任衛生工程師,對流行病學充滿使命感,自詡為「流行病鬥士」。(遠流出版提供)

雖然日子一天天過去,湯普森太太卻依舊感到有如芒刺在背,因為這棟房子已成為當地居民閒嗑牙的話題。儘管調查人員檢查了屋裡每一個角落,沒放過任何地方;儘管所有能做的檢驗都做了,而且檢驗結果都是正常的;儘管衛生單位已經結案,認定房子沒問題,鎮上的人還是不停猜測水質有問題。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秋去冬來,湯普森太太煩惱著明年夏天房子還能不能出租。誰會冒險租下曾經有六個人在裡頭得到傷寒這種致命疾病的房子呢?她必須想辦法徹底解開這個謎團。

機會來了。湯普森夫婦透過朋友介紹,認識了喬治‧亞伯特‧梭普(George Albert Soper)博士,他專精於衛生工程,是流行病學專家,自稱「流行病鬥士」。

梭普最出名的成就,便是針對傷寒疾疫的專門研究,他曾經研究過波士頓、紐約州的綺色佳及其他數個城市發生的傷寒疫情,成果斐然。在一次調查行動中,梭普將兩名傷寒病患及其家人逐出,下令燒毀房舍。

湯普森太太必定抱持著一線希望,才會雇用梭普,希望他能解開這個謎團——而且不用燒掉牡蠣灣這棟房子。

 

***

湯普森夫婦的這個新朋友不是醫師,也不是衛生專家,甚至連科學家都算不上。

三十六歲的喬治‧亞伯特‧梭普是美國陸軍衛生隊的衛生工程師,於哥倫比亞大學礦業學院取得博士學位,喜愛閱讀醫學方面的文章和書籍,對流行病學特別感興趣;這門學科探討疾病的模式、成因和影響。

當時,美國各地市政府都在聘請像喬治‧梭普這樣的衛生工程師,來協助改善生活環境和公共健康,以遏止傳染病爆發。

市政府需要很多幫手。以一九○○年為例,專家估計紐約人平均一年丟棄至少七十二公斤的食物、五百四十公斤的爐灰,以及四十五公斤的雜物像是鞋子、家具和其他垃圾。不僅如此,紐約市有超過十萬匹馬,每匹馬平均每天排泄九到十三公斤的糞便,排尿量更多達十五公升。當時沒有專人負責清掃街道,也沒有下水道和定時收運垃圾的服務,這麼大量的垃圾、廢棄物和汙物就這樣棄置在街上任其腐敗,到最後滲入飲用水造成汙染,散播疾病。

這樣下去可不行。衛生工程師和市政府及衛生部門攜手合作,設計通風良好並附有沖水馬桶的公寓住宅,打造龐大的汙水下水道系統來解決廢水處置問題,還規劃出安全、清潔的飲用水公共供水系統。這些改善措施促使傷寒的發生率減少達百分之六十七。

但是在像喬治‧梭普這樣滿懷雄心壯志的流行病鬥士眼中,「百分之六十七」還不夠好,這表示傷寒傳染爆發的危險依然存在,而且他有可供佐證的數據——在一九○六年,也就是華倫家發生疫情的同一年,紐約市總計發生三千四百六十七起傷寒,造成六百三十九人死亡。所以當湯普森太太向梭普訴苦求助的時候,這位衛生工程師立刻豎起了耳朵。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