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被始亂終棄的波多野結衣

2015-08-29 05:40

? 人氣

波多野結衣悠遊卡引發爭議。(取自網路).jpg

波多野結衣悠遊卡引發爭議。(取自網路).jpg

悠遊卡公司找來了在日本參與拍攝色情片的波多野結衣代言,引發爭議。但問題焦點不該放在波多野結衣身上,批評與譴責更不該針對她,要檢討的是悠遊卡公司、眾(男)人們與整個社會結構的問題。

此事掀起了軒然大波,網路上出現許多撻伐的聲浪,主要撻伐的原因是基於「性道德」,正有如悠遊卡公司對客製卡片的規定:「不得涉及猥褻、暴力或其他違反公序良俗」,這種觀點將女體悠遊卡視作猥褻物品,認為這破壞了善良風俗。然而也有反向的觀點,認為色情片女星代言與模特兒代言無異,販售女體悠遊卡也只是單純販售悠遊卡,沒有任何問題。

這兩種觀點不僅都圍繞在性道德上,且無論是將女體悠遊卡視作猥褻物品,還是一般商品,兩者都牽涉到了性別歧視:前者的道德觀點將女體視做不潔、骯髒的;後者則有個嚴重的問題-女體商品化。畢竟悠遊卡公司找波多野結衣代言,不僅只是找她「代言」而已,她的身體被當作悠遊卡公司的行銷手法。這種做法就是某種程度上的女體商品化-將女體形象變成商品的一部分,以增加商品價值。因此在販賣商品的過程中,就間接地販賣了女體。更不用說,印有女體形象的悠遊卡,其更是明目張膽的直接將女體當作商品,經過資本產業的拍攝與印刷,並透過市場機制,使(男)人們只需付出些許的貨幣,就能得到一名女性的身體,以滿足自身的淫慾。

也許會有人質疑:是否所有含有女性形象的產品都涉及女體商品化,也就是說任何含有女性形象的相片、電影等是否都是在販售女體,如果不是如此,特別認為印有波多野結衣形象的悠遊卡有問題,是否就是對色情片女星的職業歧視與污名化?

事實上,確實並非所有含有女性形象的產品都涉及女體商品化,對於這件事情我們需要有更細緻的探討,究竟女人出現在相片、電影中的目的與意義是什麼?如果只是單純思想的展現、動作的展現、情欲的展現、身體的展現,那其實並非屬於女體商品化,問題癥結點出在女體被用「怎樣的方式」呈現?色情片中女體被物化為羞辱、宰制、強暴的對象,並將此形象與概念加以販售,這種狀況就是很明顯的女體商品化。但如果是女人以自己的形象與身體,當作傳達思想的管道,那這時則未必牽涉女體商品化。

上述的言論,也正好回應了是否對色情片女星職業歧視與污名化的部分,與其說波多野結衣代言悠遊卡並販售其形象之悠遊卡,若認為這有問題是對色情片女星的歧視,不如說目前將「色情片女星」這個職業/身分/標籤施加於女人身上就是歧視!現有色情產業是由父權與資本主義建構,為了滿足男人的淫慾而生,並造成許多女人「被娼妓化」(prostituted),以使女人受宰制於此、供男人淫樂,所以女人被娼妓化就構成了性與性別的不平等。然而色情片女星就是女人被娼妓化後而生的職業/身分/標籤,因此這本身就是性別歧視。

回到這次的主題-印有波多野結衣形象的悠遊卡,它就是利用被娼妓化的女人,將其印在悠遊卡上面兜售著,以波多野結衣的「可被幹性」(fuckability)作為這些悠遊卡的商品價值。也就是說這件事情不只是商業行為,背後更多是對女性人格、尊嚴與身體權的否定,並將女性當作讓人瓜分、任人宰割且非人化的「性玩物」。

更何況到了最後,悠遊卡公司又因為外在的與論壓力,多半就是些保守勢力的打壓,與社會中瀰漫的性別歧視言論,而非對性別平等的省思,最終將這些悠遊卡回收,讓波多野結衣這名女性成為代罪羔羊,公益代言夢只留下一段話而告終。

總結上來說,我反對悠遊卡公司為了一時的噱頭,而將女體商品化作為行銷手法,也反對因為保守勢力壓迫而將之回收的做法。這些舉動都宣揚並縱容了性別歧視,同時表現出悠遊卡公司對女性的態度-一群可被販售、可被幹的商品,且出現問題時,便是只需棄之就可無事一身輕的累墜。但悠遊卡使用者中有65%到75%都是女性,對於客群多為女性且為公營事業的悠遊卡公司,其更應該具有性別意識、負起社會責任,表現出對女性尊重的態度。

*作者為恐性與受暴連線召集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