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香港自由之死》中國流亡作家馬建:空前審查之下,作家更應該發聲

馬建是獨立中文作家筆會會長,曾被法國文學月刊《閱讀》選為全球50位作家之一。他在社交網站上表示自己只是小說家,並非社會運動者。他的「政治」很簡單﹕失去言論和思想自由,生命再無意義。

馬建是獨立中文作家筆會會長,曾被法國文學月刊《閱讀》選為全球50位作家之一。他在社交網站上表示自己只是小說家,並非社會運動者。他的「政治」很簡單﹕失去言論和思想自由,生命再無意義。

有「中國歐威爾」之稱的馬建本來計劃帶著新書《中國夢》,到香港最新的活化古蹟「大館」與讀者對談,怎料作為香港人的他,卻突然被場地取消資格。《德國之聲》專訪身在英國的馬建,他直言不會退縮,更對「大館」提出一連串質疑。

德國之聲﹕大館向外聲稱不願成為「任何個別人士促進其政治利益的平台」而拒絕提供場地,你接受這個解釋嗎?

馬建﹕這個訊息對我來講非常粗暴,在一個文學講座還未開始就做了審查,稱它為政治。他還有一個對香港人最大的不公平之處,就是我參加了兩個講座,其中一個關於香港文學發展。這個講座邀請了香港本地作家,讓我跟他們對談,如何令香港文學更多樣化、多元化,更能夠跟世界溝通。在這一點上,他們做的是恰恰相反,他們控制了兩個講座。

德國之聲﹕大館有沒有向你們正式解釋取消原因?

馬建﹕他告訴文學節時表達得很含煳,說感覺得到講座很敏感,於是文學節馬上開始找另一個場地。對我來說,當然希望他們能夠正式公開回答為甚麼,看來這個回答已經出現了。大館負責人個人認為,可以用他的政治權力干涉文學藝術的權利,所以他自己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他以為他一個大館負責人可以控制一個文學講座。但他這樣做很愚蠢,他認為香港人都是笨蛋,沒有頭腦判斷嗎?香港讀者和參加講座的人沒有能力判斷甚麼是政治、什麼是文學嗎?憑甚麼他來作一個審查,作一個決定?我覺得這人本身就有問題。

Buchcover chinesischer Autor Ma Jian China Dream

德國之聲﹕你認為「敏感」的是新書還是你本人?

馬建﹕我覺得是我的新書剛進到書店,他們就作這決定,他根本沒有看過這本書。我倒希望跟他辯論我的書寫了甚麼,這本書跟文學有多大關係。當然它寫的是關於中國現實,想通過對現實的描述,令香港人知道現在處於怎樣的社會和歷史時期,他們面前面對的是甚麼。通過小說角色和主人翁,都可以展示出來。但是還沒有展示就被審查,這完全是中國政府的做法。我不知道背後是甚麼力量讓他這麼做。在香港,我們都知道很多出版人都面臨這種情況,被審查、被消失,難道他們現在又要重復做一次嗎?

德國之聲﹕這已經不是你第一次來香港,你認為被列入黑名單的原因為何?感到意外嗎?

馬建﹕我有一點意外,因為之前的香港國際文學節(2013年)我也有參加,那時是我上一本書《陰之道》出版。當時參加文學節沒甚麼問題,讀者也很多。這次參加新書叫《中國夢》,我想僅僅因為「中國夢」這三個字吧,他們已經產生了敏惑。這本書才剛剛上市一天,當然他只知道這三個字,他還能知道什麼?或許他們認為馬建這個作家跟中國現實總有一種緊密連繫,他寫出來的文學作品一定包含了甚麼。我認為這種政治審查,反映他就是《1984》裡的老大哥,很可笑。

德國之聲﹕如果找不到替代場地有何打算?

馬建﹕我跟文學節講,我們不在乎,他們不提供場地也不在乎。如果再沒有場地的話,我就算在大街上也要講。我不會(因為這樣)一個笨蛋就接受了他這種言論審查。

德國之聲﹕還會按原訂計劃去香港嗎?會否擔心有入境問題?

馬建﹕這次入境我會用英國居民身份,我有這個擔心無法入境。因為我不知道大館背後是誰給了這樣的壓力,如果是中國政府的壓力,那我過海關可能會出現這問題。

德國之聲﹕《中國夢》在香港發行遇到甚麼困難?如何應對?

馬建﹕之前我在香港找了很多出版社,其中也有一些出版社跟我們很緊密地討論,已經談到怎麼排版,但最後他們都感到很難發行出去。我想發行出去可能有更大的風險在等著,所以都沒有音訊了。我想這也是香港的現實,但是我不怕。相反,如果一個地方的言論自由、文學藝術自由,到了這麼空前的被監控、被審查的程度,那麼作為作家更應該發出聲音。

德國之聲﹕你希望《中國夢》給香港人以至中國人帶來甚麼訊息?

馬建﹕當時構思這本書時因為習近平提出「中國夢」,我們發現這個夢背後全部都是謊言,而且這「中國夢」是對中國歷史、中國人記憶的一種大清除。簡單地、粗糙地要所有中國人接受一個人的思想,完成他這個紅色帝國的夢,是一個巨大的災難。我們現在已經看著「中國夢」進行了幾年,多少人被消失,多少律師至今不知在哪,在新疆到處都是學習班、集中營。我們不能想像這個「中國夢」再發展出去,成為全世界的惡夢。這是我寫這本書的原因,我要把這個充滿謊言的社會,人們真正的心態和生活展現出來,告訴大家一旦社會沒有了底線,它是非常可怕的。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