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航班機師 密謀殺人之謎

2015-04-07 01:10

? 人氣

德翼航空9525航班副駕駛魯畢茲。(亞洲週刊)

德翼航空9525航班副駕駛魯畢茲。(亞洲週刊)

德翼航空9525航班在法國山區墜毀,機上一百五十人全部罹難。調查顯示副駕駛魯畢茲蓄意撞毀飛機;他曾有自殺傾向,並曾患憂鬱症;最近感情關係陷入危機。他的體檢證照上附註SIC標記,指須經常接受特定醫學檢查。

很多證據顯示,三月二十四日德翼航空(Germanwings)在法國阿爾卑斯山區墜毀,是副駕駛魯畢茲 (Andreas Lubitz)蓄意撞山引起的人為災難,他因為健康狀態亮起紅燈,飛行夢想將碎,竟不惜選擇玉石俱焚,讓機上一百四十九條人命陪葬,震驚世人。

自九一一恐怖襲擊之後,民航機業者為了提高反劫持的能力,對駕駛艙進行修改,艙門固若金湯,連手榴彈都炸不開。沒想到如今這扇門擋的不是恐怖分子,而是自己人,駕駛員成為飛航安全的新漏洞,令人不寒而慄。

編號4U 9525的空中巴士A320客機,三月二十四日從西班牙巴塞羅那飛往德國杜塞爾多夫途中,墜毀在法國東南部阿爾卑斯山區,機上一百四十四名乘客與六名組員全部罹難,死者絕大部分是德國與西班牙籍,包括兩名嬰兒與十六名結束語言交流學習返國的中學生。

空難轄區的法國警方迅速找到黑盒子中的語音記錄器,發現令人震驚的線索:前二十分鐘,兩位駕駛談話,氣氛輕鬆,客客氣氣,抵達正常巡航高度後,機長短暫離開如廁,想返回時,艙門已被副駕駛反鎖,任憑機長喊破喉嚨、手打腳踢,甚至拿起消防斧猛劈,副駕駛始終不理不語,也不理會塔台的詢問,執意啟動下降按鈕,八分鐘後,飛機以七百公里的時速撞山,粉身碎骨,殘骸四散在交通極端不便的陡峭山區。由於下降過程不算急促,機上乘客的慘叫在語音記錄快結束前才出現,應該是到最後一刻才意識到自己的噩運。只有六百餘小時飛行經驗的副駕駛員直到墜機前,都呼吸平穩、意識清醒,顯示他的意圖是要摧毀飛機。

震撼的調查結果傳出之後,歐美多家航空公司改變規定,即刻命令飛行途中的任何時刻,駕駛艙內至少要有兩名機組人員在場。沒人敢保證就此安全,但至少增加蓄意墜機的難度。飛機駕駛蓄意墜毀,過去三十多年,全球至少出現過五起,最近的一次,是二零一三年莫桑比克航空機長自殺事件。

漢莎航空(Lufthansa,德翼的母公司)相信無論標準多高,也不可能完全排除這類個人瘋狂行為,但記取教訓,未來將在企業中增設安全官一職,重新評估機上安全配套措施。

二十七歲的魯畢茲何許人?如此冷血?自己不想活,還找人陪葬。

德國《畫報》(Bild)獨家專訪魯畢茲前女友,她化名瑪麗亞接受訪問表示,魯畢茲曾經說過「總有一天,我要做一件改變體制的事,讓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名字,而且永遠忘不了」,當時她一頭霧水,聽到墜機消息的那一剎那,她恍然大悟。

前空姐女友猜測動機

從事空服員工作的瑪麗亞猜測魯畢茲的動機,是因為知道自己的健康有問題,在漢莎集團的工作不保,擔任長程客機機長的飛行夢即將破碎,憤恨難平。

去年和魯畢茲同班共事墜入愛河的瑪麗亞透露,即使對她,魯畢茲也不太談自己的病,只輕描淡寫說接受過心理治療。兩人後來分手,就因為魯畢茲越來越難以捉摸,令她害怕﹕「聊得好好的,他會突然抓狂,對我大吼大叫……夜裏,他會做惡夢突然驚醒,大叫我們要墜機了! 」她說魯畢茲是個溫柔、會送花的甜蜜情人,但聊到工作時,會突然變成另外一個人,「我們經常談工作上的事,這時的他,滿腹牢騷,抱怨薪水太少、壓力太大、憂慮飯碗不保……」。

對於內心的真實狀況,魯畢茲顯然很善於隱藏。他出身小康之家,父親在銀行做事,母親在教堂彈風琴,老家小鎮蒙塔鮑爾(Montabaur)認識他的人都說他是一個友善、有禮的青年,喜歡運動、跑步、爬岩、聽電子音樂,從小熱愛飛行,房間貼滿飛機的照片,十四歲起開始迷上滑翔翼,終於在一三年如願以償,成為德翼的副駕駛。

一位不願具名的朋友對媒體表示,過去一年多來,魯畢茲變得沉默、低調,和女朋友的關係出現危機。他很確定,飛行是魯畢茲的生命、是他的一切。是否因為又發病了,而病情很快會曝光,所以憤世,走上極端?

魯畢茲到底得了什麼病?目前外界已知他六年前在飛行學校受訓時,曾因重度憂鬱症輟學,根據《畫報》的報道,前後達一年半之久,但他想盡辦法通過各項艱難的測驗與檢查,取得客機飛行員所需的體檢證照。

漢莎集團篩選飛行員的程序嚴格,訓練期近三年,學員需自行負擔昂貴的培訓費用(約七、八萬美元),要成功結訓不簡單。開始職業飛行生涯前,會有一次徹底的健康檢查,包括精神狀態,但就此一次,此後,駕駛員視年齡不同,每半年或一年要重新接受身體檢查,但只限於生理,鮮少觸及心理層面。

魯畢茲的體檢證照上附註一個簡稱SIC的標記(specific regular medical examination(s)- contact licensing authority),意思是需經常接受特定醫學檢查,請和發照機構聯繫。但基於德國個人資料保密規定,除非是傳染病,證照上並不會說明是什麼病。魯畢茲的證照六月就要到期,必需重新體檢。失事第二天即獨家披露空難為人禍的《紐約時報》爆料指出,魯畢茲的視力也出現問題,而且已經危及工作。

德國警方在魯畢茲與現任女友同居的公寓、及其父母住處搜獲的資料顯示,他最近才又去看了幾個不同的醫生,其中一位醫生開了一張為期兩個星期的病假單(三月十六至二十九日)給他,但他將病假單撕毀,照常出勤,沒想到竟變身為死亡駕駛之旅。檢警還找到證據,顯示他在取得飛行資格前,曾因有自殺傾向而接受心理治療。

魯畢茲刻意隱瞞病情

德翼與漢莎表示,魯畢茲有意隱瞞,因此公司並不知其病情。無論事先知情與否,德翼與漢莎恐怕都將要為此「人為疏失」支付鉅額賠償。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德翼與漢莎的危機處理可圈可點,啟動大批心理醫師及心靈牧師護慰,罹難者及其家屬始終受到尊重及保護,未出現二度傷害。

過去不管什麼地方傳出空難,漢莎集團的乘客總會自我安慰,至少漢莎安全(最近二十多年未出現傷亡)、德國技術可靠,所以讓人甘心付較高的票價,忍受較差的服務。但近年來,財大氣粗的阿拉伯航空業崛起,不但價廉物美,許多駕駛員還是從漢莎挖過去的一流人才。嚴重失血的漢莎和德翼被迫瘦身,大砍薪資、福利、改掉從前優厚的退休制度,引起員工嚴重反彈,過去一年出現十多次機師罷工事件,信譽及財務損失慘重,去年JACDEC全球安全排名也下滑到第十八位。

德翼是漢莎的子公司,十二年前因應歐洲廉價航空如瑞安(Ryanair)、易捷(easyJet)的競爭而成立,員工薪資只有漢莎的六成,運作不算成功,原因之一是受到漢莎自己人的排擠,漢莎人擔心一旦德翼成功,將回過頭來危害自己的飯碗。

德國各界訂於四月十七日在科隆大教堂為罹難者舉行追悼會,德國總統高克、總理默克爾、西班牙與法國的高層官員都將出席。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亞洲週刊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