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新聞》美駐台館所見證政權更迭台灣人血淚

台北市目前的文藝重地光點咖啡,過去是美國駐台領事館。(柯承惠攝)

台北市目前的文藝重地光點咖啡,過去是美國駐台領事館。(柯承惠攝)

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即將搬遷到內湖,離開原本位於大安區的舊址,在還沒開放赴美免簽之前,在AIT的門口,沿著信義路人行道排隊,心中忐忑不安地擔心著等下的面試,是許多人共同的回憶。

這座略顯破舊的建物,從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美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結束和中華民國的外交關係後,已服務了近四十年。

美正式駐台單位首見於日治

這塊原本規畫來興建學校的土地,由台北市政府租給美國在台協會使用,每到續約時,總會因租賃條件而爭議不斷。這次遷至內湖外交部的國有地,並簽下九十九年的長約,或許可以一勞永逸地解決。

相對於AIT,多數人記憶中並未有「美國大使館」的存在,這也無可厚非,台美斷交四十年,當年出生的嬰兒如今已是中年,「美國大使館」從未出現在他們生活中。

美國在台灣的外交事務,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紀的清朝,英法聯軍大敗清軍後,台灣正式開港通商,美國將對台事務歸在廈門領事館的轄區。廈門領事只有遇到非親自處理不可的大事,才會短暫來台,一般例行的業務則授權在地的商人和英方協助,未設固定辦事處。

美國在台正式籌設領事館是到了日治時期,數度遷址後,決定在敕使大道租地上興工,於一九二六年啟用。敕使大道即今天的中山北路,有這麼響亮的路名,是因為路的盡頭為台灣神社(即圓山飯店一帶),日本皇太子裕仁訪台便由這條路前往參拜,是台北的重要道路。

美國在台協會信義路舊址,過去頻與台北市政府有租約糾紛。(新新聞資料照)
美國在台協會信義路舊址,過去頻與台北市政府有租約糾紛。(新新聞資料照)

美國台北領事館占地三七五坪,主建物面積約百坪,其餘則為庭園,幽雅清靜。這棟兩層樓高的建築,充滿著美國南方風情,是好萊塢電影裡偶爾會出現的維多利亞式風格宅院。外觀最搶眼的,是和希臘帕德嫩神廟相仿的多立克柱式(Doric Order)牆柱,有著官方的氣派。一九四一年日本偷襲珍珠港,美日宣戰,太平洋戰爭爆發,美方也關閉了這棟氣宇不凡的領事館。

孫科暗指美領館窩藏共黨

二次大戰結束後,美國重返台灣,這段時期領事館的地點,各方說法略有出入,依文化部的介紹,一開始美方短暫借用現在重慶南路上的前故總統嚴家淦官邸,後來才遷到北門一帶,也就是日後美國大使館的位置。

曾任美國駐台北領事館副領事的葛超智(George Kerr),在《被出賣的台灣》一書中也確認了在北門的說法。確切細節,有待學界進一步考證。不管在何處,這段時間美國在台的官員們,都經歷了台灣史上最動盪的時刻。

葛超智筆下,陳儀主持的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是個貪汙無能的「奸商政府」,陳儀政府也對美國無甚好感,雙方摩擦不斷。陳儀的英文秘書鄭南渭在媒體上對美國極力攻訐,利用各種藉口動員群眾,數次「反美示威」。一九四七年一月九日的示威規模最大,數千人圍繞著領事館,成員裡甚至還有被強迫參加的小學生,跟著高喊著他們不懂的口號。

不久二二八事件發生,台北陷入緊張局勢,憤怒的群眾湧上街頭,四處衝突不斷。葛超智目睹了領事館附近的鐵路局,守衛對抗議的民眾掃射,混亂中,部分鐵路局員工逃入領事館。

三月國民黨軍隊從基隆港登陸,開始全面的鎮壓和報復,幾乎屠殺一整個世代的台灣菁英。領事館礙於外國的身分,無法直接干預,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些相信民主價值的人們失去生命,能做的只有透過新聞官員和記者的報導,讓國際知道事件的真相。

沒想到,這麼做還是遭到國民黨官方的回擊,事件結束後,立法院長孫科來台,便暗指美國領事館內有共產黨員潛伏,報導不實,顯示了國民黨政府遮掩二二八真相的態度。

劉自然事件,美大使館遭搗毀

一九四九年國民黨政府撤退台灣,五○年北門的領事館也升格成大使館,日本時期中山北路的領事館,則改為大使官邸。美國大使館和領事館相比,建築顯得樸實,格局方正,甚至帶有點包浩斯風格的簡約,更具機能性,反映從二○年代到五○年代建築風格的演變。

藍欽(Karl Rankin)是首位於台北上任的美國公使,當時正逢韓戰爆發,杜魯門(Harry Truman)政府重新恢復了對華的美援,將台灣納入美國圍堵戰略的一環,這股物資的挹注成為日後台灣經濟起飛的基礎。因為其中涉及軍事的項目,美國希望軍援顧問團的駐台人員,能視為美國駐華大使館的成員,享有治外法權,雙方都沒想到這樣的要求會在日後引起軒然大波。

一九五七年男子劉自然在駐台美軍上士雷諾(Robert Reynolds)家門口,遭雷諾連開兩槍斃命,案情疑點重重,坊間謠傳可能和兩人聯手進行黑市交易,分贓不成有關。礙於治外法權,只能將雷諾交由美方審理,最後竟無罪開釋。

判決結果出來的隔日五月二十四日中午,大批群眾前往美國大使館抗議,先是投擲石塊、磚頭和棍棒,接著開始衝進大使館內,搗毀停放的汽車,將家具、檔案櫃從屋內拋 出,四周一片狼籍。直到晚間軍方介入,使用部隊進行驅離和壓制行動,事件才告一段落。

這麼大規模的暴動,一直謠傳背後有高層的默許,由蔣經國在背後操盤,美國官方數度抗議,甚至有官員直接詰問蔣介石幕後的黑手,都未獲得正面回應,無疾而終。美國大使館則經過數個月的整修,於九月才恢復使用,並舉辦遷回儀式和酒會。美外交部和中華民國官員齊聚一堂,飲酒同樂,劉案和抗議的諸多爭議從此就埋沒在歷史之中。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五點,美國大使館舉行最後的降旗典禮,館外沒有圍觀或抗議的群眾,十分冷清。台美斷交的消息傳來時,有民眾前往圓山美軍俱樂部前砸車,派來協調的美國副國務卿克里斯多夫(Warren Christopher)座車也遭到圍堵,投擲雞蛋、石塊,大使館附近也有零星的抗議。但在宣洩情緒之後,更多的是對前途的迷惘和徬徨。

新館百年租約承載多少滄桑

中山北路的前領事館和北門的大使館在斷交後都遭廢棄,二○○○年前領事館在台積電贊助下,進行整修,以「台北之家」和「光點台北」的新風貌,成為台北的重要景點;北門大使館則在一九八九年被拆除,興建了財政部台北國稅局的辦公大樓。

當年大概沒有多少人能料到,未來四十年台美關係的百轉千折。如今AIT遷入新址,國際大勢也正激烈變化,百年的租約又將承載多少滄桑,只能留待未來的人們評斷。(本文作者為台大歷史學博士)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