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修剪路樹的聯想

2018-05-27 05:10

? 人氣

中壢溪洲路旁公園的樟樹全部被截頂片葉不留,只剩下光禿禿的枝椏高舉。(作者曾俊鑾提供)

中壢溪洲路旁公園的樟樹全部被截頂片葉不留,只剩下光禿禿的枝椏高舉。(作者曾俊鑾提供)

今年3月份中壢區西園路57巷人行道旁30多株菩提樹上的枝葉幾乎盡數被修除,居民說,菩提樹本來枝葉茂密,可以為居民遮陽擋雨,現在只留下光禿禿的樹幹,嚴重破壞市容觀瞻,質疑修剪過頭。中壢區公所路燈管理課人員解釋,因菩提樹頂端枝葉生長方向紊亂,未來若遇颱風可能會傾倒,才會未雨綢繆先「截頂」處理,這是正常的修剪方法。

未料,我今天路經溪洲公園時,赫然發現有20幾棵樟樹也有類似遭遇,全部被截頂片葉不留,同樣只剩下光禿禿的枝椏高舉,有如向天吶喊抗議。 我雖不是護樹基本教義派,也認為市區的樹木應做適度的修剪,但是,類似這種過度的修剪,我相信沒幾個市民贊成。

站在主管單位的立場,他們大概最喜歡把每棵樹都修剪成「侏儒樹」,一根樹幹,上面頂著一個密不通風叢生的頭,形式統一便於修剪,可是,毫無層次與自然的節理。也許他們只在意省事與否,至於美感觀瞻,在他們的腦袋裡根本找不到這種成分。

小小公務機關固然如此,整個政府單位似乎也充斥這種現象。我沒說他們不能做,不能管,但是,任何事要合情合理合法,要有節制,否則爭議必多,後患無窮。

我認為,一個不正常的社會,最容易出現兩種型態的政府,一種是無能的政府,因為什麼事都爭吵拖延辦不成,就如同威瑪政府;另一種是專制的政府,專事整肅異己壟斷資源,這種以納粹政權為代表,這兩種政府都產生於一次世界大戰後德國,一個控制不了社會秩序,另一個幾乎把國家帶向毀滅。但是,如果一定要我二選一,我寧可選無能的政府,因為政府至少還在民主的軌道上。

如果不是呢?更糟糕的是,萬一他既無能又專制,那該怎麼辦?也許我過慮了,台灣應該不會走到這種地步吧!

*作者為社會人士、社會現象的觀察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