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綠柯分道揚鑣,新潮流將成眾矢之的?

2018-05-19 07:10

? 人氣

台北市長柯文哲與民進黨正式「分手」。圖為柯文哲出席鄭南榕紀念館揭牌儀式。(顏麟宇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與民進黨正式「分手」。圖為柯文哲出席鄭南榕紀念館揭牌儀式。(顏麟宇攝)

搶在520小英總統就職兩周年之前,讓吵嚷一年多的「綠柯牽手」議題趕緊塵埃落定,該謂之妙招高招嗎?民進黨選對會終於在5月16日決議與柯P終止合作,自此兄弟登山各自努力吧!

民進黨演出悶裡騷,柯P還在眉目傳情?

民進黨禮讓柯P的諸多理由中,曾經有一種主流說法:民進黨最大的敵人是國民黨,因此「如何確保首都不會變藍天」才應該是最重要考量。這說法的源頭甚至直指係出自小英總統的旨意。但就我個人觀察,按照小英特有的官僚領導模式,應該不至於會對此議題輕易表態,而是會尊重黨部的運作機制產出最後意見。這也導致了曠日廢時的決策搓磨,並因而讓綠營基層逐漸失去耐性,甚至釀成內部分裂的可能危機。

其實,對民進黨行事經驗具備一定理解度的觀察者們,大概在陳菊決定應邀出任總統府祕書長那一刻起,就已清楚「綠柯分手」大局已定。然後一方面我們看到王定宇接受「蔻蔻早餐」廣播節目專訪,明確指出民進黨不會禮讓現任市長柯文哲,王定宇甚至還對此發誓,強調若民進黨再禮讓,他就辭掉中執委;然後也看到新潮流系的總舵主段宜康於5月4日一早在其臉書上PO出大紅背景的色塊寫道:「不必辭、不必賭,民進黨一定會提名台北市長。」等而下之者,趕著在這場「綠柯分合」假戲中,表演指天罵地說要燒掉黨證或退出年底選舉的一干黨員群眾就不待多言了。

只是,已經很官僚化的黨中央猶仍惺惺作態的到處要找人進行溝通,而且還由幾位黨內大老結伴造訪柯文哲,裝作仁至義盡的在製造最後挽回合作機會的鏡頭,復將該新聞故意大作特作,讓世人都能看到:民進黨為大局已盡最大努力,是柯文哲拒人於千里之外。令人驚奇的則是柯文哲還很配合地跟著民進黨劇本做了最精彩演出。

如果這樣的假設是真(反正沒人會笨到對號入座),則在此一觀察裡,我們是否可以聯想到:現在這民進黨的黨中央到底是誰在主導操盤?是誰在拍板最後決策?

20180502-朝野黨團協商「財團法人法草案」,立法委員段宜康發言。(陳韡誌攝)
立法委員段宜康率先表示民進黨一定自己提名台北市長候選人。(陳韡誌攝)

「黨中之黨」的新潮流即將成綠營的眾矢之的

除了新潮流對「棄柯決策」臨門一腳的不足為外人道的內幕之外,民進黨其實也正憂心著,對綠營最具忠誠度的南部選區正在積極快速醞釀「用選票教訓民進黨」的濃厚氛圍。

現實上,已有多位黨內觀察家明的暗的都陸續在表達一個氣氛:只要這次黨中央決定再禮讓柯P,就會有多股勢力揭竿造反,尤其是在這次初選提名中落敗而滿肚子委屈的黨員同志群(脫黨競選)。於今台南市會浮出一位墨綠的許忠信(前台聯立委)要參選市長的傳言漫天飛舞,即是最典型的例子。反正國民黨想要出戰的全是肉咖,就不如換個戲碼,演一場正綠(新潮流)與墨綠(非新系聯盟)的綠色捉對撕殺,看看曾經在2014年投票給賴清德的711,557支持者,這次會做何選擇?

果真如此,本來以為抱著西瓜睡覺都會當選的準市長黃偉哲必然要備感威脅之外,對各區市議員選舉格局也勢將發生全盤被攪糊了而必須重新拼圖的大亂局。特別是被指責為霸道惡質的新潮流系的各區候選人,很可能會陷入被綠營各方圍剿的危局境地。

屆時,比如吧,如果各方綠營人士每天登門來問你「挺新潮流」還是「挺台灣價值」,各區新潮流人馬將如何回應?這命題的真正意涵,其實就是很惡毒的蓄意要將新潮流候選人徹底清出綠營大門之外,只要新潮流沉不住氣而大舉反擊,打新系陣營就很有文章可做了。因此我藉此大膽猜測,與新系結怨甚深的扁聯會陣營就很可能會專挑新系人馬開打。

20180517-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立法委員黃偉哲出席。(陳韡誌攝)
民進黨台南市長參選人、立法委員黃偉哲會因為屬於新潮流系而選情吃緊?(陳韡誌攝)

新潮流貪婪與傲慢的吃相已煽起黨內「抗暴情緒」

想當年,新潮流系從「雙仁一水」開館招徒,楬櫫「社會民主路線」建立明確的派系政綱與強而有力的派系紀律,在黨外時期率先掀起「批康運動」到「雞兔問題」,再進而在民進黨內實踐其「黨中黨」的拉小打大之內鬥機制,再轉換為「大的合作,小的殲滅」之實務法則。邱義仁成為永遠的老二(合作者的輔弼重臣),不管黨主席誰來當,從姚嘉文、黃信介、施明德到許信良,邱義仁的老二角色從不會退場。直到阿扁進駐總統府,邱義仁也順理成章成了阿扁最為倚重的智囊大將。至此新潮流系人馬開始由黨中央往各層級政府位置移動,包括兩岸問題也逐漸佔領高度話語權。迄至小英政府裡,新系在中央到地方所安插的黨羽已經相當豐滿,基本上到處都可以看得到新系人的密集程度。因此坊間才會戲稱「小英當總統,新系是當家」,還有更難聽的說「新系打噴嚏,台灣政府就集體戴上口罩(封口禁言)」。

新潮流派系兢兢業業苦心經營了近40年,今天能成為隱形治國者的「國之棟樑」,不管你喜不喜歡她,或曾經是其受害者,至少我們該服氣其一以貫之的排他主義的冷酷與無情。只是這兩年,其貪婪與傲慢的粗暴吃相也同時煽起了黨內集體反撲的「抗暴情緒」。則新潮流決策班子將如何嚴陣以待?對於山雨欲來的這場風雨,小英主席又將如何重施「四兩撥千金」故技?

民進黨中央黨部不只是要照顧到天龍國的市長和市議員選情,更有責任要照顧其中南部地區的基本盤面。可是,在全國各地「反新系」情緒已經不斷升高的當下,黨中央會有何調理機制出現仍尚待觀察?

台灣日本關係協會會長邱義仁(日台交流協會代表臉書)
不論誰當民進黨主席,邱義仁「永遠的老二」角色從沒變過。現任日本關係協會會長邱義仁(日台交流協會代表臉書)

誰來製作「支持她就是支持他」的創意海報?

同樣的,因天龍國所位居的政經特殊高地,國人都會被引導專注在台北市長的選局裡,以為市長輸贏就是天下底定,並以之衍生2020年的大位之爭的勝敗戰果。殊不知,真正最尷尬的腳色其實是市議員的層級。比如像高嘉瑜這號已被歸類為友P的角色,恰恰是裡外不是人的三明治模型:年底選舉時,高嘉瑜到底要不要請柯P到場站台助陣助威?會不會到時又有人要幫她張貼:「支持她就是支持他」的海報看板?

至於有人會問,台北市長這一局這樣的三腳擼,民進黨能有多大勝算?老實說,我個人並不悲觀。就我的認知,首都戰局原來就是「433」的格局。誰能搶到「4」誰就是贏家。

我知道多數悲觀者會認為只要選民各自歸隊,國民黨就會是站在「4」的位置。我則認為選舉無常局,所謂晴時多雲偶陣雨,到時風要怎麼吹都隨時可能出現極大變數。如果都按照往昔各色顏色的選票分析,那勝者恆勝,輸者恆輸,何來政黨輪替之說?何況這輸贏總在伯仲之間,很可能因為一句說錯的話而被打入萬丈谷底的。

20180516-台北市議會進行「107年度臺北市地方總預算第1次追加(減)預算案編製經過報告與詢答」,議員高嘉瑜發言。(陳韡誌攝)
綠柯分手後,台北市長柯文哲備詢時說議員高嘉瑜是他好朋友,嚇得高嘉瑜趕緊說,「別害我。」(資料照,陳韡誌攝)

柯P演完白目,現在換上哽咽和眼淚之超級演技

首先來談,丁守中在2016年立委選舉中,他是如何在絕對優勢中被思瑤姐姐追上來而一夕翻盤的?當年所曾發生的錯誤這次會不會重演一遍?

亦有謂「拔管&擼管事件」已讓藍營做了歸隊整合,所以老丁丁新近民調才會超過柯P;我則要說,正因為管爺仍還在扮演「被欺負者的弱勢角色」,民調的同情分數自然會加到老丁丁身上,此謂之移情作用。設若是柯P也跳出來馬力全開,加大力度演出被兩黨夾殺的「被欺負者的弱勢角色」,這同情分數該當轉移給誰?柯P的哽咽和眼淚之演技,會輸給老丁丁嗎?萬一老丁丁的民調再由盛而衰,誰能保證到時國民黨不會繼「換柱大戲」再加演一場「拔丁拱管」的戲目?問題在於「國民黨到底真的徹底回魂了嗎?」我個人是認為,當黨產已經一掃而空之後,早早被打成「北七」的這個黨,根本就已是魂飛魄散了,還到哪裡去找魂來回?

天龍國市民要不要推動「市長給問嗎?」

柯文哲連任的罩門在「誠信」。因此,只要有人願意出面號召組織一個類似選舉人監督的公民團體,肯認真賣力地執行「市長給問嗎?」,將柯P上次選前選後的所有政見和歷次發言彙編成冊,然後輪流巡迴到各黨候選人門口要其回答:「大巨蛋拆不拆?幾時拆?」「承諾台北交通幾時可以改善?」等等的市政問題,再公開要求其簽字背書「當選後若未能如期履行競選承諾,一個月內自動請辭下台」云云,則這場選戰不是會更符合人性也更好玩嗎?

親愛的天龍國市民們,是到了該展現公民問責權的時候了!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更多好文請看〈陳昭南專欄〉。作者每周發表於《風傳媒》的專欄系列,已收錄於作者新著《迷航的國度》一書。欲優惠購書者,請填寫申購單(請點擊進入),或電洽蔡先生(0912661869)。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