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專文:愛黨先於愛國,不愛黨就是反革命

2022-04-03 05:50

? 人氣

中國共產黨歷史展覽館外的中共黨旗。(美聯社)

中國共產黨歷史展覽館外的中共黨旗。(美聯社)

「《七十年代》怎麼樣呀?」這是徐先生對我和雜誌的最後遺言,是他對一份從左派立場轉為獨立輿論的雜誌的待望(期望)。

失敗者回憶錄105:徐先生的臨終呼喚

徐復觀先生歿後我撰文悼亡,我原打算寫3000字,結果邊寫邊翻看他的書信和文章,有時讀到凌晨也未能寫出一個字,結果寫了一個多星期,成了15000字的長文。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在專訪後徐先生旅美期間,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了《關於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徐先生拖著病體,為我們雜誌寫了一篇文章,其中提到這決議以神來之筆,對毛的錯誤創造出「終究是一個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所犯的錯誤」這樣「石破天驚」的一句話,徐先生說「假定把這句話理解為毛澤東一貫的錯誤,是與馬列主義有必然性的關係,則這句話可為歷史作證,而千萬不要把它當作歷史的『笑話』」。這個評價發人深省。

9月底,我去探訪他,他說,「我那篇訪問記,使你受到不幸的對待,實在過意不去」。我一時不知如何回答他,只告訴他我們籌集資金、離開天地繼續出版,財政難關大致已經過去。

談話中他告訴我,兩年前的1980年5月,廖承志外訪回國途徑香港,曾經由新華社社長王匡和《新晚報》總編輯羅孚陪同,去探訪徐先生,三個中共黨員繞著圈子談話,旨在拉關係,後來徐先生說,我覺得光聊天沒有什麼意思,我提點意見好不好。廖說「那太好了」。於是徐說,第一點,希望你們以後不要積極講統一,統不統一主要取決於你們自己的民主與法治,如果你們的民主與法治搞好了,有基礎,任何人不能阻止統一;現在你們的民主法治沒有進步,談統一不僅國民黨不贊成,台灣老百姓也不會接受。你們拼命談統一,只是給台灣一種刺激。第二點意見,我覺得共產黨員的人數太多了,3800多萬人(這是那時候的數字,40年後已是9000萬了),對老百姓是一個負擔,對黨的組織工作也是一個負擔。如果能減掉一半,對黨對國家都好得多。第三點意見,是我覺得應該恢復一點私有,私有制是人類文明的起源,人總得自己掌握自己一點什麼,才能夠有創造能力。如果連生存權利、生活條件都受支配的話,社會就很難進步了。第四點意見,徐先生說,馬列主義是外來的東西,比之中國傳統文化的合理部分,後者更講得清楚,更易被中國人接受,因此,希望中共能夠發揚傳統文化中的民主主義思想。廖承志的回應說,我們國家的封建意識已經太濃了,再多講傳統文化,那豈不是更封建?徐先生笑了,他是對牛彈琴呀!

以後兩個多月,我忙搬家和搬辦公室,沒有去探望徐先生。不久,胡菊人兄從台灣回來,告訴我徐先生在台大醫院,已進入垂危狀態。從菊人兄處取得徐先生在醫院的房號,就打了一個長途電話過去。徐太太接電話,轉給徐先生接聽,他用掙扎著的聲音問了一句:「《七十年代》怎麼樣呀?」我告訴他景況尚好,請他放心,我一定會把雜誌辦下去的。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