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翻身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楊其文觀點:藝想願景---國家門面的文化櫥窗

「十年過了,新型態的表演空間不斷問世,地方諸侯都在拼命蓋館舍,而我們的兩廳院雖未老態龍鍾,卻還停留在三十年前的原地踏步!」(蘇仲泓攝)

「十年過了,新型態的表演空間不斷問世,地方諸侯都在拼命蓋館舍,而我們的兩廳院雖未老態龍鍾,卻還停留在三十年前的原地踏步!」(蘇仲泓攝)

文化興邦立國

很多人問我,校長卸任後退休在即時,為什麼現在才將十年前的兩廳院開發概念做系列的分享。我的回答很單純:我一日為教育者和文化人,終生為教育者和文化人。我只是希望善盡教育工作者的社會職責,將信念、經驗跟視野傳播出去。對我來說,台灣若能以文化興邦立國,是立足世界最理想的狀況!

兩廳院開發概念其實並不只有最初的捷運連通道,還有興建臨時劇場的完成,同時也包括開發兩廳院園區,並且增建兩棟藝文展演場館,形成藝文四合聚落空間的想像。如此,不但可以帶動藝文發展,更能引領商區連結的文創基地,讓兩廳院成為名符其實國家門面的文化櫥窗。

文化先行指標

兩廳院中正園區因為是紀念性建築的關係,在配置上形成等腰三角形的陛道(覲見皇道)規劃,廣場上只有硬舖面,而沒有林蔭步道。建築體各自獨立,連通的地方只有兩廳院地下室的停車場。辦公室無法開窗,布景道具運輸更是不易,附屬空間亦是不足。

創新大師史考特安東尼(Scott D. Anthony)說:當事業體碰到匱乏(Scarcity)時,正是黑暗中最明亮的曙光;而充裕(Abundance),反而是許多公司創新領域不佳的原因。當人們都說A即B時,正確的做法的答案是創造C。我堅信這樣的理念是正確的法寶,所以如果面對的是一個先天不足的硬體環境,我們如何在這樣的園區中,尋找利用地利之便的開發來創造機會?這就是我當時規劃的理念與背景。

另外,因為在先天上兩廳院其實並非裡想的展演與文創空間,因此在經營型態改為行政法人後,更面臨了龐大的自籌款壓力。立法院為了降低政府財政負擔,提高兩廳院自籌款比例,從原來只需自籌25%,自2007年起連續三年降3%的補助,後來再逐年降低從60%到現在約50%的補助款。也就是說,兩廳院在經營上有提高收益的壓力與必要。在這樣的情況下,維持原本的場館演出數量,將無法創造更多的收益。

早期兩廳院的營運是以場館形態的陽春型組合(Plain vanilla portfolio)為主;後來陳郁秀董事長採用的是一般所謂的殭屍型組合(Zombie portfolio),是一種自主偏好的權位主導。導致例如「鄭和」一檔戲花費3600萬製作但只演出九場,票房收入800萬,補助300萬,演完封箱再不見天日。這樣的經營模式自然無法滿足自籌款的需求。其實,應該考慮的是選擇多角化營運的門戶開放型組合(Open door portfolio)才能開創時代的大格局,同時也符合政府對兩廳院法人化之後的期許。

先前建議興建臨時劇場的作法,一是解決封館維修的替代場所,二來增加觀眾人次及場館收入,三則驗證引進大型演出跟定目劇發展的可能。如果臨時劇場營運成功,那麼就可以順理成章的在兩廳院後方,再增建兩棟展演場館,可以形成四館別具特色的文化園區,對外是國家注重文化的象徵,同時更可以展示國家門面跟文化櫥窗的雄心大志。

擴建兩廳院園區的作法,除了打破園區原本的限制之外,地下廊道相通的建置,更可以活化生活跟空間的想像,同時也解決演出場地需求不足的缺憾。這個計畫當年若能推動,台灣的文化場館在世界上不僅領先全球的腳步,對於在地文化藝術的推廣助益,絕對不言而喻。一旦四合聚落式的文化簇群場館完成,臨時劇場的階段任務也就結束,現地拆除後可以改建藝文商務旅館,除了提供前來演出藝術家的食宿外,還可對外開放增加營收。

20180308-自由廣場戶外開放空間的規劃。(作者提供,取自黃承令建築師事務所)
自由廣場戶外開放空間的規劃。(作者提供,取自黃承令建築師事務所)
增建兩棟展演場觀可以形塑更具體的空間跟文化意象(作者提供,取自黃承令建築師事務所 ).png
增建兩棟展演場觀可以形塑更具體的空間跟文化意象(作者提供,取自黃承令建築師事務所 )
20180308-園區地上地下空間的串聯構想(作者提供,取自黃承令建築師事務所 ).png
園區地上地下空間的串聯構想。(作者提供,取自黃承令建築師事務所 )

文化城市案例

香港九龍西九文化園區,1998年香港政府宣布將兩公里的海濱長廊,佔地23公頃的公園《西九龍填海計劃》興建西九龍文娛藝術區,將香港發展成為亞洲文化藝術中心。他們先將商業及住宅用地拍賣,再成立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執行開發計畫。使M+、演藝綜合劇場及部分酒店、辦公室及住宅用地提早發展為一個土地用途及組合均衡的「藝術廣場發展區」。整個西九文化區造價達400至500億港元,比較預先獲得批准的216億港元超出一倍。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動用1.5億港元委託3間顧問公司研究概念設計方案,並在2011年挑選Foster + Partners《城市中的公園》作為基礎方案 企圖匯集世界級文化、藝術、潮流、消費及大眾娛樂為一體的綜合文化主要場地,核心設施包括劇院、博物館、演藝場館、劇場及廣場等,共17座,意圖提高香港文化的水平及世界地位。

西九中心佔地23公頃 依時程完成第一批設施的臨時苗圃公園 西九公園 M+展亭 自由空間 戲曲中心;第二批可容納1,450個座位的的演藝綜合劇場、600座位的中型劇場、250座位的小劇場、駐區藝團中心及排練場地。第三批則是音樂劇院,為巡迴音樂劇、商業製作及大型表演而設,有2,000個座位。大劇院 音樂中心,包括設有1,800個座位的音樂廳和300個座位的演奏廳及藝術教育設施。設有600個座位的中型舞台劇場。以及樓面面積約3萬平方米的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

20180308-西九龍文娛藝術區。(作者提供,取自www.westkowloon.hk)
西九龍文娛藝術區。(作者提供,取自www.westkowloon.hk)

即將完工的美國加州安納罕表演藝術中心APAC (Anaheim Performing Arts Center),造價五億美金,未來蓋了一個天文臺的博物館塔跟大型表演基地,將成為區域的新地標,還設有一座2000人的音樂廳、1700席的歌劇院、600個座位的黑箱劇場、戶外圓形劇場、兩個餐廳、辦公室空間、演講室和會議大廳,還有景觀元素內的大噴泉、反射池、綠色屋頂和地下停車場。

造型充滿趣味的表演中心的設計精神,源自於傳統農業歷史中,老柑橘樹的啟示,所有的立面系統根據樹幹,樹根結構和葉子的橙色,以及橘子的皮膚素材,形成設計的迴轉模式,將四棟主要結構包裹在穿孔的銅陽極氧化鋁中,讓建築物發出圓形的環狀,在現場熱情舞動。

20180308-美國加州安納罕表演藝術中心。(作者提供,取自www.archdaily.com)
美國加州安納罕表演藝術中心。(作者提供,取自www.archdaily.com)

貝聿銘建築師聯合事務所在2016年贏得中國廣州佛山(Foshan)的南海文化中心設計案,該案希望可以創造新的市民廣場,而來形塑多層次的都會文化空間,基地位於市區連接捷運、公車交通運輸繁忙的江燈湖畔公園(Qiandeng Lake Park)旁,長度四百公尺,寬一百五十公尺,總面積達十三萬平方公尺,預計興建圖書館、藝術跟科學展示館、運動中心、表演廳跟周邊相關附屬設施,未來透過新形式的建築空間,得以編造新的城市文化。

20180308-中國廣州的南海文化中心設計案。(作者提供,取自www.archdaily.com)
中國廣州的南海文化中心設計案。(作者提供,取自www.archdaily.com)

不大破仍大立

十年前的整體規畫至今看來依舊可行且仍然具有前瞻性。不需要大破修改原本的建築架構,而是以最小的成本去達到最大的收益,並成就大立。當年所有的空間規劃以及未來園區發展構想圖,都已經完成初步評估與設計,過程中也送請經建會,請教專案執行的可行性跟具體推動方法。十年過後,看著他國的案例一個個成功推出並翻轉當地的文化生態,我不禁再次陷入長思,我們的文化興邦立國願景是否終究只是願景?

這個營造破壞性創造思考的整體規劃案

企圖打破園區僵化的垂直水平空間分佈 開創市民空間想像的創舉

塑造藝術生態園區與生活文化街廓跟鄰近社區廊道的串連

打造國家門面品牌跟文化櫥窗面貌的作法

十年過了,新型態的表演空間不斷問世,地方諸侯都在拼命蓋館舍,

而我們的兩廳院雖未老態龍鍾,卻還停留在三十年前的原地踏步!

*作者為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