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育平觀點:烏克蘭與俄羅斯的歷史淵源與愛恨情仇,是否真能破鏡重圓

2021-07-26 07:00

? 人氣

普京在其個人臉書上貼文,要求正視烏克蘭和俄羅斯具有同一文化歷史淵源。(資料照,美聯社)

普京在其個人臉書上貼文,要求正視烏克蘭和俄羅斯具有同一文化歷史淵源。(資料照,美聯社)

2021年7月17日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在其個人臉書上貼文呼籲說:「對於俄羅斯而言,烏克蘭不是外國,烏克蘭是俄羅斯歷史的一部份,烏克蘭人也是俄羅斯人的一部份,而這也是發生在烏克蘭的一切會這麼樣讓俄羅斯人心痛的緣故。」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普京又說:「烏克蘭被有意地扭曲成反俄羅斯,強迫俄裔的烏克蘭人放棄他們對歷史的認同與團結。我們不要管彼此路線歧異,應注意的是住在烏克蘭及俄羅斯境內千百萬人民的命運糾葛,幾世紀以來精神上的糾葛。」

普京還說:「對於所有瞭解俄羅斯歷史的人來說,幾個世紀以來我們就是一個單一民族國家,所以人為創造烏克蘭成為一個反俄前哨站是抵觸所有人的利益的。大多數烏克蘭人都明白這些事實,但他們面對前所未有的壓力被迫扭曲民族認同、放棄俄語文化。歷史上有一些時候外來勢力人為地將俄羅斯與烏克蘭分離,但我們最終都重新找回團結的力量,我們的力量來自團結。」

到底普京對於俄羅斯與烏克蘭的歷史連結與族群對立的認知,是基於何樣的歷史事實?為什麼烏克蘭人顯然不是這樣想的呢?真的有誰扭曲或在背後操控了這一切嗎?讓我們從歷史上的淵源來探究一下這課題。

俄羅斯是一個年輕且含有多元血脈的民族

俄羅斯這個國家本身的歷史很短,從還是小部落型態到今天,最久大概也只能追溯到1300年以前,相對世界其他古老民族來說,俄羅斯是一個相對年輕的民族。

在西元前5000到西元前3000年,黑海北岸的烏克蘭草原上居住的是一批印歐民族塞種人西徐亞人(Scythia),他們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遊牧民族,剛剛開始馴化了馬匹,然後開始掌握了冶煉金屬如青銅、鐵、黃金器物等的技術。

塞種人分為幾個部落,大益人、薩爾馬提亞人、斯基泰人、馬薩革達人等,分別與東歐黑海北岸這塊土地周邊的所有古老民族發生接觸,在希羅多德(Herodotus)寫的《歷史》書中,就寫到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創建者居魯士大帝(Cyrus the Great)征服東西方,威服四海,偏偏最後與遊牧民族斯基泰人一戰慘敗,連頭顱都被砍下來當酒器,這些行為就是遊牧民族的傳統特徵。塞種人大概可以算是俄羅斯最古老的祖先。

塞種人後來向東遷徙到中亞與新疆、甘肅一帶,就是古代中國的大月氏、烏孫國等,後來考古發掘匈奴單于墓葬後,也證實匈奴人的DNA中含有塞種人基因。不論大月氏、匈奴以及之後隋唐時期興起的突厥汗國,都是帶有西方塞種人血緣的遊牧民族,天生就是戰鬥民族的血脈與魂魄。

但是一直到西元一千年以前,俄羅斯的土地上都還未出現由俄羅斯人創立的統一國家,雖然已經有古俄羅斯族的土著建立一些部落型城邦公國,但是都是受到外來民族如匈人、保加爾人、突厥人、可薩汗國、基馬克汗國、佩切涅格汗國、庫曼欽察汗國等突厥系的遊牧民族來來去去的統治。

喜歡這篇文章嗎?

蘇育平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