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又天專欄:我所認識的朱學恒

2021-06-13 05:50

? 人氣

宅神朱學恆(見圖)18日在直播中表示,因為他嗆名嘴周玉蔻是「惡毒而下流的側翼」,所以周玉蔻就告他妨害名譽。(取自朱學恆Youtube)

宅神朱學恆(見圖)18日在直播中表示,因為他嗆名嘴周玉蔻是「惡毒而下流的側翼」,所以周玉蔻就告他妨害名譽。(取自朱學恆Youtube)

黃金之特約作家時期

1991年,我八歲,第一次讓爸媽帶著逛光華商場買電腦遊戲的時候,發現了《軟體世界》雜誌,然後就開始訂閱。也是那一年,《軟體世界》刊出了一篇介紹現代西方奇幻文學鼻祖《魔戒》的文章,作者叫朱學恒。後來我才知道,那時他年方十七,在師大附中讀高二。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中文世界大多數人知道《魔戒》應該是在2001年Peter Jackson導演的電影版第一部上映前鋪天蓋地的宣傳,少數在之前就知道的,一部份是英語文學專業人士,另一部份,是我們一輩從1980-90年代開始從電腦遊戲接觸英文RPG(角色扮演遊戲)的玩家。在那幾年的《軟體世界》和《電腦玩家》等遊戲雜誌上,我經常在訪談和現身說法裡看到這樣的故事:十來歲的時候在電腦上玩到《創世紀》(Ultima)、《巫術》(Wizardry)和「金盒子系列」(SSI公司一系列以金色包裝盒發售的基於DnD規則製作的RPG)之類滿滿是字、難度又高的RPG入了迷,無論如何都想搞懂它,於是拿出字典一邊玩、一邊查、一邊作筆記硬啃,然後遊戲破關了,大學聯考英文也考到九十幾分,還不過癮,就「玩而優則寫」,開始給遊戲雜誌寫攻略、寫評析,成為雜誌社的特約作家,或幫廠商翻譯說明書,乃至開始從事相關行業。現在我們耳熟能詳的「精靈」(elf)、「獸人」(orc)這些譯名,大都是他們當年「吾輩數人,定則定矣」就這麼流行開來的。

那年頭,個人電腦的普及率還很低,操作也不容易,為工作需要購置電腦的大人,就算玩也頂多玩一些《俄羅斯方塊》之類的小遊戲,不會有精力去研究玩法和數值都比較複雜的RPG;有條件把那些「大作」玩懂的,還真就只有十幾二十歲的學生──再小幾歲像我這樣英文基礎都還沒打的就不行了。從他們的文章,很可以感受到一種「先知先覺」的自豪:通過這種在大人眼光中不務正業的玩樂,我不但把英文學好了,還接觸到尖端的科技潮流,以及人家的文化底蘊,這可是課本裡沒有的,而且正是教育所推崇但填鴨填不出來的「自學」能力。看著他們十分得意地在雜誌上談笑風生,我也九分得意,覺得自己掌握了一種大人、外人很難搞懂的東西。

長大以後,我得知學界管這樣的各種圈子叫「亞文化」,而大約在2000年前後,原本具有貶義的日文「御宅族」到了我們這邊,由於有這群在雜誌上活躍的先驅作為表率,多了「能自學外語」、「能自發檢索」這些光環,於是還多了一些褒義,成為一種既能自嘲、也能互吹的稱呼。朱學恒後來架站叫「朱學恒的阿宅萬事通事務所」,其淵源,就遠在這個電腦遊戲雜誌的「黃金十年」──1996年網路普及之前的《精訊電腦》(1986-1989)、《軟體世界》(1989-2005)、《電腦玩家》(1991-2009)、《新遊戲時代》(1993-2003)。這十年,他十一到二十一歲,正是時間精力最多、最能全心投入興趣愛好的少年時代。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胡又天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