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台灣選出這個總統─只為民進黨服務

2017-12-06 07:20

? 人氣

蔡英文總統對民進黨念茲在茲,「總統」的角色相形暗淡。圖為蔡英文出席民進黨2018執政縣市長連任記者會。(顏麟宇攝)

蔡英文總統對民進黨念茲在茲,「總統」的角色相形暗淡。圖為蔡英文出席民進黨2018執政縣市長連任記者會。(顏麟宇攝)

「民進黨長期以來都勞工走得比較近,民進黨沒有背叛勞工,勞工是民進黨心裡最軟的那塊。」─蔡英文( 2016)

去年十一月,蔡英文總統在一例一休爭議最大的時候,接受媒體訪問,款款而談「一例一休對民進黨而言,是有史以來最痛苦的決定」;她的痛苦讓民進黨很快拍板,一個月後,「一例一休」在場外抗爭,院會混亂中三讀通過;一年過後,又是場外抗爭,委員會審查數度火爆口角,甚至五次架離發言立委的情況下,全案送出委員會,進入協商冷凍期,估計立法院臨時會時再行處理。

或為社會各界罵聲不斷,或為有媒體報導行政院長賴清德加碼修法讓青年選票大崩盤,蔡英文特別臉書發文強調「所有政務的推動,我會與賴院長及執政團隊共同承擔。而我作為總統和黨主席,會負起最後的責任。」

這段臉書貼文言詞懇切,但一點都不新鮮,年改方案三讀前後,蔡英文接受媒體訪問或者出席公開活動,講來講去不外乎「改革的陣痛(壓力)我會承擔」、「不滿(責難)到我為止」,就像她說要為勞基法再修正負起最後責任一無二致,貌似極有擔當的言詞,其實只是廢話一句!

勞基法修正爭議,蔡英文能負什麼責?

身為國家元首,而且老是爭議政策的拍板定案者,年改國是會議由總統府直接主導,去年以「一例一休」為核心的勞基法修正,是蔡英文在黨政決策協調會上拍板,她能不負責嗎?重點是:她真負起了什麼責?公教年改方案通過,明年七月即將實施,反年改團體差點被她以「匪諜」究辦,而相應的軍人年改則暫時壓下,農勞漁年金甭提了,蔡英文的「改革」對象僅止於她刻板印象中的「國民黨支持者」─軍公教,「被改革」者的痛苦─不論是精神或荷包上的─都不是民進黨的痛苦。

勞工的痛苦,她大概可以感受,但不是出於她個人的感同身受,而是「民進黨長期以來和勞工走得近」,這句話,從此民進黨可以吞回去了,即使如此,一年前修法,她空言負責,一年後再修法連句道歉都沒有,而且,再修正的思考顯然以資方為重,而非以勞工權益為念;她還是說「會負起最後的責任」,什麼是「最後的責任」?民調持續下滑而薪水一毛不減,數百員警隨著官邸守著她,守到她任期結束。

抗議勞基法修法,青島東和中山南路已被癱瘓,準備丟冥紙。
當年是蔡英文口中「心中最軟的一塊」,如今在立法院前抗議勞基法再修正的勞團,卻成了民進黨立委口中「只是放錄音帶」。(甘岱民攝)

而蔡英文念茲在茲的不是她曾經聲言的「心中的軟肋」─勞工,而是民進黨,就像年改方案通過,她謝謝公教人員的「配合」之外,感謝的是民進黨立委的努力,勞基法在爭議與抗議聲中,一字不易送出委員會後,她感謝的是「這段時間,行政院賴院長率領的行政團隊,以及民進黨立院黨團的委員都非常努力」,民進黨立院黨團的確非常努力,努力地不讓他黨立委發言,努力地精簡議事程序,努力地忘記他們曾經如此堅持的─程序正義。

心心念念民進黨,團結成空談

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蔡英文也曾經擔任過立法委員,儘管時間並不長,但對國會合議與朝野協商,不應如此冷漠和輕視。但是,她的臉書發文重點卻在強調:「民進黨是一個民主政黨,整個執政團隊本來就會有許多不同意見和想法。但是,在經過民主討論後,全黨能夠在彼此說服和尊重的前提下,團結一致,共同承擔執政的責任,這才是負責任的政黨。」

簡單講,在蔡英文概念中,重大政策的共識,需要的只是民進黨的團結一致,而非全民的共識,「全民」在她的權力邏輯裡,輕易就化約成一個特定政黨,這不是政黨政治,而是幫派政治。即使一黨之「民主討論」,蔡英文做到了嗎?民進黨落實了嗎?反對勞基法再修正的林淑芬成為民進黨的異類,林淑芬的修正提案,和在野黨立委的下場毫無差別,一樣全無付諸討論的機會,「封殺異議」什麼時候成為民進黨的「責任」?如果這篇臉書貼文只是蔡英文做為民進黨主席,在民進黨中常會的發言,也罷,臉書公開面向全民,結果開口民進黨閉口民進黨,在全民注目下,她表露的真心,只對民進黨,這樣的總統如何成為全民團結的象徵?

20171204-民進黨立委林淑芬4日於立院衛環與經濟委員會,審查勞基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時發言。(顏麟宇攝)
民進黨立委林淑芬對勞基法修正的意見,民進黨同樣不屑一顧。(顏麟宇攝)

超越司法權限調查搜索扣押,不是人權

這實在是非常恐怖的現象,重返執政民進黨,以及代表民進黨當選就任總統的蔡英文,所思所想的「國家」竟然只是「民進黨的」,從就任標舉「轉型正義」開始,這個執政黨、這個總統完全無視國家體制為何物,無視憲法保障,放任不當黨產委員會擁有超過司法檢察的調查與處分權力,更恐怖的是,司法在權力面前棄守,司法院大法官甚至對監察院提出的聲請釋憲案悶聲不吭,受理與不受理,迄今都不敢有一個說法。

不當黨產委員會殷鑑在前,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三讀通過,為被害者平反,還原歷史真相,沒有人會反對,然而,在民進黨多數表決下,同樣通過賦予促轉會超過司法檢察的調查、搜索、扣押(封存)、乃至罰鍰處分權,若調查遭拒還得請「憲警機關」協助,憑著立法院多數就賦予行政機關司法權限,民進黨為什麼膽敢於輕率踩下有侵犯人權之虞的紅線?只能說,民進黨的「人權」既有分別心還有黨派之別。

縱使民進黨有分別心,總統却不能有分別心,蔡英文即使身兼民進黨主席,做為國家元首身份還是在政黨領袖之前,所謂爾俸爾祿民脂民膏,民脂民膏可沒有藍綠之別,包括蔡英文分配給民進黨人的職位與資源,都在「國家」之下,而非「民進黨私有」,只會照顧自己人,心念只在民進黨的蔡英文,如何配享全民對「總統」大位的敬重?走不出民進黨的私心與界限,蔡英文 就不可能破解全面執政却無法以多數服眾的困境。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