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薰觀點:E時代的語彙V.S 京劇的跨界

2021-05-01 05:50

? 人氣

數位科技的動態捕捉,即時呈現京劇特殊的力與美。(國光劇團提供)

數位科技的動態捕捉,即時呈現京劇特殊的力與美。(國光劇團提供)

「人妖之間,糾纏又清澈的情感」、「超越所有疆界去愛你」;「人妖有別,生命有情」、「你身上有我熟悉了一輩子的味道」。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軟膩的語言,恍若新世代網路言情小說的繾綣愛戀,居然以有意識的「擦邊球」方式,出現在一般人認為應該很莊重、很典雅的京劇舞台。

電影阿凡達裡採用的4Dviews 攝影棚數位技術,台灣京劇不遑多讓,也跑在現代劇場之前首次採用,並亮相於台灣表演藝術舞台上。

最浪漫的愛情。

最迷離的人狐相戀。

國光劇團的非典型京劇<狐仙>,從裡到外呈現一股跳脫靈動,自由的新意。或許,這才是真正成功的浪漫。

近年來,台灣戲曲界的創作能量蓬勃,各種題材不斷推陳出新,不斷嘗試尋找新的語彙與時代對話。戲曲故事與時俱進,國光劇團四月在台灣戲曲藝術節中呈現的旗艦演出作品《狐仙》,也再引領一波話題。

國光劇團在2009年以《狐仙故事》之名首演,新生代編劇趙雪君是一位「從漫畫、網路、BBS來理解世界」的「E世代宅女」,她同時也是一位浸淫古典文學的「正牌中文系博士生」。她以出自日本漫畫式的新世代視覺思維,將「日本畫風」融入「中國氛圍」,再轉調為「京劇語境」,劇本風格新鮮且具顛覆性,並以此獲得2011年「十大傑出青年」,原因是她「讓京劇變年輕」。

今年《狐仙》加以創新改編重新製作,邀請在現代劇場多年、台新獎得主的跨界導演戴君芳執導,表演能量極強的京劇藝術家黃宇琳重詮女狐,加上原有的盛鑑男狐,以及音樂、影像、服裝、舞台設計等表演藝術菁英的跨界陣容,三天五場的滿座演出,連追加場也滿座,真的讓人佩服和驚艷。

立體騰空,動態捕捉帶來的嶄新視覺。(國光劇團提供)
立體騰空,動態捕捉帶來的嶄新視覺。(國光劇團提供)

國光劇團的「非典型京劇」,不管在演出內涵、演出型式,和吸引觀眾的魅力上,又往前跨了一步,出現了一個新的里程。

《狐仙》是天外飛來一筆的浪漫故事,虛擬的狐仙世界,因為狐來到人間、與人相戀,而有了共通的語言,甚至更難跨越的物種跨界樊籬,從愛情到親情到人情,直至更廣的一方世界,狐在蛻變、在領悟,人也是。

故事的虛擬、想像,和幻化特性,正給了《狐仙》所有創作最大的揮灑空間。

虛與虛相接,幻與幻相連。

從編,到導,到演,到聽不出傳統或現代界線的音樂,到第一次大膽的數位科技運用,都呈現了這個精彩的巧妙之處。

跳接、意象化,選擇與揚棄的背後,都有足夠的底蘊支撐。多元跨界,足夠成熟的演員,也讓作品可以大跨幅度地嘗試。

這兩點是狐仙最讓人欣賞之處,也是作品成功的最大基點。

演員抽掉程式動作和典型唱腔,只留下與作品最相符的部分,全力呈現藝術的揣摩,全力呈現戲,呈現作品,呈現美,呈現意境。

喜歡這篇文章嗎?

蘭薰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