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族少繳稅!林全卸任前留下大禮物

2017-09-07 18:57

? 人氣

林全:贏家是薪資所得者、中低收入者。(今周刊提供)

林全:贏家是薪資所得者、中低收入者。(今周刊提供)

稅改是行政院長林全卸任之際,推出的最後一項重大政策,本刊獨家專訪林全,暢談他卸任前一手催生的最重要政策「稅改方案」,以下是專訪整理。

《今周刊》問(以下簡稱問):

本次稅改案主要考量是什麼?您想達到什麼成果?

林全答(以下簡稱答):

這次稅改考量的面向很多,前提是在不減少總稅收之下,透過重分配稅收來源,創造經濟利益,所以雖然稅沒減少,但要讓大家覺得比以前好。

我們主要考量到,兩稅合一已到歷史轉捩點、勢必需要面對,二○一四年的財政健全方案,兩稅合一只做一半,導致外資內資稅率落差過高,加上綜所稅(邊際稅率)最高調升到四五%後,又造成營所稅、綜所稅差距過高問題,在各種綜合考量下,我們將收入以薪資所得為主者及中下階層,和以資本所得為主的兩個族群分開;針對前者,提高了三大扣除額(標準、薪資所得及身心障礙扣除額),也將綜所稅率降為四○%。

針對後者,股利所得計稅新制的甲、乙兩案,其實有不同意義。首先,廢除兩稅合一設算扣抵制度,預估將增加稅收五三二億元,但取消後,內、外資差距更大,因此需要配套方案。歐洲國家針對相關問題,有部分免稅、分離課稅兩種選項,這就是甲、乙兩案的來源,主要精神是希望在營所稅已經課徵的部分,回到股東時可以部分免稅。

甲案的部分,未來股利所得的三七%可免稅,這是總稅收不變前提下、試算出來的結果,這個部分免稅的精神,可以讓重複課稅得到緩解,同時還有兩稅合一的精神,無論從租稅公平或避免重複課稅來看,都是合理。

有部分輿論批評,甲案對有錢人有利、是「劫貧濟富」,但取消兩稅合一對高資產人士不利,所以圖利有錢人這說法,其實站不住腳。至於對小股東,甲案相對不利,畢竟以前小股東可以退稅,現在最多免稅,所以才會有乙案。

在乙案的部分,未來採取「合併計稅減除股利可抵減稅額」及「單一稅率分開計稅」二擇一的方式計稅,第一種就是合併計稅,如果是股利所得較高的族群,則可選擇分離課稅二六%。也有人批評,乙案的分離課稅二六%,是破壞綜所稅累進課稅的精神,但我覺得,其實沒那麼嚴重。

因為假設一家廠商獲利一百元,他先交二十元營所稅,剩下八十元分配給股東,又用二六%分離課稅,相當於在綜所稅被課徵二○.八元,合計稅率是四○.八%(二○%+二○.八%),仍高於綜所稅最高平均累進稅率四○%;承擔風險下,每淨賺一百元還要交四○.八元給政府,這實在也不算輕了。

這也顯示,對股利所得課稅的分析,不能只計算綜所稅,而是必須同時計算營所稅與綜所稅。

持平而言,兩案可能都有缺點,甲案對小股東較不利,但這是與以往相比,以往稅制對於小股東是太過有利;乙案是遷就小股東,但分離課稅的選項,似乎比併入所得計稅,顯得破壞累進稅率的精神。

談稅收差額》分配給兩族群

但整體來看,這次稅改贏家是薪資所得者、中低收入者,其他族群多半有得有失。

因為調高營所稅、取消兩稅合一半數設算扣抵、調高外資股利所得稅率一%、及不得抵繳未分配盈餘加徵稅額之稅收,總共將多創造約一二○○億元稅收。

相對的,調整綜所稅稅率、股利所得改採新制、未分配盈餘稅由一○%降為五%,及獨資合夥組織不課營所稅等措施,總共也將減收約一千億元稅收,兩者差額大約兩百億元,我們就分配給薪資所得者、中低收入所得者,也就是提高三大扣除額。

這些試算,我們還沒有計入潛在效應。因為稅改實施後,資金轉為假外資的避稅誘因將會減少,這些資金若回到國內投資企業或資本市場,未來稅收都可能會增加,到時候稅基就會擴大,所以國庫未必會因此短收。

問:

獨資合夥組織為何不課徵營所稅?

答:

對獨資合夥課稅,在法理上有顯著爭議,因為獨資合夥是自然人,依法不能保留盈餘,所以過往獨資合夥組織先課徵營所稅,負責人還要再繳納綜所稅,這百分之百是重複課稅。

這次排除獨資合夥,算是和國際接軌,因為全世界來看,大部分先進國家目前都未對獨資合夥組織課徵營所稅。

問:

為何保留盈餘稅仍課五%、而非取消?這次調降,與先前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的呼籲有關嗎?

答:

我先強調,這個調整我們已經研究很久,所以和張董事長的建議無關。再者,當初實施兩稅合一,就是為解決保留盈餘課稅的衝突,當綜所稅率很高時,股東都不想分配盈餘,特別是家族企業,股東會利用保留盈餘作為避難所減少納稅。

先前因為營所稅及綜所稅兩者稅率有別,實施兩稅合一後、企業還是不分配盈餘,因此最終才用保留盈餘加徵一○%的方式處理。

如果像新加坡先將綜所稅和營所稅稅率拉成相等,後來就沒問題。

這次沒取消保留盈餘課稅,是因為現在綜所稅率最高四○%、營所稅加保留盈餘課稅二四%,相形之下,藉此規避稅負誘因比以前更大。若像美國許多企業那樣,保留數十年盈餘都不分配,稅務機關的查核技巧要很高明,因為企業有很多手段將保留盈餘沖掉。

談提高營業稅》憂衝擊物價

問:

我國營業稅率長期偏低,能否提高營業稅率,為長照等重大政策開源?

答:

營業稅屬於消費稅,一直以來,低所得族群的消費支出占比較高,若提高營業稅,物價壓力確實對低所得者不利。至於補貼能否解決這個問題?我個人也持審慎態度,現在已對生鮮農產品、民生必需品免徵營業稅,要免到甚麼程度?這是有爭議的,例如白米免徵,爆米香要不要免?對加工農產品應該要更謹慎。

問:

您對稅改案有什麼期待?

答:

租稅要能夠順利課徵,又不讓納稅人覺得痛,這是最高境界。歷來很多稅改方案失敗告終,都是因為社會趨勢改變後,當局急於求成所導致。例如在人才與資金日益自由流動的趨勢下,全球各國的綜所稅率都緩步降低,這就是典型的租稅競賽。

所以我希望這次稅改方案,先把目前這步站穩了,再來談下一步。也希望這案子可以得到共識,讓大家對稅收問題了解更清楚,進到立法院以後,沒有太多政治性考量,但也期待媒體不要亂貼標籤,才能順利在年底前通過。

 

撰文/周岐原、黃煒軒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今周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