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大運開幕驚魂》層層失守釀處處失態 北市警方維安「驚恐六疏失」

2017-08-25 08:30

? 人氣

《風傳媒》記者找出當中諸多失守的環節,整理出台北市警方在此次維安上,至少有六大疏失,應嚴正檢討。(資料照,顏麟宇攝)

《風傳媒》記者找出當中諸多失守的環節,整理出台北市警方在此次維安上,至少有六大疏失,應嚴正檢討。(資料照,顏麟宇攝)

台北世大運開幕選手遭反年改團體阻擋,就在台北市長柯文哲的一句「王八蛋」後,維安的洞到底在哪,瞬間遭模糊焦點,不再被世大運組委會及警方提出對外交代。不過,透過多方採訪、錄影帶還原及與警方資料印證,並重回現場比對,由《風傳媒》記者找出當中諸多失守的環節,整理出台北市警方在此次維安上,至少有六大疏失,應獲嚴正檢討。

20170824-SMG0035-世大運開幕維安驚魂夜時間還原-01.png
 

失誤一:層層通報不即時 邱豐光才會在狀況外

世大運開幕現場周邊的維安佈署,是由台北市警察局長邱豐光,以及世大運維安部部長黃嵩琛擔任,由於佈署範圍大,因此,事前就規劃將維安區域劃分成6個市警局的責任範圍,由分局長擔任該區指揮官。

小巨蛋與田徑場所在的「核心區」,由「萬華」及「松山」分局共同負責,即南京東路以南、敦化北以東、北寧路以西、八德路以北的方形區域;「文山一分局」負責敦化北路以西、南京東路以北;「大同分局」負責敦化南路以西、南京東路以南;至於「文山二分局」負責敦化北路以東、南京東路以北;而核心區以外的以東、以南,則由「北投分局」負責。這6區,共佈署了3655位警察,有該北市分局出動的員警,也有來自外縣市支援者。

世大運維安部署圖
(台北市警局提供)

這6個分局所轄的責任區,以該警分局的分局長為總指揮,之後有再往下的次分區指揮體系。舉例而言,總指揮邱豐光之下有一分區為萬華分局長陳文智負責,而在陳的責任區內,可再往下細分為6個次分區,分由不同的派出所所長做指揮官。

按照警方處理現場的慣例,發生狀況的第一時間,會有兩個必要而即時的動作,其一,逮捕現行犯;其二,立即往上通報。順著上述指揮體系,一旦次分區的派出所長,發現現場暴動、警力不足,甚至出現煙霧罐時,得將訊息層層往上報,首先,報到所屬的市警分局長,分局長再往上報給身為總指揮的市警查局長邱豐光,最後由副市長陳景峻所在的總指揮中心得知。

20170804-世大運選手村今日舉行入住測試,圖為台北市警察局長邱豐光特別到場關心。(蘇仲泓攝)
世大運選手村今日舉行入住測試,為台北市警察局長邱豐光特別到場關心,但在開幕當天卻發生邱豐光狀況外情形。(資料照,蘇仲泓攝)

舉例而言,武昌派出所長黃國龍若發現次分區的現場狀況,需立即報給萬華分局長陳文智,陳再往上報到總指揮邱豐光,最後知會陳景峻。這麼做的目的,除讓上級得知即時狀況,還可以由上級來統合更多資源維持現場情況,當然,也在於分層負責,方面後續究責。

然而,當天煙霧罐約於晚間7點6分丟擲後,不在煙霧罐丟擲現場的邱豐光,於7點30分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沒有煙霧罐,可見,在丟擲到受訪的這24分鐘內,有消息往上通報的斷裂處,沒有即時通報的結果,造成沒法啟動更高層級的指揮調度,在人員跟資源都來不及補充上,自然不足以應付反年改的百名抗議群眾。

至於外傳訊息的斷裂,在於警方手中的對講機收發訊不佳,維安處長黃嵩琛對此表示,「絕對沒有」。市警局則表示,為了世大運,今年7月份就加速換成新式對講機,當天早上也都適用過,可有效排除死角及斷電問題,不過,因為訊息過多,同一時間多人使用,導致的「遮斷」情況,卻也不能排除。

職司當天勤務卻出包的松山分局,至今沒有公開對外說明當天情況,經聯繫後表示「不方面對外說明」。

失誤二:通報系統混亂!Line、無線對講機傳訊紛擾

不只是通報不即時,當天就連通報的管道也呈現混亂的情況!萬華分局長陳文智表示,設在敦化北路、距離選手約20-30公尺遠的柵欄,有被反年改的群眾突破而失守,但第一時間,該區武昌派出所所長黃國龍,因為混亂,沒有立即通報給他,直到有在場員警在共同的Line群組中說柵欄被推開了,他也是透過身旁同仁看Line轉知他有此事,遠在捷運2號出口的他,此時才動身趕往現場。

世大運開幕,民眾在台北小巨蛋站抗議。(顏麟宇攝)
世大運開幕,民眾在台北小巨蛋站抗議。(顏麟宇攝)

由此可見,因為通報管道的不統一,中間出現請求支援的時間浪費。

對於同仁一下用Line告知,一下又用無線對講機,陳文智坦言,指揮官在處理危害的情況下,沒有馬上將訊息通報出來,也沒法一直通報,而他到達現場後,也一直在溝通協調,沒有即時通報消息,邱豐光也可能不會立即看到共同的Line群組訊息。

陳文智不諱言,「通報系統出問題,大家忙著處理事情」,他認為,在下一次出勤時,必須有更明確的通報分工,由「專責」人員負責,不論現場如何混亂,依舊要確保訊息透過事前講好的管道,向外傳出。

失誤三:「陳抗區」遭突圍無人告知  致選手前柵欄失守

在開幕式當天的周邊,市警局設有「陳情抗議區」供民眾陳抗用,根據事前規劃,分別設在敦化北路與南京東路的東北角、西北角,以及南京東路和健康路的西北角。

世大運維安處長黃嵩琛表示,當天晚間在陳抗區的人,突破陳抗區警力的防守,並在1至2分鐘的時間,快速跨過敦化北路,往選手休息的小巨蛋方向邁進,萬華分局長陳文智說,當這群人過來時,先經過一處擺設在距離選手約20-30公尺距離的柵欄,警力只有20人,瞬間來的人潮,讓20名警力擋不住150人,防線遭突破,陳抗人員因此得以繼續往選手方向衝。

20170819-世大運19日晚間舉行開幕式,反年改團體於會場抗議,一度影響選手進場。(顏麟宇攝)
瞬間來的人潮,讓20名警力擋不住150人,防線遭突破,陳抗人員因此得以繼續往選手方向衝。(資料照,顏麟宇攝)

然而,此防線被突破說法,與維安處黃嵩琛及世大運執行長蘇麗瓊所言「警戒線未被突破」與此說法並不相符。經向另名警員及混亂現場的工作人員查證,當天20公尺處柵欄確實遭突破,唯有最後一道距離選手僅3公尺的「絕對管制區」柵欄,沒有被突破。

換言之,陳抗區遭突圍或快被突圍時,在陳抗區的警方並沒有立即向外通報此消息,以致敦化北路上的20公尺處柵欄及警力來不及反應及調人力,這道防線很快就被突擊後失守,讓反年改有機會往最後一道距離選手僅3公尺的防線前進,給了反年改機會近距離拍打小巨蛋玻璃窗及鳴喇叭。

失誤四:最有經驗的中正一分局 未負責核心區

此次出事的維安範圍,位在萬華分局與松山分局的交界,據了解,最後卻是由處理陳抗較有經驗的中正一分局到場支援後,反年改團體才散去,沒有釀成更大危害。

警方表示,中正區的陳抗出勤次數,每天都以「小時」計算,有處理大量立法院與總統府周邊陳抗的經驗,其他分局都不及該區。然而,中正一在這次的活動任務中,並沒有被配置到最重要的核心區,而是擔任「機動隊」,隨機支援;選手及總統、官員出入的核心區域,卻是由萬華與松山分局主責,但這兩區平日裡少有陳抗維安工作,員警在反應與經驗上都都不及中正分局。

20170819-世大運19日晚間舉行開幕式,反年改團體於總統車隊抵達現場時與員警發生推擠拉扯。(顏麟宇攝)
選手及總統、官員出入的核心區域,卻是由萬華與松山分局主責,但這兩區平日裡少有陳抗維安工作,員警在反應與經驗上都都不及中正分局。(資料照,顏麟宇攝)

據了解,當天在一片混亂中,中正一分局的警員到場才讓反年改散去。原因在於中正一的員警平日裡與反年改團體的成員幾乎天天交手,甚至熟識、有交情,因此,混亂當天,中正一員警反倒成了松山、萬華分局員警及反年改的中間協調人,向反年改人士表達「好了啦,可以回去了」這類柔性勸說,才讓反年改放軟並離開。

因此,離選手最近的核心區塊,在分局的責任區劃分上,是否該由處理陳抗最有經驗的分局主責,有檢討空間。

失誤五:攻擊總統車隊不成 警方未制止反年改流竄

市長柯文哲於記者會上指出,市警局原掌握到反年改團體要攻擊總統車隊,但沒有考慮到攻擊不成的人員流竄。

換言之,警方在第一層的防護做到位,讓反年改攻擊與阻擋蔡英文總統沒有成功,甚至連總統車隊都沒有接觸到,然而,卻沒有進一步考量到,當陳抗民眾攻擊不成後,到處流竄尋找目標攻擊的可能,甚至沒有模擬到反年改攻擊選手的應變辦法,才會在選手的通道周邊,只配置50名人力,事前規劃不周,通報不即時,讓短時間內人力調度不及,無法對抗百名反年改群眾。

20170819-世大運19日晚間舉行開幕式,反年改團體於總統車隊抵達現場時與員警發生推擠拉扯。(顏麟宇攝)
市警局原掌握到反年改團體要攻擊總統車隊,但沒有考慮到攻擊不成的人員流竄。(資料照,顏麟宇攝)

失誤六:空中防護網「不美觀」?釀煙霧彈丟在選手面前

根據已釋出的松山分局提供煙霧彈投放地點現場影帶,可見煙霧彈拋擲的軌跡,是由空中幾近「垂直」落地,並不像同一平面層以「弧形」角度拋出,中正一的警方私下表示,拋出的弧線相當詭異。

經記者重回現場比對畫面及估量距離,煙霧彈投放的地點是在選手步出小巨蛋南側的2樓平台上,因此,不難研判,煙霧彈要不是從制高點丟到選手前,就是從地面層往上拋到2樓平台,而後者可能性遠大於前者,因當地周邊可能拋擲的制高點只有田徑場,而田徑場的進入有嚴格的安檢,攜煙霧彈進入田徑場的機率不高。至於世大運維安處處長黃嵩琛日前表示,煙霧彈距離選手有20公尺遠,但經記者現場觀察,至多3-5公尺。

20170820-世大運執行長蘇麗瓊、維安處處長黃嵩琛中午召開記者會,針對0819開幕典禮發生抗議團體滋擾外國選手進場一事,進行相關說明。圖為列席記者會的綜合行政處副處長張勝傑。(蘇仲泓攝)
世大運維安處處長黃嵩琛日前表示,煙霧彈距離選手有20公尺遠,但經記者現場觀察,至多3-5公尺。(資料照,蘇仲泓攝)

詭異的是,該煙霧彈落到選手近處,但反年改在日前的抗議中,也不乏丟東西的前例,包含雞蛋、拖鞋、水瓶等,警方數次以空中防護網隔絕,不曾丟到遭抗議的總統面前,然而,此次同樣是反年改團體,卻不見警方佈署空中網,致煙霧彈直接掉落選手眼前。

經多方了解,世大運執委會考量現場架起空中防護網「不美觀」,要求警方不要使用,然而,為顧及美觀而犧牲選手安全,當中不乏有執委會介入警方維安專業的疑慮,應受嚴格檢視。

初步調查報告已出爐 不方便透露

綜上,開幕維安問題的發生,經《風傳媒》記者逐步追查,確實是警方諸多重要環節把關失誤造成的!對於此次維安疏漏,維安處長黃嵩琛表示,眼前先把事大運完成,事後會做調查,初步調查報告已經出爐,但他沒有拿到,不方便透露內容。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彥喬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