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KMT拒訪海峽論壇,晏子怎麼做?

2020-09-19 05:40

? 人氣

兩岸關係進退失據的國民黨,此次作法似乎在黨內或國內都得到諒解。然而背後動機,卻隱含著黨長期試圖逃避自我承認錯誤帶來的心理痛苦。(資料照,郭晉瑋攝)

兩岸關係進退失據的國民黨,此次作法似乎在黨內或國內都得到諒解。然而背後動機,卻隱含著黨長期試圖逃避自我承認錯誤帶來的心理痛苦。(資料照,郭晉瑋攝)

如果說三國時代關羽一句:「虎女焉能嫁給犬子?」嚴重外交失言,引發盟友吳國強烈不滿,最後釀成大意失荊州的悲劇。那麼此次國民黨應對對岸央視主持人李紅的「求和說」事件處理模式,不免令對兩岸和平有所期待的人士擔心歷史重演。因為要求道歉未果最終未派出代表,是否會導致早已奄奄一息的和平統一意識形態,最後在國民黨難忍胯下之辱而斷線;早已難以為繼的和平統一路線,在因國共兩黨鷹派作法佔據主流後,後果難料。

此事國民黨錯不在先。若非共黨喉舌逞一時口舌之快,國民黨才不得不對此表態以平台灣人民怒火。李紅說法有多少官方立場不談,但其言行隱約說明了中共高層內部對國民黨的真實態度,以及鷹派思維佔據主流的現況。究竟還有多少個李紅?日後還有多少次的求和說翻版?都將嚴重挑戰國共兩黨與兩岸那薄弱的關係存續。

李紅拋出「求和說」影片,在兩岸引起波瀾。(翻攝自YouTube)
國民黨應對央視主持人李紅的「求和說」事件處理模式,不免令對兩岸和平有所期待的人士擔心歷史重演。(資料照,翻攝自YouTube)

國民黨第一時間要求道歉的作法,從現實層面考量是戰術成功、戰略錯誤。戰術成功在於對內可對國人交代,減輕過度親中印象,尤其如今在野的國民黨處境維艱,絲毫承受不起輿論打擊。

然而戰略錯誤卻是建構在選擇執行錯誤戰術的基礎。在國共兩黨或兩岸之間實力差距懸殊下,要求對岸承認錯誤道歉,好比要求傳統家庭父親向兒女道歉,只會是自討沒趣。且李紅事後改口,是否為自認理虧而有之補償舉動,進一步將其定義為「準道歉」,在政治行為上國民黨可加以補充論述。不知出於何故,身為事件受害人的國民黨「理所當然」地提出要求,省略思考是否有比要求道歉還要能兼顧立場與達成目的的戰術選項,不啻是重大失策。

昔日晏子使楚,楚王自傲地想羞辱晏子,先是關閉城門,在門旁挖洞,讓晏子從小洞爬進去。晏子機智回道:「這是狗洞,出使狗國才從狗洞爬進去。」楚王只好打開城門。

在王宮,楚王對晏子說:「齊國沒人了嗎?派你這麼矮小的人出使我們大楚。」晏子不卑不亢回:「我齊國人多,展開衣袖可以遮住天,揮灑汗水有如天上下雨,走在路上人們腳尖碰著腳跟,齊國怎會沒有人?」楚王問:「既然這麼多人,為何派你來。」晏子說:「齊國派遣使臣是有規範的,賢明的使者被派遣出使賢明的君主那兒,不肖的使者被派遣出使不肖的君主那兒,我是最無能的人,所以就只好委屈下出使楚國了。」楚王無言以對。

王金平(左)不把破局責任怪罪在江啟臣(右)身上,黨主席選戰支持江的可能性仍高。(柯承惠攝)
國民黨第一時間要求道歉的作法,從現實層面考量是戰術成功、戰略錯誤。戰術成功在於對內可對國人交代,減輕過度親中印象,尤其如今在野的國民黨處境維艱,絲毫承受不起輿論打擊。圖為王金平(左)、江啟臣(右)。(柯承惠攝)

如今的中共,似有楚王幾分傲慢,然而發難者不過是李紅;如今的國民黨,卻是連使共的信心都喪失,更別提是否能出一個晏子。究竟是要求道歉未果拒訪作法為優,抑或是在海峽論壇義正嚴詞給中共上一課為強,顯然國民黨是注意局部而失於整體。

兩岸關係進退失據的國民黨,此次作法似乎在黨內或國內都得到諒解。然而背後動機,卻隱含著黨長期試圖逃避自我承認錯誤帶來的心理痛苦,這樣子的精神勝利,能為國民黨贏得執政也好、推動兩岸關係也好,取得多少成果?值得密切關注。

*作者為自由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沈迺訓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