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留下的是年少炙熱的心,與因愛而閃亮的眼神:《留下來生活》選摘(1)

2020-09-25 05:10

? 人氣

願你找到內心一處柔軟而寧靜的草原,無論外面世界如何慌亂,可以隨時退避,並且在那放心地成為自己。(資料照,台東旅遊網)

願你找到內心一處柔軟而寧靜的草原,無論外面世界如何慌亂,可以隨時退避,並且在那放心地成為自己。(資料照,台東旅遊網)

二○二○是多麽瘋狂的一年。

很多事情在悄悄發芽的時候,就像有人隨手丟了一支未熄的煙蒂,一明一滅之間,誰也料不到最後竟然會變成徹底改變世界的燎原之火。

還記得年初,在新聞上看到中國出現新冠病毒,那時還在想,要不要買一包口罩?不過幾天之後,全臺已經開始鬧口罩荒。緊接而來的全面性管制、航班取消、工作計畫取消,像漸進式停電的一條走廊,眼睜睜看著燈一盞一盞關閉。很快地疫情從亞洲延燒到全世界,每一天都有新的消息,每一天全球感染人數都在上升,彷彿一場災難片在活生生上演。當時我還在想,等到夏天的時候危機就會解除吧?然而現在已經快要秋天,很明顯的,短時間之內世界還不會恢復原本的自由。

回想今年三月時,國內情勢仍緊張,所有人能待在家就盡量不出門。當然我也是,然而這對於習慣到處衝衝衝的我來說,無疑是一個生活型態的劇變。待在家裡,心情也是起起伏伏,可能因為外界的迥異也對個人能量造成了影響。往好處想,終於可以規律地健身、養花、學習語言、練習畫畫,當然,還有寫完這本書。有一天我正坐在電腦前鬱鬱寡歡,母親像是有心電感應般打了通電話來,聽完了女兒的滿腹苦水後,她說——

「沒事沒事。」

「別鑽牛角尖喔!」

「你看,人生苦短。」

「在肺炎面前,這些煩惱都很微不足道吧。」

媽媽果然睿智。

「笑一個吧。」

我勉強發出一個極其彆扭的聲音。但,說得也是,我們都只是來這個世界玩一下,或者,完成一些任務之類的。

任何東西、物質、成就、名聲、金錢、甚至這副身體,都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又有何糾結呢?在墨西哥的時候去了一個木乃伊博物館,不是埃及那種法老王式,相信死後會復生所以將屍體保存下來。館內上百具木乃伊因為埋葬在當地及其乾燥的土壤而未被腐蝕,某年政府開始收徵埋葬稅,許多窮苦的家庭繳不出錢,親屬的屍體就被挖出來。本來被放在一個房子裡,後來漸漸有人特地來看這些奇特的屍體,後期才規劃成博物館。我記得那一趟,意外的心裡並不感到害怕。那些屍體看起來像乾燥花,皮膚啊、骨頭、眼窩、手指頭,形狀都非常完整。當然有些破碎,像落葉那般脆脆地破掉一個洞,這些沒有了靈魂的軀殼,只剩下皮囊。

那是第一次這麼深刻感受到,靈魂和身體是分開的。「我」只是一個意識,借住在這個軀體裡,所謂我的腳、我的肩膀我的頭髮,其實都不屬於我。

I own nothing and nothing owns me.

生而為人,這一輩子,太多無常,太多不可預測的變化與意外。所以更要把每一天當成最後一天來活吧,想到這,所有煩惱都不值得傷腦了。如果明天就要死去,今天我想用愛與真誠去面對,而不是焦慮與擔憂。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