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曉紅觀點:倫敦Grenfell大火和沒有資本的人

2017-07-10 07:00

? 人氣

據了解,有些菲律賓籍的生還者由於是無證的移民,不願出面向當局報告。Conferido雖無法估計有多少這樣的生還者,他認為移民身份很可能是這些人沉默的主因。無證的移民生還者因此也無法得到政府對生還者提供的救援金。移民身份決定了他們能夠得到的任何支援和救濟。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目前靠着教會和草根資源,菲律賓領事館才有辦法與8個生還的家庭取得聯繫。其中有兩位已與領事館的福利工作人員談過話。一位是從事家庭看護工作的女士,大火那時和其它3位菲律賓人逃離了他們的住處。另外一位生還者是男性,在餐館做廚師。他們目前都在臨時住處,菲律賓領事館並給予他們一些物質支援。有些生還者仍在醫院接收治療,其中一位傷勢嚴重。生還者都仍未能從當局那裡得到任何創傷後的應激障礙(PTSD)的治療和支援。

Grenfell尋人海報。(白曉紅攝)
Grenfell尋人海報。(白曉紅攝)

Grenfell大火後,當局對生還者和當地社區的對應態度可用“輕蔑”二字形容。它也正是這個城市、這個國家,對世界勞工的一貫對待。他們從未被傾聽。他們的弱勢與他們的缺乏公民權和正式移民身份息息相關;他們沒有聲音,沒有代表。在大火前,Grenfell大樓居民曾多次向區政府報告大樓的安全問題,而他們的擔懮一次又一次完全被漠視。2010年成立的「Grenfell行動組」也曾多次向區政府以及管理大樓的社會住宅代理機構KTCMO報告Grenfell大樓的安全問題,同樣地,他們的警告也完全被漠視。

大火那晚,穆施臺整夜沒睡。他和家人站在大樓門前,看着他們的鄰居喪命火海。他們沒有力量去救火。到了凌晨2點30分,警方封鎖了整個住宅區,穆施臺和家人也必須離開。他們帶着孫子需要的日用品,坐車去他兒子家。那些困在大樓裡的人們繼續無助地等待救援,他們已等了2個多小時了。到了凌晨4點左右,有部份居民被救出來,但此時已可知,12樓以上的居民生還的機會很小。

穆施臺一大早就回到Grenfell,參與當地社區的支援行動。“各個支援團體做的真的很好,但我們沒看到中央或地方政府人員來察看,完全不見區議會會長的影子﹐”他說。兩周後﹐區議會會長在民意壓力下辭去職位。

大火後的那天早上﹐穆施臺很驚訝聽到新聞﹕警方公佈死亡人數是6人。“那距離事實太遠﹐我估計在兩百人以下。警方和救火單位告訴我們﹐他們在確認死者身份之前不能公佈死亡人數。大火後的那天﹐他們根本沒進去大樓。警方之所以階段式的公佈死亡人數﹐是為了緩和對人們的衝擊﹐警方怕的是引起暴動。”

據當地居民表示﹐大樓裡的129戶居民之中﹐有60戶逃了出來。上百位居民仍音訊全無。社區裡到處可見尋人啟示﹐而大家心裡都明白﹐這些失蹤的居民﹐已喪生在大樓裡。同時大家都在幫助張貼尋人啟示﹐表示不放棄希望。社區裡的無助感瀰漫﹐他們唯一擁有的是大家的團結。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