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曉紅觀點:倫敦Grenfell大火和沒有資本的人

2017-07-10 07:00

? 人氣

Mustafa Almansur也是一名爭取Grenfell公義的活躍人。他的朋友住在23樓,大火那天那位朋友在埃及,妻子和兩個女兒在家,無法逃出大樓,不幸喪生(前面提過這家人)。Mustafa在悲劇後的數日內發動了在市政廳的抗議。他向我表示﹕“這是民主體制的失敗。住在北Kensington的居民沒有權力﹐而區議會是由南Kensington的人組成的,他們不了解貧困的社區,更與這些社區毫無連結。我們的民主制度在中央上也出現了利益的衝突 -- 國會裡竟有142名保守黨國會議員是地主。他們不願去制訂嚴格的防火安全法規,因為那與他們自身的利益有衝突。立法人竟與立法有利益衝突,這是多麼瘋狂的景象!這是我們民主制度的危機。”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自2015年,工黨曾兩度提出立法改善社會住宅的安全。在英國﹐沒有現存法規能夠制裁“不適人住的”社會住宅環境。工黨的兩度提出立法(2015和2016年),如果通過,就能使得社會住宅的居民能夠挑戰違反安全的地方政府。而這兩次的立法嘗試,都被保守黨國會議員否決掉 -- 這些保守黨國會議員多數是地主。

大火兩周後的那個星期五,穆施臺去Westbourne Grove參加一名Grenfell居民的葬禮。那是一位70多歲的老同事,也是工黨裡的活躍黨員。他名為Abdel Salam Sabah,1970年代從摩洛哥來到英國。來自各方的社區人士都前來向這位長者致敬。

穆施臺想到如今社區的狀況,和Kensington的未來,不禁嘆息。“30多年的時間﹐社會才發展到這般田地。要往相反方向走,讓貧富差距變窄,需要很大的努力。”他認為,工黨在科賓之下﹐如果能持續他們的誠意和意志,未來才會有縮窄貧富差距的可能。

至於Grenfell居民,他們如今正在組織自身,試圖爭取最基本的公義。他們要求,對火災悲劇導因的公共調查必須是全面的,深入各因素的背景,並須調查救援單位的角色,了解大火快速蔓延的所有原因。Grenfell居民要求,調查必須是徹底的,每一涉及責任的單位和個人,都必須為此悲劇負責。居民表示,要達到爭取公道的目標,主導調查的法官必須是社區能夠認可的。居民拒絕首相梅依前日推出的法官Sir Martin Moore-Bick,不僅因為他過去曾有參與“社會淨化”的記錄,也因為他主導的調查目標太窄。這是梅依對勞工階級社區的再度輕蔑,推出的法官竟是站在社會住宅居民的對立面。許多居民目前很擔心,對Grenfell悲劇的官方調查,可能將淪為隱藏真相的一個工具。

*作者為獨立記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