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曉紅觀點:倫敦Grenfell大火和沒有資本的人

2017-07-10 07:00

? 人氣

“社會主義者Tony Benn以前就住在附近,我們成了朋友。我當時很快就加入了工黨。Tony Benn對我影響很大,1986年他和我一同創立了「第三世界團結」這個組織。當時的目標之一是希望能改變巴基斯坦的政治。”1992年,穆施臺應邀入選區議會﹐當選上了工黨議員。他在那個位子上做了18年。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但這個地區一直在改變,變得越來越自私、功利... 柴契爾主義的到來,帶來了社會排斥和孤立”他說。接下來﹐穆施臺在新工黨期間也過得很不開心。“我個人所相信的一切原則,布萊爾的新工黨政府總是背道而馳。”

“今日的Kensington這個地方變得很分歧。這裡有全國最多數的億萬富翁、百萬富翁,有全國最多數的大學畢業生,這個地區有百分之54的居民有大學文憑,有百分之50以上的孩子是在私人學校上學。在Kensington Palace Road上,有一棟房價值4億鎊,180個大使館和辦公室都集中在那一帶。這是全國最富的區。”此時我不禁想起大火後的那一周,我在這區的街上見到不少打扮得“干干淨淨”的中產白人,推着漂亮的嬰兒車,讓我心想,很少見到這麼干淨穿着的人。他們推着推車,不時停看街道旁邊張貼的Grenfell大火的尋人海報。似乎勞工階級的災難,成了這些富人的“悲劇觀光景點”。

穆施臺繼續﹕“你往Kensington南邊走,看看蘭開斯特西社會住宅區這樣的社區,就會立刻發現一個完全不同的景象。我們過去曾有一萬個社會住宅,現在減少到7千個。都是柴契爾的「有權購買社會住宅」(right to buy)政策的結果。之後,社會住宅就被房屋協會掌管了﹐很多社會住宅被賣掉,或被拆掉。住房成為賺得暴利之處。Grenfell所在地區有5棟社會住宅大樓。Kensington已沒剩下多少社會住宅了。”

過去30年間,柴契爾主義的一波又一波的放鬆管制(deregulation),無疑是造成社會住宅惡劣的居住條件的大背景。在“社會不存在論”的精神下,柴契爾主義慢慢地在侵蝕,瓦解勞工階級社區。1986年,柴契爾除去了倫敦建築法,放鬆了建築的防火規則。在保守黨前任首相卡梅倫之下,“一進二出”更進一步“去規範”,將商業利潤放在最首要。他揚言要讓企業不再受限于法規﹐特別是健康安全法,他要國家健康安全局除去一半的法規,讓企業自由。在卡梅倫之下,建築管制大為放鬆。

英國前首相「鐵娘子」柴契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White House Photo Office@Wikipedia, Public Domain)
穆施臺指出,柴契爾主義的一波又一波的放鬆管制(deregulation)﹐無疑是造成社會住宅惡劣的居住條件的大背景。White House Photo Office@Wikipedia, Public Domain)

穆施臺又繼續:“勞工階級在我們這區是完全被忽視的,因為我們的區政府是由大學畢業生、地主組成的。地主的孩子在私人學校就學,地主沒有體驗過貧窮,怎能了解貧窮?所以我們區議會的議員和領導根本不了解居民,也不能真正代表居民。”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