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紹章觀點:川普政府的三部組曲─欺騙論、失敗論與罰酒論

2020-08-15 06:50

? 人氣

希拉蕊的顧問克特‧凱貝爾(Kurt Campbell)亦是主張失敗論的學者,並認為川普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對過去假設的質疑,是「正確的方向」,但他也擔憂川普的對中政策是只有對抗而沒有合作而使美國承受相當風險。川普政府從失敗論一跳到罰酒論,並非邏輯的必然,而是霸權心態作祟所致。

罰酒論就是要透過外在強硬的手段逼迫中國改變,最終導致中共政權的倒台。川普政府用冷戰時的語言,以共產主義與自由世界對立的二分法來孤立中共,但現在不是過去的冷戰時代,格局大異,這樣的說法反而凸顯川普政府已經辭窮,毫無想像力可言。

更重要的是,美國過去有不少企圖改變他國的紀錄,但多是失敗的例子,伊拉克及阿富汗即為顯例。川普政府以失敗論為理由而採取罰酒論,只是一廂情願,難以成功,因為:

(一)單憑美國本身難以成功,因此美國必須形成一個具有更大壓迫力道的聯盟,可惜龐畢歐的新民主聯盟,目前國際上似乎興趣缺缺。更重要的是,川普政府赤裸裸地展現霸權心態,這些都看在國際社會眼中,川普政府本身早已失去了道德的號召力,又怎麼可能形成聯盟!

(二)對手實力的強弱自會影響罰酒論的成功。如果對手實力不足,或內部有重大紛歧,罰酒論可能有效,但中國大陸顯然不是昔日吳下阿蒙,不僅內需市場大,也是一百多國的最大貿易國,美國的罰酒,中國顯然拒絕不喝。

(三)罰酒往往損人不利己,美國也必須有長期忍受罰酒代價的能耐。換言之,這是一場持久戰,美國能耐得住嗎?

(四)中國的角色已深深嵌入當前的國際體系中,而且有其獨立於美國之外的影響力,美國的罰酒力道已被這個情勢化解一部分。

(五)美國的罰酒論說不定反而會加速中美實力的逆轉,一方面,中國已在盡全力彌補自己的短板,避免對美國的過度依賴,另一方面,罰酒論不僅無法造成中國內部的分裂,反讓中國更為團結以對抗美國。

川普政府的三部組曲,是赤裸裸的霸權,喬治‧肯楠(George Kenan)的長電報則是戰略洞見,二者層次差了一大截,難以相比。川普政府的三部組曲,不符事實,無法形成和諧的曲調,最後只能難堪下場。看到美國二戰後所建立的基業,被川普政府如此糟蹋,真是令人不勝唏噓。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三部組曲或許既是一個時代的尾聲,也是另一個時代開始的序曲。

*作者為前海基會副董事長。本文原刊《遠見華人菁英論壇》,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