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防疫升級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余杰專欄:習近平的第三次革命能成功嗎?

2020-08-11 05:50

? 人氣

國有企業不是習近平的救命稻草,也不是所有獨裁者的救命稻草。正如中國問題專家沈大偉所說:「黨的領導體系並不想削弱,反而是要強化這些國有企業。除非這些獨佔企業崩解,否則中國將無法在這個領域走向創新,或者發展出經濟規模。」(資料照,AP)

國有企業不是習近平的救命稻草,也不是所有獨裁者的救命稻草。正如中國問題專家沈大偉所說:「黨的領導體系並不想削弱,反而是要強化這些國有企業。除非這些獨佔企業崩解,否則中國將無法在這個領域走向創新,或者發展出經濟規模。」(資料照,AP)

西方各大工業國,正在走向與中共國在科研上脫鈎的方向,到那時,世界同步發展,中共瞠乎其後,國力日下,國勢日弱,後果不堪想像。──顏純鉤

習近平發動了「第三次革命」嗎?

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易明(Elizabeth Economy)認為,習近平執政以來在中國發動了「第三次革命」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若粗略地以三十年為一個階段,從一九四九年開始的第一個三十年是「第一次革命」,即毛的革命,毛的關鍵詞是「鬥爭」。毛一生都沒有停止過鬥爭,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與國民黨鬥、與美帝鬥、與蘇修鬥、與黨內「走資派」鬥,其樂無窮。所以,毛時代大多數處於政治傾軋、社會動亂和經濟貧困狀態,中國並未擺脫「一窮二白」的命運。

習近平在自己的歷史定位上,想挑戰的恐怕是共產世界始祖級的馬克思。圖為天安門上大幅的毛澤東像,是否有一天會換上習近平呢?(林瑞慶攝)
習近平一生都沒有停止過鬥爭,所以毛時代大多數處於政治傾軋、社會動亂和經濟貧困狀態,中國並未擺脫「一窮二白」的命運。(資料照,林瑞慶攝)

從一九七九年開始的第二個三十年是「第二次革命」,即鄧的革命,鄧的關鍵詞是「改革開放」。共產黨在政治、經濟和社會控制方面有所放鬆,在沿海地區引入西方資本主義模式,中國成為世界工廠,中國經濟保持令世界驚訝的高增長率,中國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鄧小平的實用主義理念無法繼續凝聚民心並為中共統治提供合法性闡釋,各種社會矛盾愈演愈烈。

從二零零九年開始的第三個三十年則是「第三次革命」,即習的革命,習的關鍵詞是「中國夢」——當然,我並不認為中共的極權統治可以再繼續三十年。易明認為,習近平為鄧小平的「第二次革命」畫下句號,開啟了自己的時代。習近平的「第三次革命」主要包括以下內容:由習近平領導下的激進中央集權;政府加強對社會的滲透;構築無形規章與限制墻,對理念、文化與進出中國的資金施加更嚴厲的控制;以及大舉投射出中國的國力。

一般而言,一個政權的外交是其內政的延續,其外交與內政的邏輯應當是一致的。易明卻發現,習近平一方面再次主張政府對中國內政與經濟生活的控制,一方面在國際上扮演更具野心與擴張的角色。習近平的內政與外交南轅北轍,一個人不可能同時追逐兩個天南地北的目標。用易明的話來說就是,「中國沒有展現出全球國家特有的屬性,更沒有出現一位支持政治與經濟價值與體制自由的領導人」、「中國是一個不自由的國家,卻想在自由的世界秩序中爭取領導權」。所以,她呼籲國際社會對習近平的野心加以反制,才能保護自己;她也堅信習近平的中國夢剛剛開始就註定了必然失敗:「比較史學沒有站在習近平這一邊。儘管世界上有些地區也出現民主倒車現象,但除了中國以外,世界上所有重要經濟體都是民主體制。」

易明的「第三次革命」的概念以及三個三十年的時期劃分,看似簡單明快,卻也有其盲點與局限。她誇大了習近平個人對中共政策的影響力,也誇大了習近平與後鄧小平時代執政的江澤民與胡錦濤之間的差異。中國往左轉或者說帝國意識膨脹的轉折點,不是二零一二年習近平接班,而是二零零八年——主要的變化在胡溫時代後期就已全面展開。二零零八年,美輪美奐、萬國來朝的北京奧運會,堪比納粹德國在一九三六年舉辦的柏林奧運會;四川大地震中,執政當局發現民間社會的巨大潛力與活力,由此開始新一波嚴酷打壓;劉曉波發起的零八憲章運動是一九八九年民主運動遭到鎮壓之後民主力量的最大一次集結,以劉曉波被捕並被判處重刑畫上句號——抓捕並重判劉曉波的是胡溫,後來害死劉曉波的是習近平,胡溫並非慈眉善目的好人,習近平只是加碼了胡溫的暴政。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余杰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