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無法紀貪腐打不完,習近平的擔心確有道理:《出賣中國》選摘(1)

2017-07-04 05:40

? 人氣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推行的反腐敗運動所曝露出來的各種目無法紀的現象,完全證明一黨專政下的現代化所創造出來的並不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而是極為猖獗的權貴資本主義。(AP)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推行的反腐敗運動所曝露出來的各種目無法紀的現象,完全證明一黨專政下的現代化所創造出來的並不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而是極為猖獗的權貴資本主義。(AP)

「區域性腐敗和領域性腐敗交織,窩案串案增多;用人腐敗和用權腐敗交織,權權、權錢、權色交易頻發;官商勾結和上下勾連交織,利益輸送手段隱蔽、方式多樣。」-習近平,2014年10月16日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擔心是有道理的。他在2014年聽取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關於各省反腐工作匯報時的講話中,生動描述了這種典型列寧主義政權末期的衰敗現象。從2012年11月一上任開始,習近平就展開後毛澤東時代最激烈的反腐敗運動,既對黨內刨根,又清除政敵。成千上萬的黨政幹部以及幾十個「老虎」(省部級高官)被送入大牢。習近平的努力能否挽救共產黨還未可知,但反腐敗運動所曝露出來的各種目無法紀的現象,完全證明一黨專政下的現代化所創造出來的並不是鄧小平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而是習近平在上述談話中所描述的極為猖獗的權貴資本主義。

要知道中國的權貴資本主義有多麼普遍和深入,只要看看被習近平的反腐敗運動打下來的那些老虎就夠了。最大一隻老虎當然是周永康這位負責國家安全的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他在2015年經秘密審判後被判終身監禁,此案的重要性不只是它打破了在後毛澤東時代「刑不上政治局常委」的慣例,還因為周永康及其家人所打造的貪腐網絡正好就是習近平所講的「官商勾結和上下勾連交織」。周永康在2008年10月當上政治局常委以前,當過中國石油公司總經理、四川省委書記及公安部長。除了深耕黨內地盤,周永康還有一大群親信(八個省部級官員和幾十個市廳級官員)幫他家人發財。根據知名的《財新》雜誌調查報導,周永康的兩個弟弟和一個妹妹擁有奧迪汽車的代理權,在四川和新疆擁有礦場,在四川有龐大的房地產,擁有液化天然氣公司,還擁有中國知名酒廠五糧液的代理權。周永康的兒子周濱特別有辦法從中國石油公司拿到合同,把便宜買來的資產高價賣出。單單在一筆交易中,他就把以1000萬元人民幣從中國石油買來的鑽油平台,用以5億元賣給私人企業。

周永康是反腐中落馬的最大老虎。(BBC中文網)
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在習近平的反腐敗運動中,經秘密審判後被判終身監禁。(BBC中文網)

在周濱的生意夥伴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周永康落馬後因涉及多宗謀殺罪被處決的黑幫老大劉漢。劉漢是四川礦業大亨,身價超過400億人民幣。他在2004年以2000萬人民幣元的高價向周濱買下市值不到過600萬元的未開發旅遊項目。劉漢應該對周永康一家很感念,因為正是周永康在當四川省委書記時,把劉漢從2001年預定逮捕的黑社會名單中剔除。後來又查出劉漢給周濱的好處完全是有回饋的。回饋了周濱更多好處。2006年,周濱幫劉漢拿到四川省批准的3個水力發電廠執照,還從國有銀行拿到6億人民幣的貸款。在劉漢於2013年3月被捕之前,他才剛把發電廠以17億元賣掉。

在周永康的親信中還有一個特殊人物曹永正,他是周永康的私人算命師,據說擁有特異功能。中共指控周永康把辦公室的國家機密文件非法交給曹永正,《財新》雜誌也發現曹永正的公司與中國石油合資煉油。這家公司在2012年底的未分配盈餘高達11億元。在2015年6月的判決中,法院指控周永康的妻子和長子周濱在周永康知情之下向四名企業家收取1.29億元的賄款,法院還指控周永康利用其職權幫助周濱、他的弟弟、姪子、曹永正和一名女企業家獲取非法利益21.36億元,造成國家14.86億的損失。

周永康的案子也許特殊,但絕非個案。胡錦濤任總書記時(2002-2012)的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畫也是一例。令計畫並非周永康一夥,但他在2012年3月拜託周永康掩蓋他兒子開法拉利撞死的事件,這件事導致令計畫在幾個月後被撤職。 2014年令計畫再度受到調查,黨中央很快就搗破他在老家山西省的貪腐網絡,逮捕了八個省部級和三十個市廳級官員。根據媒體報導,令計畫家族積累的財富令人咋舌。其弟令完成的證劵公司靠著神準投資高科技和媒體股票神準,大賺12億人民幣元(令完成在令計畫落馬後逃往美國)。令計畫的小姨子和外甥開廣告公關公司,包攬2008北京奧運和2010上海世博會的生意。令計畫的妻子也擁有數家媒體和網路公司。

浙江房地產大亨樓忠福因為拿1000萬人民幣元現金給令計畫妻子開網路新創公司而被捲入對令計畫的整肅。樓忠福因為在2005年買下解放軍瀋陽軍區的籃球隊,並在自己的土地上蓋陸版艾菲爾鐵塔(並未蓋完)而全國知名,但押錯寶害得他鎯鐺入獄。在一個由太子黨統治的國家,樓忠福是白手起家的傳奇人物。他原是一名高中都沒畢業的建築工人,1984年接手一家小小的鄉鎮企業,然後在集體企業私有化的浪潮中把這家企業變成家族企業。在不到二十年間,這家企業變成中國第九大私有企業,有十二萬名員工,2014年的營業額是986億人民幣,盈餘是64.9億元。樓忠福深知政治關係的好處,他用高薪請來上百名離退的地方官員幫他做事,其中有浙江高級人民法院原副院長、中級人民法院原院長、浙江證券管理委員會原主任委員等。樓忠福最大的政治靠山是浙江省委原組織部部長斯鑫良(2001-2009),他對地方官員的任命和升遷有極大的影響力。在樓忠福於2015年底被拘留後不久,中央紀委以收受賄賂和權色交易的罪名逮捕了斯鑫良,罪名和周永康與令計畫相同。

和樓忠福一樣,遼寧煤礦大亨王春成也是白手起家的典型。王春成在1990年代初從國有企業下崗後進入煤礦業。為了養家活口,王春成從地方上的礦場批煤,然後用手推車載去賣給地方上的發電廠。靠著勤奮、聰明和運氣,他成為遼寧電廠的主要煤炭供應商。王春成一路賄賂了內蒙古許多官員,拿到了在內蒙古大煤礦區的採礦權。王春成一度春風得意。他的車子掛著解放軍車牌,可以免付高速公路過路費和罰單,還聘了武警幫他開車。根據媒體報導,王春成的落馬是因為兩件事。第一件事是他在2006年錯誤的決定要蓋一條鐵路連結他在內蒙古的礦場和遼寧的發電廠。由於進度落後和預算超支,王春成幾乎破產。第二件事是他的兒子捲入一起酒吧鬥甌致死案件。為了讓兒子脫罪,王春成賄賂了中國軍方當時最有權力的將軍,也就是中央軍委副主席兼政治局委員徐才厚。根據官方對徐才厚的指控和媒體的報導,徐才厚累積了大量財富,多數來自想升官的解放軍軍官。他的家財多到要好幾台卡車才能載走,光現鈔就有一噸(約一億人民幣),還有金條、珠寶、古玉、字畫等等。在對徐才厚進行調查時,解放軍檢察院在2014年4月 逮捕了王春成。

被稱為「新四人幫」的令計劃、周永康、徐才厚、薄熙來(前排由左至右)。
被稱為「新四人幫」的令計劃、周永康、徐才厚、薄熙來(前排由左至右)。(圖片來源:美聯社,中新網,構成:風傳媒)

以上不過是中國權貴資本主義如何無法無天的幾個主要例子。在本書的後面,我們還會看到無數個小號的周永康、令計畫、樓忠福和王春成盤據在中國的黨國體制和混合經濟中。這些人當然可能沒那麼有名,其階級、地位、財富和貪污的方式也不同,但基本情節都差不多。整個故事及其背後的理論,就是權貴資本主義如何在一個一黨專政下的經濟「奇蹟」中崛起和鞏固。

《出賣中國:權貴資本主義的起源與共產黨政權的潰敗》書封。(八旗文化提供)
《出賣中國:權貴資本主義的起源與共產黨政權的潰敗》書封。(八旗文化提供)

*作者裴敏欣為美籍華人,政治學家,專長是中國政治經濟、中美關係及開發中國家的民主化,目前擔任美國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學教授、凱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Keck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and Strategic Studies)主任。本文選自作者新著《出賣中國:權貴資本主義的起源與共產黨政權的潰敗》(八旗文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