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談齊柏林:既熱情也單純,對台灣電影未來很焦慮,「眉宇間流露疲憊」

2017-06-11 14:07

? 人氣

台北市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小野(陳明仁攝)

台北市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小野(陳明仁攝)

為籌備《看見台灣II》的台灣導演齊柏林,於乘坐直升機赴花蓮勘景時不幸墜毀,台灣失去一名秀異導演,舉國悲痛。台北市文化基金會執行長小野11日表示,今年3月份有機會與齊導及朋友們圍桌吃飯,齊透露出對台灣電影未來的憂心,包括劇院沒有保證台灣電影放映時數、拆帳問題、與中國大陸的影片合作等,「他本身顯得滿焦慮的」,也透露「每一次上直升機都是一次冒險」的心情。

戲院發行、拆帳比例、中國市場……都令人焦慮

小野參加紀州庵「城南水案」座談受訪時表示,今年3月份,第一次在朋友的相邀下,有機會與齊柏林圍桌吃飯,聊了一個晚上,看得出齊導對台灣電影的憂心,小野說,齊導聊到台灣電影的未來、戲院發行、拆帳比例、中國市場等,聊的都是台灣電影的命運,也聊像是教育與憂鬱症、城市的變化等。

小野表示,齊導對台灣電影很憂心,而他的憂心也是我們所有人的憂心,我們沒有保障放映的機制。小野說,台北市不像以前的年代,是有院線專門放映國片;現在因為劇院放映票房多少,都掌握在私人手上,公家不知道。

此外,劇院跟劇組團隊的拆帳比例不盡合理,拍片的人利潤拿很少,即便是電影上映票房很高,劇組還是拿很少,電影工作者很難生存。小野說,聚會當天,可見齊柏林眉宇間流露的疲憊。

導演齊柏林在花蓮墜機過世。(取自看見台灣臉書)
齊柏林(取自看見台灣臉書)

小野:中央政府才有辦法解決產業面向的問題

小野身為台北市文化基金會執行長,也補充提到,基金會能做的都不是政策面,而是推廣面與訓練面,但如果沒有產業的相應接軌,提供再多的訓練也沒有用。他認為,中央政府才有辦法解決產業面向的問題,台灣電影業面臨的問題是文化部要解決,不過,眼下卡在電影發行商是私人,政府介入就會有干預的問題。

小野也說,在一次跟蔡英文總統與文化人聚會時,他向小英提到戲院的問題,小英當下或許是認為問題太突兀,表現出不曉得該怎麼回答的樣子。小野說,他告訴小英,台灣如果不解決戲院放映保證時數的問題,國片根本沒地方上,因為票房一定贏不過好萊塢,這是全世界的問題,不只台灣。小英當下回答:「好啊好啊,文化部來解決。」

大哉問:台灣電影商對中國要依賴到什麼程度?

小野也表示,齊柏林在聚會中聊到中國大陸的電影制度,提出台灣電影商要依賴他們到什麼程度?要不要跟他們合作拍片?「聊的都是電影圈的老問題,他本身顯得滿焦慮。」因為齊柏林要找資金,還要同步完成片子;除了要趕拍《看見台灣II》,他也受許多方面邀請,參與大計畫中的部分空拍片段。因此齊導接了不少空拍案,也常跑中國大陸,工作相當忙碌。

第一次與齊導坐下來吃飯聊天,小野對他的第一個感受是「熱情,非常熱情,也單純」,不過,「他不是非常幽默的人,成長背景也是嚴肅的。」小野說,齊導從對拍片領域陌生,到進入這個行業,「他很快就跟大家交朋友,也會主動邀請人來看他的電影。」自己也是受到齊導的邀請去看《看見台灣》,不過今年春天的見面,已經看得出齊導變得非常疲倦,因為進入這個行業後壓力很大,資金、技術等方面都會非常累。

「對工作有一份嚴肅的執著,才會一直上直升機去冒險拍片」

對於齊柏林的驟逝,小野說,很難想像與置信。不過,齊導曾對友人透露,他很清楚自己每次上直升機都是一次未知;他也聊過與小孩、老婆的親子關係。小野說,雖然跟齊導不熟,但認為他對工作有一份嚴肅的執著,才會一直上直升機去冒險拍片。

小野形容,齊導之前是個默默的拍片工作者,不是出身文藝圈,更不曉得有戲院與發行等問題,後來才領受到電影的上片過程,開始聊起台灣電影的未來、政府的政策等,體會到台灣電影現實環境的困難。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彥喬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