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地理就是要死背地圖?他這樣畫出充滿諷刺趣味的國家地圖,地理變得好好玩啊

2017-06-11 09:00

? 人氣

維多利亞女皇。(圖/大寫出版提供)

維多利亞女皇。(圖/大寫出版提供)

古閃米特語(後為希伯來語)第一個字母是「N」(Aleph,音譯:艾樂芙),其源自腓尼基象形文字「公牛」之意。「Aleph」也是威廉.哈維(William Harvey)的化名,他於1869年製作一本兒童地圖讀物《地理好好玩》(Geographical Fun)。哈維的用意是想發展一套歐洲地理教育圖集,有助於那些認為地圖與地球知識很乏味的年輕學子大大改觀。

他也希望這獨特的教學地圖繪本「可以讓心靈瀰漫著健康有益的異國認知。」17世紀有位證實血液循環現象的人也叫做威廉.哈維,但他跟這位開明的哈維是迥然不同的兩個人。繪製地圖的威廉.哈維(1796∼1866年)是早期維多利亞傳統典型的老師,通常對於歐洲各國有著刻板印象。他在長達16頁的地圖集裡,利用各國的地理輪廓,將之擬人化成該國人民典型的生活樣貌。為了強調這點,每幅地圖皆伴隨一首4句詩來總結該國民族的特性。例如:愛爾蘭被描繪成背著孩子的農婦,她的手裡拿著一只裝滿嬰兒哺育用品的箱子,而背上的孩子還握著一條鯡魚。為了強調愛爾蘭處於貧困環境,伴隨詩句則是如此描述:

典型「綠寶石島」應長什麼模樣?

看見孩兒笑容的農婦是否幸福?

雖然她不富有,但卻擁有豐富的在地恩典,鯡魚、馬鈴薯、滿足笑臉。

言意之下,只要有魚和馬鈴薯,生活一切足夠。

(圖/大寫出版提供)
左為德國,右為蘇格蘭。(圖/大寫出版提供)

全書12幅的地圖集,以英格蘭作為開端,描繪富有同情心的維多利亞女王作為象徵意義。她頭戴不列顛鋼盔,手持三叉戟和聯合旗盾牌。接下來一幅是蘇格蘭,是一張擁有愁苦的臉,並且露出毛茸茸膝蓋的紅髮風笛手,從無框眼鏡窺視著隨風起舞的短裙,蘇格蘭旗以素面藍底為主,而左上角有聯合旗。另一幅代表威爾斯的是蓄著山羊鬍的歐文.格蘭道爾親王(Owen Glendower),他頭戴金色皇冠,身披龍袍,並且配戴耳環,口中還唱出「一串長長的亞瑟王家譜」。威爾斯旗跟聯合旗一模一樣。

繼愛爾蘭地圖之後,哈維橫渡英吉利海峽,幽默譏嘲那些不得歡心的外國人。第一個調侃的是法國,圖中描繪有著高高鷹勾鼻的皇后,手持一面閃閃發亮的鏡子,藉此宣告帝國的美貌、財富和權力。伊比利半島地圖則同時涵蓋西班牙和葡萄牙。西班牙是位身穿長裙、長髮飄飄的少女,手裡捧著一串葡萄,和隔壁友好的葡萄牙大熊共襄盛舉。大熊身穿紅褲,綠色燕尾服,加上花邊領。至於義大利則蓄著大鬍子,呈現「為自由決不輕易妥協」的革命姿態;他腰上掛著一把劍,另一隻手舉起根棍子,即便頭戴一頂農夫帽,手裡仍緊緊抓著象徵自由的帽子。而在鄰近的撒丁尼亞王國,含淚的樞機主教一手揚起十字架,一手緊抓收好的傘。

在德國完成偉大統一之前,普魯士和德國的地圖是獨立分開。在普魯士地圖中,普魯士國王威廉一世單膝下跪,將手裡紙條遞給忠心耿耿的皇家鐵血宰相奧托.俾斯麥。頭戴尖釘頭盔、身著長版灰色軍大衣並佩戴金色肩章的俾斯麥,手持火槍,雙眼凝視著波蘭方向,試圖進一步尋找征服據點。德國則是一位楊柳細腰的淑女,對於即將到來的統一大業感到榮耀愉快……「翩翩起舞的淑女表達了她的欣喜。」

荷蘭和比利時的形象也以女性為主。比利時地圖仍保留後來德國併吞的地域範圍,荷比地圖中的兩位女性,高個女子是比利時,她憂心忡忡地看著嘴裡叼著雪茄並抓住她帽帶的荷蘭女子。荷蘭面積小很多,反映了大規模填海造地工程前的國家面積。這兩個國家代表「一塊土地…隆重的完美藝術。」接著是島嶼支離破碎的丹麥,主要島嶼是一位似乎快要往後跌倒的溜冰女子,而剩下眾多小島則以妖精怪物形象與扭曲的臉呈現。該地圖是獻給英國威爾斯王子和王妃。

最後一幅地圖是俄羅斯,展現經典俄羅斯熊背對著把腳趾泡在裡海的白鬍子沙皇亞歷山大二世。其4句詩如下:

彼得、凱瑟琳、亞歷山大,

瘋癲的保羅和尼古拉,可憐憂鬱徘徊不去,

所有冷落凋零,排除沙皇亞歷山大二世在外;

老鷹、神父、熊皆至高無上。

(圖/大寫出版提供)
俄羅斯。(圖/大寫出版提供)

哈維的「諷刺地圖」會比一般酒吧笑話更損人利己嗎?其實不會。如同地圖集的副題:「描繪各國的幽默輪廓」(Being Humorous Outlines of Various Countries),哈維化身成為了想辦法逗她久病無法下床的哥哥歡笑而繪製這些地圖的15歲少女艾樂芙,其實是希望「如果這些地理思索能激起孩子們的歡笑;那片刻的娛樂效果也應能鼓勵年輕學子的好奇心。」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大寫出版《改變歷史的地圖與製圖師:藏在地圖裡的智識美學與權力遊戲》(原標題:諷刺趣味的國家地圖)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