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陳其邁如何光榮贏回高雄?

2020-06-10 07:20

? 人氣

罷韓過後,行政院副院長成為民進黨「呼聲最高」的高雄市長接棒人選。(柯承惠攝)

罷韓過後,行政院副院長成為民進黨「呼聲最高」的高雄市長接棒人選。(柯承惠攝)

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到底是不是真暖男?不知道,畢竟他的暖男形象是從輸掉高雄才開始建立,能維持多久?還有待觀察;但可以確定的是,耗在選舉再選舉、罷免再選舉的拉鋸與對立,一夕驟失市長與議長的高雄市而言,此刻最需要的,的確是溫暖。

韓國瑜以近九十四萬超高同意票被罷免後,正式表明不會提起任何罷免訴訟,對他個人而言,坐了十八個月的政治雲霄飛車,這是可以在最短時間重回平靜的決定;對高雄而言,則必須在現有法律程序下,在罷免公告後由行政院派代市長,並於三個月之內完成補選,韓國瑜高票被罷,國民黨要在補選回一城機率極低,簡單講,從派代市長那一刻起,高雄市政府基本上就算是重回民進黨囊中,但派代終究是過渡之舉,關鍵還是在三個月後的補選。

這不能不說是高雄的遺憾,市長得要一年九個月才算塵埃落定,市政即使不是推倒重來,也得重新盤整,更重要的,高雄民心一再對立、撕裂、迄今不知癒合之日,這位派代市長要做為舊市府與中央和未來新市府的橋梁,要撫慰疲憊於一再選舉動員的市民之心,這位派代市長面對的是市長與議長同失的市府與議會,面對的是不想再看到韓國瑜但不能過份喜形於色的罷韓團體(民眾),還要面對失去韓國瑜却迄今仍感悲憤的另一方民眾;他是中央派代的市長,却不是民進黨進駐港都的勝利之師,真正的勝選市長還得三個月後,他得維持行政中立(至少貌似)直到補選順利結束。

這樣的角色,對幾乎毫無懸念要代表民進黨參與補選的陳其邁而言,儘管副院長派代為市長,位階高到不可謂不重視高雄,而且既是在地人,也曾派代市長可謂駕輕就熟,但難免尷尬。第一,陳其邁是與韓國瑜競選的「敗將」,因為他的失敗寫下罷免的伏筆,他以派代重回高雄,既未費自己一分力氣,甚至還耗費了社會資源;第二,一年半前韓國瑜空手打下高雄江山,一年半後,罷韓團體與民進黨為陳其邁掃平接手江山的路障與荊棘,派代沒什麼榮耀可言;第三,若三個月後他要為民進黨重披戰袍贏得補選,先搶下行政優勢地位,形同已敗的國民黨(或有意競逐的在野政黨)再讓他三拳,形勢已勝再加碼必勝,這個「推倒重來的必然勝選」,沒什麼值得驕傲。

高雄市長韓國瑜主持最後一次市政會議。(高雄市政府提供)
罷免案通過後,高雄市長韓國瑜宣布不提任何罷免訴訟,確定三個月後補選,圖為韓國瑜主持最後一次市政會議。(高雄市政府提供)

更重要的,中央政府的派代市長不能等同於民進黨的派代市長,特別是對歷經一年半到兩年選舉高度動員的高雄市,「黨的派代市長」無助於化解對立,彌平裂痕。

當然,這樣的尷尬,對慣性將政黨思維擺在政府思維之前的民進黨而言,或許根本不算個事,民進黨中央執政,派代市長當然以民進黨的方便為方便,民進黨的勝選為優先,民進黨的慣性思維在過去四年中,輾壓式地讓異議之聲即使有氣也無力,即使難以忍受却也只能接受民進黨一切有違行政中立,或游走法治與政治道德邊緣的作為,對黨內政敵如此,對黨外政敵更是如此,但高雄需要一場公平的選舉,重建失衡的民主。

是選舉就必然動員,社會動員就難免惡化因選舉造成的傷痕,三個月後,高雄市還得再挨一刀,這是民主的代價,朝野政黨不論勝負都得為社會和諧盡責,民進黨不能因為必勝而驕矜,國民黨不能因為顯然會輸而失志,「棄選」之言除了加深挫折和悲憤之外,沒什麼積極作用,何況選舉不到開票豈能輕易論定必然,而贏得光明磊落和輸得從容瀟灑,是高雄和台灣民主不可或缺的兩輪。

兩天後,行政院要宣布派代市長人選,三個月後要重新補選,不論「黨內呼聲最高」的派代市長或補選提名人是不是陳其邁,高雄需要的派代市長或勝選市長不必超越政黨,只要把市民和市政擺在政黨之前。套用罷韓團體的語言,「希望另一方了解,我們愛高雄的心不比你們少一點」,這話說得多麼動人,如果民進黨能體會挺韓市民愛高雄之心,不比罷韓人士少一點,對立與裂痕或不至於如此嚴重,就像非民進黨支持者愛台灣之心,絕對不比民進黨支持愛台灣的心少一點,只有民進黨勝才是民主之勝的話語,可以休矣。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