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慶祝生日、不能帶果汁去學校...荷蘭祭出超嚴格政策 成功改善兒童肥胖問題!

2017-04-16 13:00

? 人氣

阿姆斯特丹祭出全面政策,成功降低兒童肥胖問題!(美聯社)

阿姆斯特丹祭出全面政策,成功降低兒童肥胖問題!(美聯社)

全球兒童肥胖問題越來越嚴重,各方都關注找出解方。但兒童過重成因多樣複雜,飲食、睡眠、文化、家庭狀況等環環相扣,只著眼其中一樣難以解決問題。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早先也苦惱於嚴重的兒童肥胖問題,推行實施全面的健康控管計劃後,目前已有明顯成效,市內貧窮社區也獲得顯著改善,享受更健康的生活。

阿姆斯特丹(Amsterdam)的兒童肥胖率居荷蘭之冠,約1/5的孩童面臨過重,還引發潛在健康危機。對此,阿姆斯特丹當局多管齊下,制定全面性政策,保障市民都能獲得足夠資源,確保飲食健康並達成足夠運動量。光是從2012到2015年,過重與肥胖的兒童數量就減少12%。更厲害的是,就比例來看,最低社經階層反而有最高比例的孩童重返健康體型,此前幾乎沒有其他行政機關,可以如此徹底推行健康控管政策並獲得良好成效。

這項對抗兒童肥胖的系列政策相當全面,包含禁止學童攜帶果汁到學校等強制手段,也有單純的鼓勵政策如增加市內飲水機、鼓勵家人一起享用晚餐、舉辦健康異國料理教室,分享低熱量食譜如花椰菜披薩、雞胸肉沙威瑪和使用蜂蜜、椰棗取代糖等。市政府也從家長身上下手,勸導家長不再用推車帶幼兒出門,也提供孕婦和家長諮詢。最重要的是政府單位也採取拒絕速食公司贊助協辦活動,補助低收入戶加入運動中心會員等積極手段的改善公共面政策。

速食氾濫導致兒童過重和肥胖問題日益升高。(圖/Agustín_Nieto@flickr)
速食氾濫也令兒童過重和肥胖問題日益升高。(圖/Agustín_Nieto@flickr)

禁止在學校喝果汁,獎勵改成蔬菜水果

有些家長認為果汁含有豐富水果,讓孩子帶去學校喝,但果汁同時也含有大量糖分,可能導致過重或肥胖。(美聯社)

舉例來說,阿姆斯特丹東南區的庇爾莫爾(Bijlmer)社區居民,他們的生活就因為這些健康政策而全然改變。庇爾莫爾是1960年代興建的實驗社區,高聳的公寓建成一個又一個六角形,行人和腳踏車用道與車道分開,鼓勵居民多使用腳踏車代步,但庇爾莫爾周遭路上卻鮮少見到腳踏車。原來1975年荷蘭在南美洲的殖民地蘇利南(Suriname)獨立之後,許多蘇利南人因國內政治動盪而選擇移民荷蘭,在便宜的庇爾莫爾落腳,而蘇利南人並不習慣騎腳踏車。

德阿赫斯波恩小學(De Achtsprong primary school)體育教師撒瓦特(Wilbert Sawat)表示,庇爾莫爾居民的肥胖問題「惡名昭彰」,這也是為什麼他在這裡工作。他說其他老師想法跟他一樣,「在這裡,我們能做出改變。」

2007年,德阿赫斯波恩小學的過重學童數量高居全市前三,健康控管計畫實施後,則名列其下百所重點學校之一,學童每年需要測量體重。計畫甫開始,家長都反對量體重和限制飲料等新規定,但現在一切都是常態。

阿姆斯特丹祭出全面政策,成功降低兒童肥胖問題!(美聯社)
阿姆斯特丹祭出全面政策,成功降低兒童肥胖問題!(美聯社)

撒瓦特說,學童只能帶水或牛奶來學校,果汁不行,這讓許多家長很不高興,校方和教師花了很多功夫說服他們。有些家長認為果汁或果汁汽水因為含有水果,所以比較健康,但忽略了水果自身含有或另外添加的糖分。「我告訴他們,這些規定可以幫助孩子。他們在學校喝水,回家可以喝果汁。」

禁止生日慶祝也引發不小騷動。撒瓦特表示,生日慶祝已經變成一種競賽,有人生日帶杯子蛋糕分送同學,另一個人就準備杯子蛋糕和果汁,下一個人還會加碼玩具,禁止生日慶祝除了遏止歪風,也能控制學童攝取的熱量。而教師提供的獎勵,則根據校方列舉的清單,改成裝飾得像臉的柳橙或紅蘿蔔。

撒瓦特說:「幾年前有個男孩一天到晚跑廁所,我們在他的口袋裡發現一大堆巧克力糖。他很胖,他的家長也讓他節食,但沒有告訴我們。」現在,不僅學校提供學童健康食物,附近的麥當勞也同意,若沒有家長陪同,孩童一根薯條都不能買,只能在麥當勞啃蘋果。一筆歐盟補助金則用來購買各色蔬果,一周三顆,每位學童都有得吃,就算不想吃也必須嘗一嘗。學校的冰箱因此塞滿了紅蘿蔔和櫻桃蘿蔔(radish)。

阿姆斯特丹祭出全面政策,成功降低兒童肥胖問題!(美聯社)
阿姆斯特丹祭出全面政策,成功降低兒童肥胖問題!(美聯社)

與過重者對談,協助重建自信

孩童是阿姆斯特丹一系列健康控管計畫的焦點,因為預防超重比減重容易多了,市內約2000名「病態肥胖」(morbid obese)的孩童更是計畫剛啟動的主要目標。但護士兼家庭顧問碧爾弗特(Dana Bijvoet)則認為青少年的過重與肥胖問題也值得關注。

碧爾弗特深入了解機能不全的家庭,與他們對話。這些家庭遭遇各式各樣的問題,收入低或家長沒有善盡監護責任,認為孩子自己就能搞定一切,「我想要知道他們在生活中是怎麼樣的──他們的心理健康狀況和自尊、自我肯定程度。我需要幫忙處理一些其他的問題,好讓他們的腦袋騰出點空間對付肥胖。」

肥胖也屬於營養不良的一種,貧窮國家的兒童也受肥胖問題所擾。(圖/Lwp_Kommunikáció@flickr)

碧爾弗特分享了羅瑪娜(Romana)令人心酸的經歷。14歲的羅瑪娜因過重而罹患肝衰竭,並且受抑鬱症所苦,非常自卑。她的父母來自蘇利南,現已離婚,羅瑪娜由父親照顧。他說前妻著了魔,總是在說黑魔法和巫毒一類的話題。羅瑪娜的父親是計程車司機,工作忙碌很少在家,但也禁止她單獨出門。碧爾弗特說,羅瑪娜最希望「重新穿進我的牛仔褲,並多喜歡自己一點」。

阿姆斯特丹東部的一處社區中心裡,每周舉行一次親子廚藝教室,部分參加的孩童已經過重。來自埃及的義工艾菈什科(Amira El Ashkar)說,他們是來改變他們的飲食習慣,使用燕麥、櫛瓜和其他蔬菜料理。艾菈什科也教授改良的家鄉料理,像是塔吉鍋(tagine)或庫斯庫斯(couscous)等。她認為人們也想要吃得健康,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做。

禁止速食公司贊助體育賽事

大力推動健康管理計畫的阿姆斯特丹副市長凡德伯格(Eric van der Burg),在宣傳體育賽事方面也有嚴格要求。阿姆斯特丹是7月一項歐洲籃球賽事的主要贊助者,凡德伯格明確地告訴主辦者,不能找Monster Energy(怪獸能量飲料)或漢堡王作贊助商。同樣地,歐洲曲棍球賽和世界溜冰大賽主辦方也要接受類似的條件。他們正與餐廳和體育場館協商,在阿姆斯特丹的運動場內販售更健康的食物,並杜絕可樂廣告。

阿姆斯特丹祭出全面政策,成功降低兒童肥胖問題!飲料,汽水。(美聯社)
阿姆斯特丹祭出全面政策,成功降低兒童肥胖問題!飲料,汽水。(美聯社)

凡德伯格說,健康管理計畫中,還有很重要的一個部分,就是睡眠,「充足睡面非常重要,但沒有人知道。」

計畫負責人丹荷托赫(Karen den Hertog)表示,如果人不睡覺,激素就會混亂。「你會感到更加飢餓,這是激素和你溝通的方式。」計畫團隊規劃與阿姆斯特丹各區家長的對談,討論如何改善孩童的睡眠習慣。

英國倫敦城市大學(City University)糧食政策研究中心(the centre of food policy)主任霍克斯(Corinna Hawkes)驚嘆於阿姆斯特丹推行的各項健康政策,計畫執行者直接與家長溝通,了解家長的想法,再灌輸健康飲食生活的觀念,從而讓孩童能過更健康的生活。「他們不是敷衍地說『我們來徵個汽水稅吧』,而是通盤思考人們如何與飲食環境連結。我們永遠都要了解人們如何作出決定,再依此試著改變他們。」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俞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