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任昌觀點:鴻海入主夏普證明《新國富論》的先知與譯者的誤判

2017-04-08 07:00

? 人氣

作者對《新國富論》中譯本一書的翻譯做出評比,認為有一部份的翻譯折損原文意思。(圖片來源/pexels)

作者對《新國富論》中譯本一書的翻譯做出評比,認為有一部份的翻譯折損原文意思。(圖片來源/pexels)

上週文章「亞洲四小龍的最大資產是『職場倫理』非『高生產和低薪資』」說明《新國富論》第434頁(圖1)應該訂正為:「最寶貴資產是職業倫理或工作倫理(work ethic),這個特點造就低人工成本…。」亦即,中譯本遺漏職業倫理(work ethic),讓讀者誤以為藍迪斯(Landes, 1924-2013)主張「高生產和低薪資」是成就亞洲四小龍的關鍵因素。

現在,我持續檢視《新國富論》中譯本第435頁的內容(圖2),目的有三:第一、訂正少部分的錯誤翻譯;第二是要說明文化要素與職業倫理被翻譯者遺漏的情形,這個遺漏會折損原文試圖表達的精髓;第三是闡述所謂「因不願樹敵而自我壓抑其學術自由、批判精神」(黃茂寅,1999,台灣法學雜誌)。

《新國富論》中譯本第434頁漏譯「職場倫理」
《新國富論》中譯本第434頁漏譯「職場倫理」

韓國是惡名昭彰於敵視外資

中譯本第435頁(圖2第二行)敘述:「在法國,韓國的大宇同意收購如果湯姆笙…令韓國人非常憤怒。」譯者筆誤地加上「如果」,但我提起這段文字的主要目的是為補充被譯者忽略的註腳評論:「韓國自己是惡名昭彰於敵視外資併購韓國企業。」(“Korea itself is notoriously hostile to foreign ownership.” Landes, p. 476)

藍迪斯的論述主軸是文化,所以,我認為任何對文化的深刻評論文字(惡名昭彰“notorious”與敵視“hostile”是強烈用詞),都不應該被省略。後文將談及藍迪斯對日本文化的評論,尤其是預言日本人慣於學習的特質,終究將打破排斥外資的意識形態(的確!鴻海不就在2016年入主夏普?);所以,這段對韓國評論的文字不該被省略,才可以忠實傳達原文的啟示。

前述被譯者筆誤的原文是:“In France, the Korean conglomerate Daewoo Electronics agreed to take over the consumer electronics branch of the French firm Thomson Multimedia.”(p. 476)

《新國富論》中譯本第435頁將「職場倫理」譯為「勤快」
《新國富論》中譯本第435頁將「職場倫理」譯為「勤快」

個人觀感也影響經濟決策

第435頁的第二段:「在選擇投資對象時,薪資水準是決定性因素,但是市場障礙、個人感覺、非物質的和個人性因素,也必須考慮在內。」

忠於原文的翻譯應該是:「在選擇投資對象時,薪資水平是明顯的決定因素,但市場障礙與觀感也左右成敗,這種觀感是非物質的人為因素。」也就是說,中譯本的翻譯文字不但混淆原文形容詞的主副關係,也可能讓讀者誤以為是「個人感覺、非物質的和個人性因素」影響投資者的決策,而不是被投資者的意識形態等心理因素,造成抗拒外國資金的介入。

前述原文是:“In choosing investment targets, wages levels are clearly decisive, but market barriers and feelings, immaterial and personal, also matter.” (p. 476, 477)

勤快僅是職業倫理的一部分

再看第435頁的第三段:「少數族群,尤其中國人的關係網也關係到外來人口的進出。…華僑的勤快可以讓韋伯筆下的喀爾文主義者妒羨,而且這種勤快同時存在於富人和窮人,一代與下一代之間。」

這一段翻譯屬於嚴重錯誤。首先,第一句的正確翻譯是:「族群關係網路也影響商業發展,這在華僑社群尤然。…華僑重視工作倫理之程度,可以讓韋伯筆下的喀爾文主義者妒羨,而且無論貧富,他們世代相傳這個傳統。」

該段的原文是:“Ethnic connections also count, particularly among expatriate (overseas) Chinese. The Chinese, middleman minority par excellence, are the leaven and lubricant of Southeast Asian trade, and from there around the world. The cherish a work ethic that would make a Weberian Calvinist envious, and they somehow pass it on through richer and poorer from one generation to the next.”(p. 477)

首先,原文的動詞 “count” 應是歸因(ascribe; impute)之意;工作或職場倫理(work ethic)則被簡短地翻譯成「勤快」。事實上,勤快(diligence)、倫理(ethic)、道德(moral)在概念上與操作上,都不相同;當我闡述完《新國富論》的主要精髓後,我再回來討論此議題。

「在新政權持續茁壯」誤譯為「在其中發財」

再看第435頁的最後段:「從歐洲人進入亞洲統治以來,中國人便扮演重要的角色…他們都在其中發財,並發展出國際的夥伴關係。」對於一個不識英文,但有閱讀中文能力的亞洲讀者,這段文字可能會因此而仇視華人。它的正確翻譯是:「中國人為歐洲的成功統治亞洲殖民地扮演重要的角色…華僑在新政權下持續茁壯成長,並順勢發展國際合作的夥伴關係。」

該段的原文是:“The Chinese played a crucial role from the start in the success of European rule—in Dutch Indonesia and the Spanish Philippines, and then in the late 19 century in French Indochina. They continue to thrive in the successor states. International partnerships have developed along ethnic lines.”(p. 477)

關鍵錯誤是「承接殖民政府的政權」(successor states)也就是目前的當地政府,卻被誤譯為「在其中發財」,順便提醒「扮演」(played)是過去式,「持續」(continue)和是現代式。

誰來提醒《新國富論》等暢銷書的錯誤翻譯?

坦白說,相對於「余杰專欄:我遇到了有如頂新地溝油的翻譯書」評論《泥足巨人:從蘇聯解體看中國的未來》的翻譯品質,《新國富論》的翻譯品質極佳!「余杰專欄」這篇文章偏向於對書商抱怨,要求書商退費,也要求書商改善翻譯品質。

在此,我則是透過中英文的對照詳細解說,凸顯瑕疵翻譯傳遞不完全或錯誤資訊,藉此讓大家想像錯誤論文在學術界流通的後果,最直接受害的是沒有充裕時間、能力研讀論文,又試圖趕在二年內畢業的碩士生。

在我念書時代,雖然沒錢,卻勤於買原文書閱讀;現在有收入了,卻是因為書房與研究室已經沒有空間,改成完全利用圖書館。我發現德明科大圖書館沒有原文版,只好借出翻譯本來念,才發現一些錯誤翻譯。我明知存在錯誤,也目睹學生進進出出圖書館地借閱這本書,如果我不提醒這些錯誤,誰來提醒?

藉由我本人體現言論自由與批判精神,說明如果知識分子「因不願樹敵而自我壓抑其學術自由、批判精神」(黃茂寅,1999,台灣法學雜誌),就是對不起國家賦予給我的學位與助理教授頭銜,而放任明知的錯誤資訊在流通。

鴻海入主夏普證明藍迪斯的先知與譯者的誤判

下週,我持續評論《新國富論》第436頁,尤其是說明該頁第四段結論:「日本難以與他人在平等的立場上合作。」(it also makes it hard for them to work with others as equal partners.)又是被翻譯者遺漏關鍵的下一句原文:“My own sense, however, is that the Japanese will learn—as always.” 它的意義是「根據我的推斷,日本人將學會改變,因為日本人永遠在學習。」

事實證明,藍迪斯的推斷是對的;譯者將這句對日本文化的評論割捨,則是大錯特錯。在2016年初,夏普公司(Sharp)讓鴻海取得超過65%的股權,成為日本歷史上首家由外資主導的知名大公司。過去一年,夏普股票的最低價是87日元(2016/8/10),最高價則是剛剛到達的504日元!(圖3)所以,不僅藍迪斯的預言是對的,鴻海與夏普的決定也被證明是對的!

日本夏普公司最近半年的股價走勢,股價創四年來之新高。(取自google finance)
日本夏普公司最近半年的股價走勢,股價創四年來之新高。(取自google finance)

*作者為德明財經科技大學財金系助理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